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重新选择,还是会嫁给爱情

图片来自网络

-1-

医院的人很多,人头攒动。

排队挂号的、取药的、缴费的;有刚从救护车上下来,浑身是血躺在担架上被急匆匆推往电梯的;有坐着轮椅,一只腿截肢,左手扶着输液杆右手费力推着轮椅的;有拿着病历,几个亲属站在一起嚎啕大哭的......

这里就像一个生死场,几百几千种人生轮番上演,最终命运殊途同归,或生或死。

唐忆茹边望着来来往往的人,边在心里想着,感叹了一声,最后目光被一个走过她面前的女人吸引了。

准确地说,是女人脚上的那双红色高跟鞋。

三天前,唐忆茹也曾把和那个女人脚上一模一样的红色高跟鞋穿在脚上,但也只有不过五分钟的时间。

当时她路过一间服装店,被摆在橱窗里的那双红色高跟鞋吸引,呆在外面盯着它看了几分钟。店里的工作人员热情地邀请她进去,她知道自己肯定不会买的,像那种店一双起码得几百上千,但还是鬼使神差地跟了进去。

她试穿了一下,很合脚。鲜艳饱满的颜色和亮丽的光泽使她忍不住一直端详着它,穿着它走了几步路,瞬间让她好像重新回到了二十开头那个青春张扬的年纪。

但一问价钱,568元,吓得她赶紧脱了还回去,很快便拿起包“逃之夭夭”。她似乎感觉得到店里工作人员鄙夷嫌弃的目光,灼烧着她的后背,火辣辣的,连同她的脸也开始滚烫起来。

羞愧、耻辱、委屈几种情绪交杂着一路,等她回到家把门“砰”地关上,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2-

林宇天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按着,听见她回来时门“砰”地一声,问她今晚吃什么,但她提着买回来的菜一声不吭就进了厨房。

在厨房里淘米煮饭,择菜洗菜,把鱼的内脏挑出来用清水冲洗,熟练地操作着,所有的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可当她在刮鱼时,鳞片飞溅到她脸上,恰好打到她的眼睛,使她一个酿跄打翻了装着鱼的盘子,“嘭”地一声盘子四分五裂,鱼也摔了出去,顿时地上一片狼藉。压制在心里的情绪终于随着这“嘭”地一声使尽全身力气爆发出来,更多的是委屈与失望,这是她结婚四年来第一次有着如此强烈的感受。

林宇天闻声赶来厨房,看着眼前的一切急忙询问她有没有被扎到,踮起脚越过碎渣子把她扶了出来。

唐忆茹默不作声,但眼泪却如豆般滴落,毛绒绒的拖鞋立刻浸湿了一大片。林宇天焦急地问她哪里受伤了,她却答非所问:“我连拿出五百多块买双自己喜欢的高跟鞋也不敢。”

说完哭得更泣不成声,起身就回房间躺下。

她是在怨林宇天吗?不,她知道他也不容易。她只是失望地发现现在这种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3-

她与林宇天在大学时相恋,那时是周围朋友艳羡的一对,常常在他们面前秀恩爱。毕业时周围好几对情侣分手了,他们却克服了种种困难才在一起。

其中阻隔在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是唐忆茹的父母。当时她带着林宇天去见她父母,她父母对林宇天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举止谈吐都挺满意,但回到家在唐忆茹的遮遮捂捂中知道他无车无房,家庭情况也是和他们门不当户不对,唐忆茹的母亲立刻提出了反对。

但唐忆茹怎肯说分手就分手,她所追求的是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错过了林宇天她不相信有其他人能给她爱情对她那么好。

她不肯妥协,拒绝家里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一个有房有车的研究生,与母亲一直僵持着,最后双方都退让一步,只要林宇天能在市中心买房娶她,她母亲就同意他们在一起。

最后林宇天东拼西凑,凑齐了一套70平的首付。出嫁那天唐忆茹的母亲拉着她的手对她说你还小,没有物质基础的婚姻很难维持下去,妈只是不想你过得辛苦,但只要你觉得幸福,妈会支持你的。

那时唐忆茹虽然知道钱对婚姻的重要性,但她还是觉得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一切的困难都可以克服。她对她和林宇天的婚姻生活充满了美好的想象。

虽然他们背负着每个月的房贷,但小两口有时也可以像谈恋爱时一样出去约会吃饭看电影,在唐忆茹看来,婚后的生活有了一个共同的小窝反而更温馨甜蜜。

家务活彼此分担,也从没出现过摩擦分歧,林宇天在结婚后也像之前一样会记得属于他们之间的每个纪念日,也会准备小惊喜。每晚入睡前也会有聊不完的话题。

-4-

婚后一年,林宇天努力了两年,眼看就要升职加薪的公司却突然宣布倒闭,一段时间的求职后,林宇天在新公司重新开始,工资也比从前少了三分之一,这时唐忆茹却怀孕了。

生活开始变得更拮据,小生命的意外到来也使两个人手忙脚乱。

在唐忆茹怀孕期间虽然一方面有对新生命的期待但另一方面却备受怀孕的折磨,情绪起伏大,林宇天每天工作后还要拖着劳累的身体给唐忆茹按摩双腿,照顾孕妇的情绪,有次累到睡着,半夜唐忆茹翻个身他也突然惊醒,闭着眼睛开始帮她按摩双腿,他以为她又抽筋了。

那时每晚吃完饭林宇天就牵着她的手到楼下散步,每晚临睡前会趴在她的肚子上听肚子里的宝宝的心跳声,会对她说:“老婆辛苦了。”然后帮她盖好被子,亲吻她的额头,让她安心睡去。

有次林宇天下班回家后找不到她,打她电话也没接,焦急地心生恐惧,怕她一个人挺着肚子发生了什么危险,挨个打电话去问,最后又把小区翻了个遍,终于在超市的一个拐角处找到了她。当时唐忆茹正在逗一个坐在儿童车上的小孩玩,向她妈妈取经。看到林宇天有点吃惊,还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林宇天却一把把她抱住,那次是唐忆茹第二次看见林宇天哭,第一次是他爸爸生病去世时,当年他们大二。

而第三次看见林宇天哭,是在她生产那天。林宇天全程陪产,拿着个单反一直在录像,不愿意错过每一个细节,紧握住她的手。在听到孩子“哇”地一声来到人世时,林宇天突然怔住,等到护士把清理干净的大胖小子抱给他,他看着孩子突然就泣不成声,半跪在唐忆茹身边,对她说:“以后我们爷俩会好好保护你的。”

唐忆茹有时会想自己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人间的天使,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幸运遇到林宇天对她这么好。

-5-

真正的考验是孩子出生后。

初为父母的喜悦并没有在手忙脚乱照顾孩子的艰辛中被磨灭,反而因为从两个人变三个人而更像一个完整的家。

孩子出生8个月后,却被检查出得了一种罕见疾病,他们四处寻医问药,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到处问朋友借钱,辗转几个城市几家大医院终于得以治疗,但这病可能会伴随孩子一生,需要定期到医院复查。

从那时起,房贷、欠的外债和小孩的身体健康变成三座大山压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林宇天更是每天连轴转,时常在公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

终于有一天从房间里看完孩子出来和唐忆茹讨论孩子时昏倒过去。

那次是唐忆茹第一次内心感到无比的恐惧,她不停地掐着林宇天的人中,打120叫救护车时手一直在颤抖,还好只是劳累过度 ,在医院住了一天就出院了。

在医院时唐忆茹的母亲看着她日渐消瘦憔悴很是心疼,对她说:“你如果当初听我们的安排,如今的日子不会过得像现在一样。”尽管心力憔悴,唐忆茹还是倔强地回顶过去:“我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但她却在母亲走后走到一个小角落里蹲在地上小声哭泣。

她后悔吗?也只有当时在那种脆弱的时刻她才会突然产生怀疑。

如果当初选择的是另一种人生,嫁给一个条件优越的男人,至少是不会像现在这样为钱担忧,钱对于婚姻质量的保证和应付一切未知的可能确实起着无可厚非的作用。但她会幸福吗?会像现在这样心甘情愿吗?

闺蜜田小蕊就是她的一个参照。和男朋友谈了四年最后在父母的逼迫下分手,听从父母的安排嫁给一个大她七岁有着两家服装厂的男人,结婚后过着衣食无忧的阔太太生活,看似一切美满幸福,可当她问她幸福吗?她却冷笑一声,说了句:“日子还不是就那样过呗。”

后来孩子生病后唐忆茹向田小蕊借钱求助,田小蕊同情她的遭遇却也有几分羡慕,她对唐忆茹说她宁愿日子过得穷一点至少她这一生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她有时会梦到大学时的恋爱时光,醒来时枕头是湿的。

从她口中,唐忆茹知道那个大田小蕊七岁的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但她也无所谓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日子还是得照常过。

田小蕊说她后悔了,却也回不去了。但如果当初她选择嫁给一个穷小子,选择嫁给爱情,难道就能保证日后不会因为钱而埋怨对方?

选择哪条路都不是那么容易走的,有得必有失,没有哪种选择是百分之百完美的,生活的真相就是从出生那一刻起,命运就是在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中一路向前的,是每个选择成就了今天这般模样。

-6-

唐忆茹躺在床上,听见外面林宇天在收拾碎渣子时碎片相互碰撞传来的声音,她想起了闺蜜田小蕊的遭遇,虽然同情她,但心里竟然也暗自庆幸:幸好她嫁的这个男人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

她突然叹了口气:伴侣不能出轨本来就是必须遵守的婚姻契约之一,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暗自庆幸,过得好不好的对比条件了?她拉了拉被子,把被子盖过头顶,沉沉睡去。半夜睡眼朦胧间好像感觉到林宇天环抱着她的腰,喃喃地对她说:“跟着我委屈你了,我会努力挣钱,一切会好起来的。”

第二天一起床,她在鞋柜处发现了一个陌生的鞋盒,打开里面是她喜欢的那双红色高跟鞋。她不知道林宇天怎么知道她喜欢的是这双鞋,她也不知道林宇天昨天晚上是怎样找到这双鞋。但她知道的是昨天晚上的他肯定睡不好觉,现在还在前往出差途中的他肯定很劳累,他已经连续加班两个月,为了争取一个项目合同不停地出差谈判,身心疲惫。

唐忆茹看着那双颜色鲜艳饱满和光泽亮丽的红色高跟鞋,顺着鞋尖抚摸了三遍,最后装进鞋盒,又把鞋盒塞进袋子,提着它出门。

现在唐忆茹看到走过她面前的那双红色高跟鞋,仔细听着它走路发出的声音是“咚、咚、咚”,心里竟然腾出了一丝喜悦,像冒着泡泡一样从心底往上蹿。

这种心情就像三天前她提着那双红色高跟鞋出门,回来后看着周围的绿树成荫,头顶的蓝天白云,脚底像踩着棉花一样软绵绵,手里攥着沉甸甸的五百多块,大口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面带笑容地对自己说:一切会好起来的。

唐忆茹坐在椅子上,目光一直追随着那双红色高跟鞋,直到她怀里的孩子打完点滴,仰起头来对她说:妈妈,看,水没有了。她才把目光收回来,看着她的儿子微笑着说:我们回家找爸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