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笔记(49)

2046年X月X日

不知道现在是几月几日,甚至不敢肯定现在是哪一年,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醒来的时候,躺在冰凉的河岸,不知道自己漂了多久,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醒的那一刻,我忘了所有的一切,甚至我的名字。

我看着包里泡发的日记本叹了口气,不能用了,别说字看不清了,晾干了简直是可以当做一个空白的新本子用了,前提是,不能在乎它鼓起来厚厚的一大本,足有它本来的三个厚。不过好在,现在随便哪里都能找到一本,而且已经不用花钱了。对了,钱,好久没用过了。

#

其实我并不知道,事实上我是被人救起来的,救我的人……我侧眼看了看不远处正在架着篝火与炊具的青年,意识还有些模糊,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儿,重要的人,可……

疼,钻心窝子的头疼,侵入脑髓的头疼。不由得呻吟出声。

远处的青年赶忙跑过来,制止住了我狠敲脑袋的手,他的手很瘦,硌的我生疼,也很有力,几乎是一秒制服。

我起模糊的双眼看着他,意识渐渐地清楚。

“不要勉强自己想了,想不起来也没什么,而且你这样很好,想起来的肯定不是美好的事儿,在这种环境”他一边说,一边慢慢的扶我躺下,还不忘了把我的手塞回,呃,勉强算是被子的下面。

我皱了皱眉,“对不起,我又忘了,你叫什么来着?”

“索坤”

对,没错,索坤,是他救了我,这几天都是和他在一起,他在照顾我,我又抬头看了看,正在走回篝火处的索坤的背影,劲瘦挺拔,走路带风,步子很大,很协调,感觉又很特别。

眼皮慢慢地沉了下来,这么一会都觉得很累。

睡醒的时候回,已经到了傍晚,地平线也只剩下可最后一丝的光线,天空还残留着一点点变黑前的昏黄,远处乌鸦的粗嘎鸣叫,河水静静流淌的泠泠声,一切都显得很和谐,然而,这个世界并不如此刻我们所看到、感觉到的宁静,很多潜藏的危险和波涛汹涌阴谋诡谲的灰暗,依旧在弥漫。

燃热此刻,我只闻到了阵阵食物的香气,我向着远处的人笑了笑,缓缓的掀开被子,起身慢慢地走了过去。

“睡醒了,好些了吗,先喝点粥”索坤递给我一碗温暖,“小心烫”

“别说还真有点饿了”,我笑着答话,一边有点急切的小口小口的喝着粥。

索坤自己也盛了一碗,还不忘调侃我“还记得我是谁吧,来,说说我叫什么”

我瞪了他一眼,接着低头吹着滚烫的粥,“忘了,你谁啊?”

有话说:我又回来了,但是不知道还剩下几个人看,也不知道几个之前常在的,关注《逃亡笔记》的粉丝还在不在,毕竟,很久都没更新了,有两个月了吧?我很抱歉,为了朋友们,也为了自己。最近出了好多事儿,不管是心里还是生活都很难受,我不知道怎么说,虽然现在依旧没有过去。我想生活总要继续下去。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作家,一直希望,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我不能放弃自己喜欢的东西,该坚持还要继续坚持,说不定老天不开眼哪天就成真了呢?

笔记已经不再是那本笔记,逃亡却依旧继续,如果有幸,喜欢它的人还在,我真的会很感动。如果没有,我也不会放弃,这一篇开始,会逐渐缓恢复更新,频率不会太高,但我依然会努力,与君共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