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205】幻想之旅(4):来自血中最深的诅咒

我于一片黑暗中醒来,潮湿的气息中夹杂着昆虫破碎后黏稠绿色的体液味儿,令人作呕。我想起身,伸手摸到的却是湿滑的苔藓,一种多足长虫爬过我的手指,每一只细足掠过的感觉有些痒,又有些扎痛。四周阴森恐惧,我起身发现自己身在一片森林中,一阵风吹来,血腥味呛得我开始咳嗽。

我听到有脚步声,还有子弹上膛的声音,便飞快的躲到旁边的一个灌木丛中。只见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白色手套,带着黑色礼帽,着灰色长裤,踏着黑色破旧靴子的男人走来。他一手拿着枪,一手提着剑,血从剑上缓缓滴下,看样子是不久刚杀了什么。他警觉地看着周围,腰上别着的煤灯照亮一个小小的区域。当他走近我时,血腥味更重了,我发现他的衣服上也满是血迹。

“谁在那,出来。”他的声音浑厚而威严,里面带着腾腾杀气。

我还没有决定出不出来时,突然从他身后冒出了一头怪兽,那不是寻常的动物,好像是人,又不是人。比人更大的体型,面目狰狞,头发散乱着,一双大眼睛中布满血丝,以一种奇特的气质飞快的爬了过来。那人回头就是一枪,正中怪物的正心,怪物往后错了下,继续往前扑去。那人立刻举起长剑用力一挥,同时举枪相对,砰砰几声将怪物击退。

“烦死了。”他小声嘟囔着。只见他转身绕到怪物身后,熟练地伸出手,直掏怪物的身体,贯穿胸腔。我看到他从中掏出了什么,用力一捏,噗的一声,血四溅。

我被完全吓傻了,不由得尖叫出来。等回过神时,他已站在我的面前,用他那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冷冷的凝视着我。他的脸部棱角分明,眼神冷酷中又带着疲惫,凌乱的胡渣可以看出他已经很久没有认真打理过自己。他离我越近,那股血腥的气息越浓烈。那只捏爆了怪物的手上,血从上面顺下来。

滴答,滴答。

安静的只能听到这个声音。

“你?还没被兽化?”他打量着我,同时颠了下枪,我看到枪管向上抬起,子弹已经上膛。

“兽化?这是......哪里?“我不能理解他的意思。

“兽化就是和刚才那个人一样,这里是禁忌森林。你是什么人?这儿不安全,去避难所吧。”他抬起头,看了眼天空。一轮惨白的月亮透过树叶的间隙投下更为凄凉的光辉。“趁血月还没有开始......”

“避难所?到底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我怎么在这里!刚刚还在暗影岛......”这时我才突然想到,是不是又穿越了,但为什么这一次的感觉和以往如此不同。以往穿越带来的生理上不适没有出现,反而我被一种悲伤的感觉包围,这种感觉让我无法呼吸。“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抬起头,求助于眼前这个人,我知道他并非没有感情。

“我不能和你说太多话,我怕你会受到我身上古神的影响发疯。”说着他叹了口气,“算了,我带你去避难所吧。不过说好了,去完避难所我就得去拜尔金沃斯学院了,一刻都不能再耽搁。我要在血月到来前......”说着他又抬起头,好像月亮对他是如此的重要。

“血月?这都是什么设定?我到底是在哪?”我跟在他的身后,他的背影十分伟岸,看起来很可靠。斗篷上是已经风干发黑的血迹,显然他是一路杀过来的。

“看来你不是雅楠人,对雅楠也没有任何的了解。本来还想问一些事情,算了,你可能知道的还没有我多。”他看着我,“你是因为什么进行血疗的,还记得吗?”

我摇摇头,准备把实情告诉他:“不记得,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穿越来的你信吗?在不久前我还在暗影岛,你知道暗影岛吗?。”

“暗影岛?”他突然笑了起来,虽然只是嘴角微微往上扬,但却让人觉得格外温暖,“真有意思,我们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过我没见过你,可能你并不属于这里的轮回。”

“你也穿越的吗!”我兴奋地问。

“不,我是猎人,被困在这个古神的梦境。这里所有的人都困在了这个梦境中,无法醒来。你看到的刚才那个人,其实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可能是雅楠的居民,也有可能是旅客或者是来治疗的病人。我们都接受了古神之血。哼,什么治愈教派,明明就是邪教。用所谓古神的血来治疗我们,代价就是我们都陷入了沉睡。”他无奈的说,“你听得懂我的意思吗,这都是梦。刚才那个怪物是在梦境中兽化的人。在实际生活中只是个沉睡的人而已。但大多人不知道这是梦。”

“那你的任务是要结束梦境吗?只要濒死不就可以醒来吗?”我想到了《盗梦空间》里让人醒来的办法。

“结束?如何结束。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这是个轮回。当他们死了后,会重新回到噩梦中,这个世界对他们而言就是无止尽的噩梦。根据猎人协议,我死了后,时间会回溯到之前,一切又会重来。这就是我们的轮回,也是我们的诅咒。“他语气平淡,仿佛早已接受了这个设定。

我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已经轮回过多少次,才能够如此平静的说出这些话。

他看了眼我,似乎看出我的想法,”你是想问我究竟死了多少次吗?我自己都数不清了。每次醒来,我会回到第一代猎人所做的梦境中的梦境,和这里不一样的地方,时间重置。其实能够重新开始也好,至少那些死去的人还能再有机会,我也不会去做什么傻事儿了。”

“傻事儿?指什么?”

“很久前,我救过一个老太太,之前老对我恶言恶语,冷眼相待,救她她还骂我。后来,慢慢地,不知道怎么了对我态度越来越好。再之后,还会给我解毒剂......解毒剂这个东西不好找啊,我也不知道她哪来的。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她失踪了。再后来,我在后门不远处发现了她的尸体......我才知道,原来每次趁我出去的时候,她都在给我找解毒剂......之后,再轮回的时候,我就不会再和她说话,这样她就不会去帮我找解毒剂......就能活着了。“他说着闭上眼睛摇了下头,”曾经,我还不小心带了个人回避难所,结果他是个骗子,他杀了所有的人......还有个小女孩,我也没能救成她,最后她被下水道的怪物吃掉了......“

“这些你都弥补了吗?”

他叹了口气,望着月亮说:“是的,我现在知道该怎么做,谁该活着,又怎么不让人死。但是,我还是离不开这诅咒。只有不断地杀戮,即使我知道这些人是人类,这些人也曾和我一样,都相信古神之血可以救我们的命,还能让我们变得更强大,甚至有些人和我一样都是猎人。可又能怎么样呢?愚蠢的圣歌教还企图召唤别的古神来对抗古神,还有更愚蠢的血族。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一切的灾难是由什么引起的吗?企图使用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必将付出代价的道理他们还不懂吗?愚蠢。”

“那你又在这里做些什么?”虽然这么问,但我知道他和我是不同的,我可以穿越离开这里,而他却只能困在这无尽的诅咒中。和那些人一起,承受着古神的恶意,以及由于贪婪和无知造成的恶果。

“我要杀掉所有的古神之子,得到他们的脐带血,成为新的神。既然无法脱离这个诅咒,那么就由我来重建这里的秩序吧。”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坚定。

我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或者这就是让他可以一遍遍承受死亡的动力,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我想要是他的话,一定可以实现。

“好了,避难所就在前面了。不好意思,我话太多了,很少有人这么信任我,他们见到我大多躲都来不及。”他说着,笑了下。

“没关系,谢谢你。”我刚想继续说些什么,被他一把推开。

“躲后面草丛去!”他大喊着一声,举起枪,直击眼前扑来的怪物。等我钻进草丛中才发现,那些怪物和之前遇到的不同,都是没有完全兽化的镇民,他们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穿着普通的服饰,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武器,将他包围着。

只见他把剑放了回去,不知道从哪举起了把巨大的斧子,比他整个人还要高。他用力一抡,那几个镇民忙往后错躲闪。看他熟练地样子这种情况应该经常遇到。但抡完后的间隙,镇民突然围攻过来,举起火把,向他发起了进攻。

他左右躲闪的,收起斧子,从衣服中掏出燃烧弹扔了过去,正中两个镇民。趁着其他镇民没有反应过来时,快步挪到离自己最近的镇民身后,一手穿过他的胸膛,捏碎他的心脏。此时,又有两个人抡着火把追了过来,他忙往后错,拿出手枪,一枪一个冷静的射击。身体慢慢地往后错着,想找个合适的位置将这些镇民一网打尽。

终于,他找到了个可以靠着的地方,换上斧子,半蹲下来。每当镇民们往前靠近,他就用力挥斧让他们不能靠近。随着他的挥舞,有几个镇民已经被横腰截断倒在地上,剩下的镇民好像僵尸一样依旧蠢蠢欲动。

这时,我听到了枪声,随着枪声是斧子掉落在地上声音。我看到猎人半蹲在地上,捂着手腕,他咬着牙恨恨的抬起头,离他不远处是一个和他一样穿着的猎人正举着枪,冷冷的看着他。镇民发型斧子没了,立刻冲向他。

猎人在地上打了个滚,翻到一旁,同时掏枪击中镇民,跃起掏出银剑,刺中要害,举着镇民的实体挡着另一个猎人的枪击。

被腐化的猎人看他离自己近了,立刻往后退,同时换上长柄大斧向他劈去。猎人忙将镇民的尸体扔了过去,自己往后跳闪。镇民的尸体被劈成两半,散在地上。猎人躲在一棵树后,扔过一颗燃烧弹,趁被腐化的猎人忙于应付身上的火时,立刻翻滚过去一剑正中心脏,同时掏出枪冲着腐化猎人的头部猛射。

要经历过多少次轮回才能如他一般,我看着他轻松毫不在乎的整理着被手上的伤口,好像所有的一切早就经历过无数回一样,早已麻木。即使是杀死同样是猎人的人,也早已不能让他的内心有任何的波动。

这时,他身后突然闪过一个黑影。

“小心!”我脱口而出。

他猛然抬头,却被一只手贯穿了胸膛,就好像他经常用的招数一样。他没有再反击,只是看着我露出一丝苦笑说:“这个轮回我不能保护你了,下个轮回再......"话还没有说完,那只手猛然一捏,我听到什么东西爆开的声音,血浆溅满了他的脸,他的衣服。他睁着眼睛,倒在地上,再无力合上。

站在他身后是和他一样打扮的猎人,和他刚才一样,举起了枪,对着明知已经死去的人的头部猛射着。

猎人迟早会成为猎物。我脑中突然浮现出这句话。这时,我感到眼前开始模糊,周围的一切有着轻微的扭曲。

他说过,一旦他死了时间就会开始回溯,回到之前,那我也要回到之前了吗?下个轮回再......我知道他想说什么。可我不需要他的保护。要不是我,他也不会停留在这里,不会被人这样的杀掉,再一次承受痛苦。我不属于这里,不属于雅楠,不属于古神,更不应该被困在这个诅咒中。

在时空开始扭曲时,那个猎人也发现了我,他举起枪向我这边走来。这时,我念动了那个咒语:“Tiid Klo Ul !”

眼前迅速变黑,时间,空间,触觉,视觉,再次消失。再一次,我流转于时空的洪流中,离开了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雅楠,一个多么好听的名字,却有着如此悲伤的故事。只是希望能够治愈身体的疾病,只是希望可以变得更强大,而变成了古神的牺牲品。永远的陷入沉睡,永远无法离开这无止尽的血源诅咒。

在意识完全失落前,我的耳边似乎又响起猎人的声音。

“既然无法脱离这个诅咒,那么就由我来重建这里的秩序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接龙报名处

设定:


1.小说完成后评论中@你想要接力的作者,由他/她来续写本作品,可以找曾经接力过的人继续接力,但请不要连续多次劳烦他/她;

2.每一章要围绕一个游戏世界来发生故事,不限主机、单机、网络、掌机甚至可以是桌面游戏,接力者请阅读前面的文章,以免重复穿越出现纰漏。接力者完成自己的部分后记得@上一章的人,以便增加链接;

3.最好在自己的连载章节内完成一个游戏世界的故事,避免接力者没玩过该游戏,无法下手;

4.穿越世界口号:Tiid Klo Ul !

5.穿越时不得携带本世界内的任何人或物品或法术或技能,穿越后服装符合穿越身份;

6.挖坑时请加粗提醒接力者,如果接力者没有填坑,请日后自己填.....

7.主角不限定穿越成为游戏主角、配角、路人甚至反派,穿越游戏不限定射击、动作、棋牌、MOBA、RTS、RPG、体育、成人游戏等等;

8.主角是第一人称“我”,如果需要称呼路人主角,统一用“少年”或“黑发少年”或“瘦削的黑发少年”,如果主角穿越成为游戏中的人物,则依照原游戏中称呼;

9.文章最后加上上一章,回到目录,下一章的超链接,接力请保留这些设定,并放到文末。

10.需要补充设定请增添进来,并加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