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尽再回首,却已是穷途

从来没有想过,一切皆是骗局

从来没有想过,会输得那么彻底

曾经的山盟海誓

皆是妄言

穷途末路,再无选择

……


手绘仿自网络图片

01

十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时的我,只是一个清清瘦瘦的小丫头,那时的他,还只是长我四岁的师兄。

“你叫冷月?名字真好听。我叫周阳,从今天起,我便是你的师兄了。不要害怕,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清脆爽朗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我抬头望向眼前的少年。一身青色衣衫,墨色长发被高高束起,没有一丝杂乱。两道剑眉之下,是乌黑深邃的双眸,透着一种同龄人没有的沉稳。可是,他的笑容却又那么温暖,让我渐渐放下所有的防备。

从小体弱多病的我,被父亲挚友易先生带到青峰山上,一来通过习武改善体质,二来易先生医术高超,希望可以通过调理祛除顽疾。除我之外,易先生另收有一徒,是他一年前在采药时救下的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也就是师兄周阳。

02

在青峰山上的五年,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没有权谋,没有争斗,只有疼爱我的师傅和师兄。

院子里的那颗桃树下,是我和师兄比武切磋的地方,可是我从来没有赢过一次。

手中的剑一次次被他轻巧地挑开,但我却不服气,气呼呼地问:“你明明只比我早一年跟随师傅,为什么武功高我这么多,总是输给你。”

他只是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我的额头,笑着说:“因为我是你师兄呀!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要那么高的武功干嘛,有我在,还怕有人欺负你不成!”

的确没有人欺负我,就连师兄,除了比武以外,也只有被我欺负的份。

每个月的月初,师傅都会准我和师兄下山购置东西。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兴奋地束起头发,穿上男装,拉着师兄在山下的集市上逛一整天。上山时,理所当然地把所有的东西交给师兄,自己轻装上阵,边玩边走,还不忘督促师兄。

“师兄,你快点,晚了又要被师傅罚了,上次抄写师训手还疼着呢!”

“你还好意思说,我身上背着的是谁的东西,是谁在山下逛那么久,叫也叫不走的。”

“哎呀,难得有机会下山,那么多好玩的东西,就想买一点嘛,你要是背不动了,我来背。”说着,我就走到负重登山的师兄身旁,作势要帮他卸下负担。

“走你的吧,仗着大家宠你,越来越任性了,想当年刚上山时还畏畏缩缩的呢,现在倒好,成野丫头了。”

“就算是野丫头也是你的好师妹,这可是你不让我背的啊”,我向师兄扮了个鬼脸,随即转身继续上山。

03

收到父亲书信的那一天,正是师兄十九岁的生辰。

那天早上,我好不容易才得了师傅的准许,可以不用练功,不用做功课,和师兄出去玩了一整天,太阳将落时,才启程上山。

归途中,不经意间抬头,居然看见太阳和月亮同时出现在天空。我惊喜地拉师兄一起来看,却听见师兄说:“我听人说,一块看到日月同辉的恋人,都会一生相守,小月,你只当我是师兄吗?”

我突然间呆住了,只觉得脸颊瞬间滚烫无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师兄笑了:“傻师妹,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一路上,脑袋几乎空白,直到看到师傅交给我的书信时,我才清醒了过来。

终于,还是要离开了。

父亲在信中说第二天便会派人来接我回家。突然间,我哭了,眼泪怎么都止不住。师兄摸了摸我的头,轻声说道:“小月,你总是要回家的,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别伤心了。”

我只是哽咽地说:“我…不想…离开你,不想…离开…师傅。”

离开的时候,你来送我,俯身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别着急嫁人,等着我,我会来娶你。”

“我会等你”,我郑重地向他点了点头。

04

身为北齐护国大将军之女,我知道父亲不会同意我嫁给一个无名之辈。但父亲是惜才之人,凭借师兄的胆识和武艺,只要愿意走进仕途,一定会被父亲赏识的。

可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才离开半个月,青峰山已人去楼空,连父亲都不知道师傅去了哪里。

整整两年的时间,我都没有师傅和师兄的半点音讯。为什么他们要选择不告而别?难道师兄当初的承诺仅是戏言?但我还是选择相信师兄,他不是言而无信的人,我会等他。

然而,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我的婚姻却成了政治的附庸品,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北齐211年春,多地大旱,百姓颗粒无收,流离失所。然而地方政府却克扣赈灾款项,终于引发民怨,多处暴乱。暴动还未平息,北方戎狄又趁机来犯。正当北齐内忧外患之际,西秦和东魏两国却同时表示愿与北齐和亲,结为同盟,共御外敌。

但北齐皇室却并无适龄公主,在群臣商议之下,和亲一事却是落在了我的头上。

或许,今生注定我和师兄有缘无分吧。

05

在圣上的应允下,我可以通过比武招亲的方式在两位皇子中选出夫婿。可是在比武的前一夜,我却收到密函,要求无论如何,一定要输给东魏皇子。

或许是圣上看中了东魏的经济实力吧。依靠运河和便捷的陆路交通,东魏财力雄厚,虽然军事力量不强,但却有着天然的地理优势,易守难攻,在这乱世之中稳居一方霸主。

对我来说,无论是谁都已经无所谓了,东魏皇子也好,西秦皇子也罢,都不是我的师兄。

对战西秦皇子,我赢得很轻松,怪不得密函中连他提都没提呢,一看就是一养尊处优的皇家子弟,没几个回合便成了我的手下败将。

对于另一位皇子,我还是很好奇的,毕竟是“特别交代”过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周诚?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他走上擂台之后我还是呆住了。

仍是一身青衣,高高束起的黑发,波澜不惊的墨色双眸一如初见。

他……是师兄。

“冷月姑娘,可以开始了吗?”

熟悉的声音真真切切地在耳边想起,我没有在做梦,我终于等到了他。

我还是很用心地完成了这场比武,结果毫无悬念,像之前一样,他用同样的手法挑开了我手中的剑。

“小月,你又输了,这么久了怎么就没点长进呢,还是败在了这一招上。”

“没错,我就是没长进,谁让你这么久都不联系我”,说完,我便哭着扑向了师兄,完全不顾旁人的眼光,倚在他的肩膀上。

“来比武就比武,为什么还要改个名字?”

“这不为了给你个惊喜嘛!我可一直记着要来娶你呢,怎么样,够有信用吧!”

 06

终于,我可以穿上大红嫁衣,如愿以偿地嫁给意中人。

不过,却要远走异国他乡,难得再见父母亲人。

青峰山上的我,只是他口中的野丫头,青峰山上的他,只是和我斗嘴的大师兄。那时的我们,简单而纯粹。

现在的我,是北齐大将军的女儿,带着助他夺得皇位,巩固两国盟友关系的任务嫁给了他。

现在的他,是东魏的二皇子,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增加手中的筹码而娶了我。

尽管各有目的,但至少,我们是相爱的。

07

一年后,他的身边又多了几位侧妃,皆是朝廷重臣之女。

在东魏的这位皇上病情一天天加重之时,他和大皇子的皇位之争,早已由暗斗转为明争,双方都在扩张各自的力量。

他纳侧妃,我一直都是支持的,甚至还会帮他遴选,可是还是会吃醋,还是会痛苦。

他对我说:“委屈你了,等我成功了,我会用一生来补偿你。”

走上这条道路,是我心甘情愿的,只求能与他相互扶持,相守到老,又何必谈什么补偿呢。

只是,还是会怀念青峰山上的日子,怀念那个只属于我的师兄。

一生一世一双人,于我而言,只是幻想。他不仅是皇子,他的目标更是在权力中心。

自古以来,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一旦踏上夺权之路,便再也没有了回头的可能。既然选择了与他相伴,那就只有全力支持。

他终究还是赢了,扳倒了相争多年的大皇子,成功登上了高高在上的皇位。

可是,看着他的成功,我却开心不起来,他已经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师兄了。

原来,他可以那么地狠绝无情。

他一直都知道大皇子买通了人,在先皇喝的药中放了慢性毒药。可是他却一直没有揭露。在自己身后的势力已经有足够优势时,他还在等。

因为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指出这一切,对他来说可以事半功倍。

终于,他出手了,那时的先皇也就只剩一口气了。他在群臣面前直指大皇子的罪行,物证人证早已做好准备。面对手握军权,群臣支持的他,大皇子的反抗只是螳臂当车,终被当场擒获。

而先皇得知这一切,急火攻心,最终药石无灵,无力回天。而他则顺理成章地继承皇位,百官拥护。

他将大皇子及其妻妾子女全部诛杀,并将其母族势力以及始终支持大皇子的大臣诛灭九族,毫不留情。

我不忍滥杀无辜,前去质问,却只得一句斩草要除根。

记忆中的他,总是带着温暖,会和我斗嘴,会由着我欺负,但现在的他冷酷而凌厉,不近人情。

或许他从来没变过,只是我了解到的,从来都不是全部的他。

08

我听到了西秦攻入北齐的消息。

他对我说:“你放心,作为盟国,我东魏一定不会坐视不理,这次我会御驾亲征,你就安心的在这里等我。”

我请求可以一同前往,他还是拒绝了,只对我说:“你要相信我,等我凯旋归来,我便封你为后,与你共守这万里江山。”

我似乎看到了那个说“等着我,我会来娶你”的师兄,师兄是不会骗我的。

对于他,我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信任,直到遇见了身在东魏的师傅。

曾经问他师傅去了哪里,却被回复云游去了。但就在他出征前,我跑去跟他告别的时候,无意间地一瞥,却是看见了随行队伍中的师傅。

也许是没有想到我还会出来告别,也许是因为隐藏在人群中以为我不会发现,他们并没有防着我,所以师傅才会被我发现。

原来,师傅是他的幕僚。

或许他们一直都清楚彼此的身份,只是瞒着我而已。

我终于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可惜已经太晚了。

09

我隐约觉得他此次亲征西秦,是有别的目的。直觉告诉我,他的目标可能在北齐。

我偷偷溜出皇宫,快马加鞭地前往北齐,想要搞清真相。

当我好不容易赶回去的时候,收到的却只剩噩耗。

父亲自刎于战场,母亲也随父亲而去,其余部下全部被俘,北齐君主率群臣来降。

攻入北齐的,除了西秦,还有东魏。

所有的一切,我都明白了,原来从我上青峰山的那刻起,他和师傅布下的这场棋局就开始了。

隐于青峰山学艺,只是为了隐藏锋芒,暗中培植势力。

带我上青峰山,只因我是北齐大将军之女,可以利用。

在北齐外有戎狄来犯,内有百姓暴动之时,便是动用我这颗棋子最好的时机。

与我成婚,便有了盟国的支持,夺权也就有了更大的胜算。

一直以来,我以为皇位是他的目标,却不知他不满偏安一隅,志在一统天下。

当他率军前往北齐时,北齐君主毫不怀疑地以为,他是作为盟国前来帮助北齐抵御西秦的。

可是,就连西秦攻入北齐,也都是他一早策划好的。

所谓的盟国,只是幌子罢了。表面前来支援北齐,实则暗中联合西秦,在北齐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大获全胜。

父亲不愿做亡国之臣,自绝于战场,可他至死都要效忠的君主,却很快选择了投降。

10

原来,自始至终,我都在被他利用。

“等我凯旋归来,我便封你为后,与你共守这万里江山”,他出发前说的这句话,仍回荡在耳边。

身为北齐之人,国已破,家已亡,封我为后又如何,沾满父母亲人鲜血的江山,我怎么能够安然面对?

曾经的承诺,曾经的誓言,终是妄言而已。

我走到他的战马前,抬头望向他,感觉他是那么地遥不可及。

他不是我的师兄,他是威严的帝王,是我如今的敌人。

他跃下战马,走到我的面前说:“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走到今天的局面,你,还能回到我身边吗?”

怎么会没有想到呢,难道这一切不都是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下吗?到了现在,还想继续骗我吗?

我轻轻一笑:“师兄,你可以再和我比试一场吗,你赢了,我就跟你回去。”

和以往一样,我输了;和以往不同,我迎上了他手中的剑。

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惊慌。

脖颈处,血流不止,很疼,很累。我倒在他的怀里,内心却是无比的放松,我终于不必在家国情仇之间为难了。

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泪水,这好像是他第一次流泪吧。

我听到了他温柔的声音:“对不起,今生我终究还是负了你,如有来世,你愿意再等我吗?”

我笑了,他还是宠爱我的师兄,只可惜,他还是帝王,爱情也是带着无情的。

想再说一句:“我会等你”,可是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意识模糊之间,仿佛又看到了天空同时出现的太阳和月亮。还记得他曾说过:“一块看到日月同辉的恋人,都会一生相守。”

也曾以为可以和他一起走到白头,却不曾想一步步走向穷途末路。

这一世,他叫周阳,我叫冷月,我们的一生,就像这太阳和月亮,虽也可同辉,也曾相守,却只有短暂的美好,稍纵即逝。

但愿来生,还可相遇,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