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

周放和王楠是一对80后小夫妻,两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都有不错的工作,周放在财政局工作,王楠喜欢旅游,就做了旅游局的线路设计工程师。

二人顺理成章的结了婚,小夫妻俩如胶似漆,感情与日俱增。

可是为了双方的事业,俩人达成协议,五年内不要孩子,于是,夫妻俩亲热时,就会采取必要的措施。

一般的夫妻,总会有那么一两次失误年轻人嘛,情之所至,会导致避孕失败,可是周放和王楠却从来没有失误过,好几年啊,不得不让人感到诧异。

可是夫妻俩没多想,年轻贪玩,孩子等疯够了再要也不晚。

可是想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可不答应了,电话轮番轰炸,夫妻俩没办法了,婚后第四年,接受建议,备孕,要孩子。


可是万事俱备,怎么王楠的肚子却迟迟不见动静,周放的妈妈打电话时提议小夫妻去做个全面体检,查查是谁的原因。

看着医生严肃的脸,王楠眼前一阵发黑,先天性子宫内膜异位,输卵管黏连,而且心脏还有问题无法做通水和试管婴儿,恐怕很难受孕,先做治疗再说吧!

医生从来不说绝对的话,这句很难受孕已经等于判了死刑了,周放的心沉到了谷底。

日子变味了,没有了欢笑,没有了调侃,夫妻俩都在小心翼翼的爱着对方,生怕哪句话提到孩子,会让这个曾经温馨的家蒙上阴影。



可是,躲避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当周放的父母再打电话询问时,夫妻俩真的是无法不说了。

可想而知,随着公婆的到来,家里到处充满了中药味,王楠一天到晚灌药汤,一个月下来,人憔悴的不成样子了。

公鸡炖羊鞭,公鸭炖牛鞭,还不能放盐,别说王楠受不了,连周放闻着都恶心干呕。

实在不行了,看着连床都起不来的王楠,周放提出让父母回乡下,他们的事情,她们自己想办法。

老太太气呼呼走了,王楠搂着周放号啕大哭,周放也心酸的掉了泪。

日子又步入了正轨,似乎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是王楠明白,周放三代单传,周放可以答应不要孩子,自己也可以丁克,可是,周家呢?周放的父母呢?面对自己家断了香火,对于农村老人来说,那不亚于杀了她们!


考虑再三,王楠含泪提出了离婚,她说“为了爱,我宁愿退出,你再找个能给你生儿育女的女人吧!”

周放激烈反对,“我们俩相爱就够了,孩子,我不在乎!”


“我在乎!我无法面对你父母!你让他们不能有孙辈,不能有含饴弄孙之乐,这些,我承受不起!”

周放哭了,王楠也哭了,他们怎么舍得自己心爱的人离开,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天意难违,两个人哭着吻着,泪水交织在一起,天亮了,两个人都没睡。


周放说“给我一段时间,我们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

周放没事就查资料,咨询专家,可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很难受孕,可以治疗一段时间看!

又过了半年,周妈妈再次询问结果,王楠再次提出离婚,为挽留爱妻,周放情急之下,提出找人代孕。

虽然是缓兵之计,周放父母却在紧锣密鼓的张罗,她们积极的物色人选,找了最佳人选,周放的姑家表妹,一个单纯的农村女孩子,为了给娘家延续香火,也为了十万块钱,她父母也同意。

起初,周家父母提议借腹生子,让周放和表妹同居,说过去表妹表哥成亲的多了,等怀孕就让女孩在家待产,生了孩子给十万块钱就断绝联系,可是周放死活不同意,说那样宁愿不要孩子。


没有办法,周放父母只好同意去医院人工取精,在注入女孩体内自然受孕。

为了表示诚意,王楠也跟着跑前跑后,热心照顾表妹起居。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女孩怀上了周放的孩子,王楠也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安心带团出去了。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周放的妈妈为了让未来的孙子得到更好的照顾,居然让女孩住进了自己家里,而不是当初说的呆在农村家里待产。


周放也无可奈何,只好躲出去,王楠心理很不舒服,可是谁要自己无能呢,只好强装笑脸,不然就总是替同事带团出发。

好容易熬到该生了,王楠和周放几乎把整个房间都填满了婴儿用品,只等着孩子呱呱坠地,这个家就圆满了。


顺产,男孩,像极了周放,孩子很健康,并没有因为他的父母是近亲而有所不足。

周放的父母高兴坏了,心肝宝贝的看着哄着,产妇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周妈妈甚至让王楠和周放让出了主卧给产妇和孩子住,为了孩子,王楠答应了。

接下来的日子,一家人围着孩子转,公公婆婆,孩子的亲妈,王楠有心抱抱孩子,可是跟本没机会接触,偶尔碰一下,孩子的亲妈也像是很不放心,眼睛盯着,紧张的寸步不离。

王楠成了外人,周放也跟尴尬,可是,他无能为力,只盼着快点满月,好让表妹和父母快点离开,自己家尽快回复平静。

终于,孩子满月了,周放的表妹按照合同该拿钱走人了,可是周妈妈不同意了,“这么小的孩子,怎可以离开亲娘?他要吃奶的,什么奶粉也不如亲妈的奶,再说了,二丫要是走了,你们不是还要请保姆?干脆就让二丫当保姆,她可是孩子亲娘,不比外面请的乱七八糟的保姆强多了!”

王楠呆住了,周放脑袋嗡的一声,他坚决不同意,可是,看着孩子躺在亲妈怀里吃奶样子,他又能怎么办呢?

夫妻俩坐了一夜,王楠起草了离婚协议,自己净身出户,被周放撕的粉碎,天亮的时候,王楠还是走了

周放红着眼睛,抽了整整一盒烟,妻子走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啊,他恨自己,恨自己不该走代孕这一步,现在,现在,全完了!妻子走了,家散了,孩子,是表妹的,是父母的,唯独不是他们夫妻俩的!

他木然的收拾行李,给父母留下所有的钱,决然离开了,他要去找妻子,要和他一起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至于父母,有那个孩子就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