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渡青花

文/席阙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

       ——题记

天地初始,女娲慈悲。赋予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少数极具慧根,便可修炼得道。我本是伴着青灯古佛的一朵莲花,日日受佛经渲染,心思聪慧明晰。却在开元之初便被遮了眼。

我去问佛,佛说,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我不理解,只是更加安静的伴在佛的身边。我以为在以后的茫茫尘野之内,我的此生便静默如同初生的河流,细小又微弱。我以为,佛祖所说的,是我们这样的生灵不足以承受深情之重,更难以承受人世间种种复杂寥落的情绪。因此遮了我的眼,让我不必受此影响。

直到我遇见他,命途的枝芽沾染了他的痕迹,我才明白,既有灵魂必有情爱,这是所有生灵无法逃过的宿命,即便我聪敏天分杰出,依旧无法逃脱人的贪嗔痴恨爱恋情仇。

他本是佛祖座下的一点浓墨,被佛童不慎滴落,落入我的栖身之所,晕染了池水,池水高洁,蕴含了佛祖多年来的智慧,他也因此受到熏染,得道修为人形。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我便知道,为何佛祖要遮我的眼。

温润如玉,翩翩君子。墨色长袍,青丝用白色的缎带松松挽起,受到佛祖的庇佑,面容温柔,声线低沉浑厚。

我和他就相识在那样一个圣地,烟晕霞绕之中,我仿佛在苍茫冰雪中遇见一点朱红,猝不及防便跌入心房。那样陌生的情愫就围绕着我。我竟有些手足无措。

佛起初只在一旁静默不语,而后便对我说“汝非凡胎,却动凡心。”我静跪不言,良久,他摆手“罢了,命中注定。”

他自化为人形之后,便长久待在花池内。静默的看着远处圣台,不言也不语。直到遇见他,我才知道原来孤独是天生的,我不知我要如何缓解他的孤独。

只得化为花,日夜随风摇曳,陪伴。有时候,我会希望我们更近一点,可是到后来,我们分崩离析之后,我才惊觉原来最初的这段时光,才应该是我们彼此之间最美好的样子。他不恨我,我也可以一直静静的看着他。就这样陪他到沧海化为桑田。

如果我们一直如此相处着。这样我便可以安静守护着他,而他也可以静静爱着她。而不是像如今这样,我们最终散落于凡尘中,毫无保留的恨着。

一夜又一夜,终于在那晚,月光朦胧下,夜风凉凉,吹起他的衣襟,如墨的发丝飞扬,拂过他的脸庞。他开口,“我叫墨翟。”只此一景,我便记了一生。

       浓墨入池,青花沾染。却最终牵出一段情缘。可是这段情缘却并不属于我,我却爱上了为那份情缘而生的人。

八百年前,天上文曲星墨翟爱上观音坐下的一朵莲花,为了她不惜放下千年修为以及智慧,只为跟那朵莲花躲入凡尘相守短短几十年。天帝大 怒,向观音大士请求毁了那朵莲花。观音大士轻托手中净瓶,“阿弥陀佛,都是命中注定,陛下莫要强求。”

最终,那文曲星和莲花双双被取消仙籍,堕入六道轮回之中。红尘复杂,轮回众多,他们就此失散于凡间,而墨翟到底是仙资出众,几百年过后最终又修成正果,飞升成仙。进入了那滴墨的命运之中。

我很快便记起了这段所谓的天界丑闻,我却更加心动,“你好,墨翟,我叫青泉。”

他笑笑摸了我的花瓣,“你真像她。”我的心是心酸的,可是却又有一点小期待,那他是否会因此爱上我。

“我不是她。”我却依旧嘴硬。

“我知道,没有人能代替她。”说罢,他便移开目光,又看向了远处凡间的地方。“我一直在想,她究竟去了哪里。一年又一年过去,耗尽了我所有的心血。我最后一次去到她最有可能出生的地方去找她,那天大雪纷飞,我冻到失去知觉。我才突然顿悟,原来我们在选择落入凡尘的时候,已经失去了缘分。你知道的,世间最难求得不过缘之一字。”

       “青泉,不要轻易去爱。”最后,他留下那句话便起身离开。徒留我一人静静望着他的背影。

“可是,我却轻易的遇见了你。”我喃喃道。

岁月回溯过往记忆,我即使已经在佛祖身边待了几百年,可是只有遇见墨翟的那段短暂的时光是富有生命力的,鲜活跳动的仿佛昨日发生。

那日我们交谈后,他便日日来到莲池与我交谈。我明明可以修成人形,却羞于以那样的姿态跟他见面。也许是心下自卑,听说那莲花可谓是仙界第一美人,高洁又清冷。一颦一笑撩拨天下众人的心。而我却不及她十分之一。

       墨翟似乎从不介意我只是以一朵花的姿态跟他交谈,他时不时会轻抚我的花瓣,跟我讲些趣事。我无数次想开口,问问他究竟还爱不爱,话到嘴边却咽了回去。每次我们的交谈到最后总会产生分歧,他一直爱着她,念念不忘,我却不知道会不会有回响,每一次我叫他既然成了仙就要学会静心向佛。忘记凡尘往事。

每次这样说,他就会变得严肃,“你没有下凡,你才可以那么轻易的说忘记。知道为什么一旦堕凡便很难成为一个正常的神仙吗?”他的话语之中隐藏着很多的往事和回忆,这样让他与我的距离显得更加远。我会害怕这样的他,因为好像一不留神就会离开,不再回来。

       “感情这种东西,一旦沾染就很难再脱身了。”我至今都记得他这句话,当时的我情窦初开,尚且愚钝。不明其中深意。很久之后,我才明白,原来他说对了,即使他仙资出众,思绪却不再纯净。这样的人最终也只是在天界了然无趣的度过,无法普度苍生。所有的伟大即是残忍,放不下自我的人,渡不了苍生。而深爱着某人的人,最爱的其实自己。

       等我明白来感情这种事的时候,我也终于知道为何佛祖要遮我的眼。不见便不念,不念便不痛,不过为时晚矣。爱得深沉,却也恨得深沉。

       其实我本该知道,我们终究不会同行,却一直盲目的说服自己,也许短暂的陪伴会让他稍微的记得我。我忘记了,我们的分歧永远会存在,我也忘记了,这池子里那么多受过佛经熏陶的莲花,为何他偏偏选择了我。

       这也许不是缘分,而是一场宿命的捉弄。

       仙资聪慧的我,得到了可以修为正仙的机会,只是需要一个机缘巧合。我问佛,佛祖却但笑不语,摆摆手便让我离去。却忽略了佛祖在我离开后,轻叹的一口气。

       离开佛祖的我,心思轻快的走向莲池,却看见他站在一旁,这是我第一次,化作人形与他相见。他看见我,眼波平静无常,只是轻轻的说“青泉,你真的很像她。”永远都是这句话,我的心每一次听到这句话,都要被揪紧一次。

       “我真的想爱上你,”他极少会在我面前展露他的心情,“你和她是同根,只是,你们之间的联系不是相生相伴,而是争夺。她强你弱,你强她弱。她堕入凡间,耗损一大半元气,因而让你能够生长,她自堕入凡间起,神智便如同五岁小孩,佛说,如果你存在她便一直会这样下去。如果你修为正仙,那么她便要十生十世沦落地狱受苦。”

       我看着他,他深邃的眼眸里都是满满的痛苦,无奈。“青泉,她怎么说都是你的血脉,你可不可以,放弃成仙?让她能正常的生活,我发誓,我一定会在你旁边陪着你渡过这天荒地老。”他大步的跨过莲池,握住我的手,“我真的不忍心让她再这样为我受苦下去。你的仙资出众,化为肉体凡胎是不会对你的七魂六魄有任何影响的。而她也可以摆脱这般混沌境地,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到那时候,我一定陪着你,一生一世。”

       我浑身的血液顿时冰凉,甚至一下子忘了如何呼吸。我惊诧于我与她的羁绊,更恼怒于墨翟怎可这般无理的要求。可是当我看到他快要盈眶的泪水,我却一下子心软了。我不发一言,我轻轻拨开他的手。

       转身走去佛祖座下,佛祖正在念经,看见我,抬手便让我看了一个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在街边蹲着玩接球的场景,她的脸上和纱裙上沾满了泥土,却丝毫不觉。“她便是你的姐姐。你们最初便是一段孽缘,起初与墨翟有一段情缘的本不该是她,而是你,她阴差阳错跟着墨翟却堕入凡间,她的资质不够你,所以损耗的元气伤到了七魂六魄。青泉,这就是为何我会遮你的眼,如非凡胎,却动凡心的下场,就是你会开始被人世间的情感所沾染,贪嗔痴恨,你都要受过。只是,宿命该来的,我即便透彻明晰,都不该与你诉说,这是你的宿命,而我能做的也只有让你自己做选择。”

       我看着那个女子,因为球被抢了,蹲在地上那哇哇大哭,全然不顾周遭路人的嫌弃。心下一阵酸楚。酸楚于一个仙子却最终落到这般地步,更心酸于我爱的那个人,宁愿违背自己的爱意,也只为让我护他所爱之人周全。

       我真正难过的,是他说,只要我堕凡,他一定会陪着我,天荒地老。可是,我们都知道,他有多爱她,我的姐姐。我的泪水一滴,一点掉落。氤氲着雾气。

       “本座已经知道你的抉择了,你走吧。”

       泪水落下是动了凡心的体现,我已经在冥冥之中做了抉择。

       我走出去佛祖的地方,天界的士兵已经听闻了消息,赶来押送我到涯台,底下便是万尺深渊,落了这深渊,便代表着我放弃我的修为,堕入凡间。化为肉体凡胎,生生世世在六道轮回之中,摆脱不得。

墨翟也听到消息赶来,他看到我这般,眼里不知是喜悦还是悲伤,“青泉,谢谢你。我一定会陪着你受这所有的苦难。”

       我笑着看他,“你走吧,不要再出现了,以后凡尘往事,我们都不必相见。陪着她,过你幸福的生活。”

       “罪仙青泉,时辰已到,请上涯台吧。”天兵在一旁提醒,我回头看他。

       依旧如我初见般丰神玉立,墨色的长袍随风而起,他的发丝松松散落,薄唇抿紧,这是我爱的人啊,为他我动了凡心,懂了嫉妒,爱得失了仙资。可是最终,我却终究恨了他,也恨了我自己。

我忍不住落泪,但却依旧笑着跟他说了最后一句话,“墨翟,如果有机会可以重来,我一定不要遇见你。”转头回来,毫无留恋的便跳了下去。

       在失去意识之前,我又突然想起那段我们仍未相识的时光,没有羁绊,没有爱恨情仇。只有那夜的月光如水,凉凉的雾气。那一晚,似乎就是一生。

       往后生生世世的轮回,我想我是爱的,却也恨得入了骨,据说有忘川河水,度过便忘了此生。这样也好,我再不须知道,因为我的成全,他们过得有多好。有多幸福。

       这段孽缘,起于宿命,而终于我。我见他的第一眼,我以为他看到了我心中的山水之美,却不知,他眼中装着的是关于她的一切。最后我们终究是散了。

       浓墨入池,晕染青花。宿命不可被更改,而凡心易动。我也许不是第一朵,也不会是最后一朵。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2天做梦梦到他,梦里我们还在一起有说有笑,可实际我们已经分开4年了,忽然勾起了以往的记忆。 以前太过单...
    1994梦想家阅读 112评论 0 2
  • 清风拂面,杨柳依依, 易湖鱼美,水波涟漪; 谦谦君子,窈窕淑女; 圣谛桥边,孔雀齐飞; 从烤肉之都到椰林沙滩; 从...
    库查查阅读 149评论 0 0
  • 爱情,多诱人的魔法。一旦拥有,生活这棵被滤干了水的蔬菜,仿佛又有了生机;未来这种像北京雾霾一样的存在,仿佛风过天清...
    一个意外的结尾阅读 162评论 0 0
  • 介绍 比较型排序和非比较型排序 首先,比较型排序和非比较型排序有何不同呢?很简单,如果在排序过程中,需要比较数组中...
    ghwaphon阅读 243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