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干了这首歌,兄弟

字数 1058阅读 46

2017年10月26日  晴  星期四  于多伦多


当小船从纽芬兰的海岸扬帆启航

When the little boats go out to sea from the shores of Newfoundland

上帝,帮我个忙,用你手带领他们

God, do me a favour and guide them with you hand

让他们躲过大海的艰险和激愤

Protect them from the dangers and fury of the sea

因为这些纽芬兰的小船,是我的世界

'Cause those little boats of Newfoundland mean the world to me.

----- 节选自民谣《纽芬兰的小船 Little Boats of Newfoundland

这首民谣是拉里很喜欢的歌。因为他的老家在纽芬兰(加拿大的一个省)。

昨天我和同事们一起去送别他。在与癌症斗争了十年之后,他终于解脱了。

追思会如其他我在加拿大参加过的葬礼,气氛是轻松多过悲伤,正如主持追思会的牧师所说,“是一场庆祝拉里生命的盛会。”

拉里是我在岛上水厂的机修师,因为在不同的部门,没有太多交流的机会。

但他是个令我敬佩的人。

他尽管身患绝症,但每次见到他,他都是若无其事,一脸自信和坚毅。

他生在多伦多,但父母都是纽芬兰省(Newfoundland) 的人。他每年夏天都会回老家去度假。

他跟大多数加拿大的人一样,是个顾家和爱体育的男人。他的名言是:“妻子快乐,人生就快乐。” (Happy wife, happy life.)

他的价值观应该是:家庭第一,朋友第二,工作第三。

为了家庭,他在45岁坚持上大专考到了工业机修师证书。他50岁时被确诊癌症,治疗了约两年后,基本痊癒。

可惜一年后复查在不同的部位又发现肿瘤。又是各种放疗和化疗,一年多后基本没事了。后来又复查扩散到肝和淋巴了。

他女儿在回忆父亲时说,父亲是个为朋友和家庭愿意付出一切的人。

去年冬天,有一位朋友来多伦多玩,他冒着雪暴,开车带朋友去隔壁城市去听音乐会。

他小女儿怀孕的日子,他如果身体许可,就亲自开车带女儿去医院做检查。

他的外孙有参加任何的体育比赛,他都会争取到场助威。

在最后的日子里,他不去医院,宁愿呆在家里,能与家人多度过一点时间。

在追思会上,他的一位朋友弹着吉他为他唱了《纽芬兰的小船》。

在唱之前,这个朋友回忆说,有一年圣诞的聚会上,拉里问他会不会唱这首歌。

他当时不会,这段时间终于好好学了这首歌,可惜只能最后一次为他唱了。

在追思会后,同事们一起到拉里平日里常去的一家餐馆。他喜欢在那喝啤酒看球赛。

我们每人都点了啤酒一起聊天,偶尔会提到他,就象他还在身边跟我们一起喝酒。

写这篇日志时,我在YOUTUBE上找到了这首《纽芬兰的小船》并循环播放。歌的创作者和原唱是纽芬兰歌手罗伊·培尼 (Roy Payne)。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妈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My Mama told me a story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boy

是关于那些纽芬兰小船的,有时让我哭泣

About the little boats of Newfoundland that sometimes made me cry.

啊,她会跟我说海的艰险和激愤

Ah, she'd tell me of the dangers and the fury of the sea

这些会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直到我离世的那天

That will remain until the day I die in my memory

拉里从此不需经历海的艰险。

干了这首歌,拉里......


灯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