小馄饨。

我写过一篇文章《我家有十一个出口。》,里面除了写了在十一个出口发生的有趣的童年回忆开篇就写到小馄饨。

迷恋冰冷的季节里的热气氤氲,薄如蝉翼的面皮包裹住鲜滑的肉末,一直喜欢手工剁肉的精细颗粒分明,抵触菜市场里的商用绞肉机绞出来的肉糜。

与好友阿木闲聊说道,街市(菜市场)的绞出来的肉有时候还会加料,前一拨人绞过韭菜饺子馅,你今天的肉末里保不准就有韭菜加餐。

阿木笑道,大概一天洗一次也是算良心了,每日去市场,只看见绞肉机用放在邋遢的地上的水桶里的水冲一冲,水桶里的水也是裸露在混杂的空气中放了一天了。

谈及至此不免有些反胃。

我不得不打住阿木侃侃而谈的欲望,做些有意思的事扯开话题。

取出机器时,阿木有些好奇,如她所见,一个主机,一个盖子,一个刀头,一个玻璃碗,这样简单的组合在她眼里倒是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笑着摇摇头,摆弄了一回神秘,没有解释。在阿木的认知里在家只能用刀剁肉,要么就是看着菜市场里的商用绞肉机绞出来的肉糜反胃,不曾想到自己在家也能轻松快捷的做出好吃的肉馅。

猪肉一斤,精后腿肉七分,五花肉头三分,以快刀去皮,切成约摸五厘米长宽的肉块,玻璃搅拌碗里装入刀头,把肉块放入绞肉机中,盖上盖子,放上主机,对准标识的三角形,按下一档,三十秒即成细腻颗粒分明的肉馅,而非料理机出来的没有肉感的肉糜。

主机提起,把肉馅用筷子挑出放入干净大碗中,刀头取出,以温热水冲洗刀头碗盖与搅拌碗,倒入少许洗洁精,轻轻用洗碗布抹一遍,再冲洗一遍已非常干净。

阿木不相信这样两分钟就能洗完,却又折服于设计如此人性化的绞肉机,从绞肉到清洗干净不过五分钟不到,于忙碌的生活又增添了几分有趣的活动。

肉馅中加入玉米淀粉,胡椒粉,蚝油,生抽,料酒,食盐,生姜粉,搅拌均匀,分三次加入小半碗清水搅打上劲,加入少许糖,香油,搅拌均匀锁住水份,增添香味,静置20分钟,最后撒上葱花即可。

以当天现擀馄饨皮包入鲜香的大肉馅,开水下锅,浮起捞入碗中,一汤勺清汤,一匙葱油汁,撒上少许紫菜碎,虾皮,切碎的榨菜,氤氲热气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双手覆上碗边,温热了泛凉的指尖,我依旧欢喜坐在那个角落里,看阳光洒落在弥漫的烟雾间缭绕心弦,筷子夹起一颗小馄饨,一口一个,肉馅里的汤汁在口腔中满溢,胜过人间无数珍馐美酒。

平淡的生活里,需要一碗从面皮到肉馅都不将就的冒着热气的小馄饨,为枯燥乏味的日子带来一丝触动。

这就是生活一步一步的架构。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