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图片发自简书App

 熟悉的旋律响起,我挣脱了棉被的怀抱,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周围一片漆黑,舍友们都还在睡梦中,我压低了声音喊了我斜对面的女生,今天她回家,我送她去火车站。我们草草的洗漱后,出了宿舍大门。天刚破晓,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星,我们的身影被路灯投射到地面,那么的孤独.凄惨。校园里,没有一个人,只有教学楼亮了几盏灯,白天的热闹,现在的却是那么死寂,在风中,弱小的身躯,在刺骨的风里,艰苦的抵抗着。来到车站,路灯,它孤独的杵在那,微弱的光晕,一层层的漫开。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李白的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此时,仿佛这世上就我们三人一样,远处传来若隐若现的汽车声,我们时不时的裹紧衣服,脚下不停的挪换着脚步,从未有过的焦躁,不安,又冷又饿,对于她来说,这是一次回家的路,她是如此期待,而我却是无尽的低落,远方的路,远方的家,远方的妈妈……

    终于,公交车来了,找了窗口坐下,车窗外霓虹灯的闪烁,万家灯火,某天,我也许就会一个人背起行囊,去一个未知的地方,陌生的城市,孤独的心跳,太多的求之得,求之不得,怎奈何让人心安理得。这是一场回家的旅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场抵制回家欲望的心里大战,我强忍着下一刻就去买票的冲动,告诉自己就让这思念的心搁浅,拉成一条细细的线,任它肆意蔓延。不禁想起,苏轼有诗云:夜来幽梦忽还乡,还有李白的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一个豪迈却也暗梦回乡,一个不羁却也归飞迫切。可见,家总是能牵动每个人心底最深处的那份脆弱,家,是你心灵的维护伞,是可以放下戒心,可以放下仇恨,可以放下纷扰的伊甸园,是 风雨后最温暖的港湾,是许诺,是安心,是迷恋。

    公交车依旧在行驶,各种商品铺都还是大门紧闭,火车站越来越近,我的心也随之揪的越来越紧。她在我身旁,瞳孔里泛着光,说着家里的种种,而我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而我就犹如在自己的世界里,一点点的记忆,一滴滴的眼泪,一条条的思念,想家的时候,我会一个人疯狂的听歌,那种最大声的单曲循环;我会一个人站在大商场橱柜里的玩具熊前,呆呆的看着她;我会一个人做各种策划书,活动,仅为了填补我内心疯狂的想念。

    火车站到了,我的心一沉,看着她满脸幸福的表情,我的眼神闪过一丝无望,她,进了检票口,连她的背影都写着回家两个字!不知什么时候,绚丽的朝霞染红了半边天,又将柔和的色彩洒在忙碌的人的脸上,每个人幸福的模样,是对回家的欲望,亦或是对新城市的期望。

    我,一个人朝站台走去,一路上,汽车的嘈杂声,人们的交谈声,还有挣扎的回家声……

    终究是抑制不住,拨通了那通陌生而又熟悉的号码,嘟嘟的盲音,让我的心募地一沉,第二次的重拨,一直固执的以为自己面对什么事都可以坦然地面微笑,可是,终于在那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的时候,我泪如泉涌,不可抑制。

   抬头仰望,阳光刺进我的瞳孔,温暖,寂静,安然!

                                                ——六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