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晨露中和他相逢》

第一章

人生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可是不管我们怎么折腾都还是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可能是因为生活太忙了,我们往往还没得到答案,就已经忙着在处理另一件事了。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我过成了这个样子?宋微西心中百味陈杂。

因为年关的原因,街上处处张灯结彩洋溢着喜气,可是越这样,就越显示出了宋微西独在异乡的孤单。这种孤单造成的愤怒感让她无比仇视此刻在树下相拥的小情侣。

但是这对情侣是真的很“小”啊!小学生就谈恋爱?这样真的好吗?宋微西看着只到自己腰部的小男孩,她腼腆一笑,随即阴测测的说:“我认识你们班主任……”

小男孩儿明显一阵激灵,将脚一跺,颤抖着唇用胖乎乎的手指向宋微西。

“你骗人。”小男孩儿声嘶力竭。

宋微西弯下腰将小男孩儿的食指捏住,恶作剧得逞一般笑着说:“对啊,我骗你的……”

小男孩儿一愣,觉着应该是遇见对手了。立马迅速撤离,牵着旁边的女孩儿撒丫子就开跑,跑到一定的安全距离还回头对宋微西做了一个鬼脸,并且大叫了一声“老女人”。最后消失在人流中。

老?怎么会老呢?宋微西眨巴着眼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嗯,皮肤紧致有弹性!这小孩眼神不好,迟早得戴厚厚的眼镜片儿啊。

就在宋微西准备一扫之前的萎靡不振时接到了白琼的电话,电话那边太吵了,白琼那臭小子也不安分。

“小宋姐姐,你真的不回来啦?”白琼故作夸张的语气响起,只要白琼一叫她“小宋姐姐”,宋微西就会不由自主的开始磨牙。她甚至能脑补出白琼捂着嘴像小鸡啄米那样的笑。

“干、什、么。”宋微西咬牙切齿的问道。

“不是。我关心你呀小宋姐姐。七舅舅说了你要是不回来呢就永远别回来了,不然就把你的腿打断……哈哈哈……”

“……”

“小宋姐姐,你没有腿的样子我倒是挺好奇的。哈哈哈哈哈。”白琼那小子笑的特别的猖狂。

“怎么和你表姐说话的?”电话那边插进来一段温柔的女声,然后电话换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上。

“微西?”是白瑾。

“嗯……姐。”宋微西轻声应道。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白瑾才说道:“别听白琼乱说,你找个时间回来吧,正好大家都在。”

“……”

“微西你听到了吗?”白瑾轻声的问道。

“姐,我在听。不是我不回来,而是走不开,店里很忙……”就在宋微西忙着找借口的时候她听到白瑾问她:“微西,听说你会做饭了?”

宋微西鼻头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嗯……会啊。”她住的地方有些偏,因为过年的原因,周围的饭馆都关门了,就算她想简单的吃个饭都得步行半个多小时。如果她连煮饭这项简单的生活技能都不会,估计早就得饿死了。

白瑾对她的回答倒是挺诧异的。

“店里忙也先放一放吧!外婆最近也不太好……”

“奶奶怎么了?”宋微西立马紧张的问道。

“……老毛病了,就是经常念叨你……”

“……我……”一提起奶奶,宋微西心里就无比愧疚。

“嗯?”白瑾依然是这么温柔。

“哎姐等等我还有话要说呢?”白琼在那边闹腾个没完,把电话一接过就开始诈唬唬的吼。

“宋微西别挂,我有话要问你?”宋微西的耳膜差点被振破。

“什么事儿?”她把电话往边上挪了一挪,吸了吸鼻涕好脾气的问道。

“哎呀以前你们班上那个数学怪人和你很熟吼?”白琼这小子说话阴阳怪气的。

“什么数学怪人?”宋微西脑子先是一阵放空,然后像被十万高压瞬间击中。

“陈朔?”她有些难以置信,提他干嘛?

“对对对,就是他。那个什么朔的。”白琼似乎很开心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

“你到底要说什么?”宋微西的好脾气已经快到了一个临界点。

“哎呀,我前两天啊碰见了他,他主动和我打招呼哎!哎呀妈呀吓死我了,你不知道,他就这么看着我然后直直的朝我走来,哎呀妈呀吓死我了。以为看上我了呢?”白琼在电话那边轻怕胸口以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你放心,他是一个纯爷们。”宋微西打掉了白琼的幻想,白琼是一个gay,360度无死角的纯gay,这么明显的属性也只有大姑姑他们才会看不出来。

“谁知道呢!”白琼辩驳道。

“你到底要说什么?”宋微西摆出一副再不说到重点就把电话挂掉的架势。

“哎呀,他向人家问你了嘛!”白琼语气酸酸的。

“什么?”宋微西是真的觉得自己被雷劈了。

“他问我啊是不是宋微西的表弟?哎呦我去,这个秘密被我隐藏得这么好他怎么知道的?我一直没给别人说我有个这么丑的表姐啊。”白琼自顾自的说个没完。

“你就是这么跟他说的?”宋微西忍住杀人的冲动。

“废话,当然得这么说啊!可是他居然说在你的钱夹里面见过我?”白琼表示自己被吓得不轻。

“我亲爱的小宋姐姐,你能不能别这么恶心啊?咱俩什么时候有过合照?你还把它放到皮夹里?哎呦喂说出去我没法见人了好吗?你太恶心了?”

“砰”。

宋微西简直忍不了白琼这个碎嘴子,狠心的把电话一挂,强迫自己冷静三十秒。

陈朔问自己干嘛?这个世界真是疯了,疯了。

宋微西没能扛过自己的好奇心,等到她再打电话的时候白琼一副我早知道你会再打来的语气。

“他问我你现在在干嘛,你说你能干嘛啊?不就开了一个破网店倒卖零食吗?啧啧,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你们简直混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白琼你能不能为你那张嘴积点破德?就算你不要儿子白瑾姐姐也是要的好吗?”白琼能分分钟激怒宋微西。

“切”。白琼嗤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不过我可告诉你啊,他要了你的电话号码。本来没想给的,不过我看他人模狗样的也不像坏人,加上你啊都快三十了,有好的资源就得留意一下,别怪我不照顾你啊……”

“白琼。我是二十六不是三十岁。”宋微西几乎是咬着牙叫出来的。

“有差别吗?女人十八一枝花,你现在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一枝花吗?就算是鸡冠花也没有道理开在褶子上的吧?”

“……”

“好了好了,我也不跟你理论了,你自己去想一想吧。哦对了,下周回来我们去打牌啊。太久没有赢你的钱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争取早点回来啊!”

“我爸不是要打断我的腿吗?”宋微西幽幽的问了一句。

“放心,不是有我吗?到时候我替你拖住七舅舅,你自己撒腿就跑,七舅舅那么胖铁定跑不过你的。”

“……”宋微西。

“对了,那个陈朔也在A市上班你知道吗?你们居然在一个城市哎!难道真的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不是很小的吗?”

挂了电话后宋微西久久不能入睡。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给奶奶打个电话。

“奶奶……”电话还没接通宋微西就已经哽咽了。

“西西啊?”奶奶似乎很开心。

“……嗯……”

“怎么还不回来啊,家里都过完年了。是不是工作很忙走不开啊?”

本来想好的说词这下是彻底说不出口了。

“没关系。上班重要。西西忙完了再回家,啊?”奶奶上了年纪听力不是很好。所以她打电话的时候会很大声的说话,可是微西觉得一点都不刺耳,反而觉得很心疼。奶奶真的已经老了啊!

“没有,奶奶,我一点都不忙,我下个星期就回来。”

奶奶一直在电话里叮嘱微西要按时吃饭,再三交代她要善待自己的胃。在奶奶的心里宋微西一定还是那个非常懒惰的“西西”。其实奶奶不知道这三年她变了很多,很多事情她都能自己处理了。小到衣食住行,大到整间零食铺子的运作。其实她早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只是,三年前的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也许她自己都忘了。

三年前她还是和大多数人一样,是寄养在父母身上的一条米虫子,平生以榨干父母为己任。感谢的同时永远不会停止索取,并且厚颜无耻的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如果没有那一巴掌她大概永远不会醒来,她宋微西的父母不是什么超人,给不了她那么多。

她先是愤怒,然后毅然的离开。直到自己开始挨饿,然后创业,之后就是无尽的忙碌、忙碌、忙碌……

她忘不了爸爸的那一巴掌,也忘不了爸爸当时的眼神。可惜以前她只看懂了爸爸的失望。

嗯。怎么以前的自己是这个样子的呢?

第二章

虽然已经决定了要回家,可是实施起来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春运期间本就一票难求。更何况宋微西还要得这么赶。

坚果铺子是没有办法了,这几天只能暂时关一下。

经过两天的蹲点抢票后宋微西终于刷到了一张票。虽然是八小时硬座,可是至少她回家有了一个确切的时间了。

宋微西在家里收拾东西,然后陷入了长长的不解里面。人啊,一解决了当前的忧虑就容易陷入胡思乱想中。比如宋微西会想陈朔为什么会问自己?他对自己有什么企图?难道……

不不不,那个男人一向高冷,连出门都恨不得在脑门上刻上生人勿近几个字。可是,他为什么会问自己呢?

就在宋微西万迷惘的时候铃声响了起来。宋微西把电话拿起来一看,瞳孔蓦然放大。陌生号码?怎么办?接还是不接?宋微西的内心世界像上演过山车一样不断高低起伏。

可是就在她纠结要不要接的时候铃声戛然而止,就像坐过山车的途中机器故障停在了半空,上不上来下不下去。

“哦,什么情况?”宋微西不停地怕打着手机。然后铃声又响起。只是这次宋微西很快的按了接听键。

“喂……”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不会真的是他吧?

“宋微西你死啦?”电话那端不断地咆哮着,等等,这个声音有些耳熟。

“白琼?”这死小子。

“我以为你死了?”死乌鸦嘴。

“你才死了?这谁的号码……”宋微西有点小尴尬。

“什么号码?当然不是我的了?你什么时候回来?要来接你吗?”

“不用……”不知道为什么宋微西觉得有点小失望。

“你不要来。我不想看到你,看到你会折寿的。”宋微西讪讪的说道。

“那我一定是要来了。哈哈哈哈。”

白琼真是个讨厌鬼。

这边的事情打理好了之后宋微西就踏上了回程之路了,这三年也并不是没有回家,只是好像每一次几乎都是不欢而散。所以她有点害怕回家。

上车的时候妈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些回家的事情,那些不好的回忆宋微西总是回想起。很奇怪,自己明明就不是小气的人。为什么会记得这么的清楚。

也许我们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对家人少了一些宽容,多了一些苛刻。

八个小时是非常难挨的,宋微西一直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途中妈妈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白琼会提前在火车站等她,让她注意两人不要走散了。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怎么会走散呢?而且她八岁的时候就敢带着白琼回乡下。虽然那次也挨了打。

宋微西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竟有一种自己是在往前飞的感觉。谁又能说这不是呢?

到了下车的时候宋微西才知道,之前想象的有点挤是太乐观了。站内完全是人挤人。宋微西提着一个小的行李箱被人挤着往前推送。

给白琼打过电话了,可是那臭小子到底去哪儿了?

“宋微西,这里。”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宋微西看向声音的发源地。

果然,白琼那小子在十米开外等着她。

“你不能冲过来接我吗?”经历千辛万苦后宋微西终于冲了出来。

她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白琼,这小子,还真是一点都没长高啊!头发也染成了栗色,最前面的刘海用小发带绑了起来,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咧开嘴一口大白牙明晃晃的闪。

“越来越风骚了啊。”宋微西对着白琼就像评价一个货物一样。白琼好像很受用。一把拉住宋微西。

“小宋姐姐,你可回来啦!”

“你干嘛这么恶心?”宋微西抖掉身上的鸡皮疙瘩。总觉得白琼笑得诡异。

“走吧,人等着我们呢。”白琼接过宋微西手里的行李就开始往外走。

宋微西愣愣的。

“谁啊?”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白琼回眸一笑,无比灿烂。

“还能有谁?当然是你的老同学了。”杀气,宋微西从白琼的笑容里嗅到了杀气的味道。

“等等,等等……谁?谁啊?”宋微西很抗拒前行,但是她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没能阻止白琼把她拖着走。这小子,看着不高力气还不小哎。

“我说,小宋姐姐,你是欠人钱吗?干嘛一种做了亏心事的表情?难道……有故事?”白琼不怀好意的笑,笑得宋微西心肝俱颤。

“我……我……八个小时风尘仆仆马不停蹄,这个样子……可……可能不是很适合见老同学。”

白琼眯着眼想了想,说道:“得了吧。你小宋姐姐什么时候是这么肤浅的一个人,这么看重外表?可不像你。”

白琼把宋微西拖到了外面,心里不断嘀咕,找女朋友是断断不能找宋微西这种类型的,看着瘦,实则蛮力惊人。不好征服,不好征服啊!

白琼把宋微西一路拖出,直行来到一辆银白色的座驾前,也是奇了,自从出了大门后,宋微西就半推半就的。甚至还有空腾出一只手理了理飞起的刘海。果然有故事啊!

宋微西看着车里那个满脸青春痘的“老同学”心里火气是直往上窜啊!

“王帅呀!连老同学都不认识了。”白琼故作惊讶的说道。

“……”宋微西。

“顺便补充一点,人王帅以前是你同学,现在是我同事哦。”白琼笑得贱贱的。

“……”

上车后宋微西一直不说话,被这小子摆了一道。不管白琼如何折腾,她就是不理他。最后白琼没办法了。

“王帅,你刚刚也看见陈朔了吧?”白琼斜眼看着宋微西问道。

“哦,好像是他吧!”王帅说。

宋微西仍然不为所动。

“也不知道他来火车站干嘛啊。”白琼用手划过车窗,好像对此颇有兴致。

宋微西想起在火车站里似乎见到了一个人,背影挺像陈朔的。也难怪白琼说见老同学的时候自己会紧张。这下是真的丢脸丢大了。

不过她生气的是自己为什么会紧张?她又不欠他陈朔东西。简直了。

只是宋微西不知道,从她出站的那一刻起就有这么一双眼睛几乎一直没有离开她。直到她上了车,那人都还在原地待上了那么一小会儿。

C市没什么变化嘛!宋微西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城市。

“宋微西你怎么翻脸不认人啊?是谁来接你的啊?”

一旁的白琼还在喋喋不休,宋微西回头仔细的看着白琼。

“好啦!谢谢你来接我了。”

也许是宋微西的眼神太过温柔,白琼被吓得不轻。

“干嘛?哦,对了,今天家里烤肉,你回去的时候可能刚刚好。”白琼拍拍小心脏。然后扭过头对王帅说道:“王帅,今天谢谢你啦!到我们家烧烤去吧!”

王帅同学一脸惶恐,立马解释说自己今天本来就没事儿,不用太麻烦的。

踏上回家的路时宋微西还是有点神经兮兮的,自己居然真的回来了。她有点难以置信的。

他们没有直接去烤肉的地方,而是先回家把行李放好。只是她没想到爸爸居然还在家里。

宋微西看到爸爸的时候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就像小的时候做了错事被爸爸逮到了一样。

“七舅舅,你怎么还没去?”白琼看到宋爸还没走也挺意外的。

“走吧。”宋爸看了微西一眼,就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走了出去。爸爸这是在等自己吗?宋微西低着头小心的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一时车里的气氛很奇怪。

其实宋微西很想问一句,爸爸你过得好不好?不,也许就这么叫一声爸爸她也是很满足的,可是每次都是这样,话到了喉边又被生生的咽下去。

“这次回来多久?”还是宋爸先打破沉默。

“十六就走。”微西安静的回复着。一时就再没有话了。这次连一向闹腾的白琼也变得十分沉默。

到了之后王帅要走,白琼十分热情的把人留住。其实就是拉住车门死活不让人走。宋微西见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白琼还是老样子,几乎一点也没有改变。

这点也挺好的。

今天的天气不错,风和日丽的。她远远地就看见妈妈在忙碌的背影。奶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正在晒太阳,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哎,宋微西,那不是陈朔吗?”白琼猛然抓住宋微西,而宋微西顺着白琼的手一路看过去,果然,在自家阵营里多出了一个高瘦的背影。

他半蹲在地上正在整理着什么,他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也不知道在与旁边的人说些什么。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宋微西,但是他的视线很快就越过这个人,好像从来都不认识她一样。可是即使这样,宋微西仍然感觉自己的胸房微微一震,仿佛有细小的电流伏击过。只是很快,这种激情就褪散在他那陌生人一样的眼神里。

原来,他们也只是陌生人而已!

第三章

宋微西正在闹别扭的时候,白琼已经朝陈朔不停地挥手了。看来这几天他们相处得挺好。

陈朔见到白琼后直起身子,将手插在裤袋里,扬着眼看着这两人越走越近。

为什么说是见到白琼才走过来呢?因为这个人由始至终就没有正眼看过自己。

宋微西将眼神从陈朔身上移开,可是这个人的样子却是怎么都无法从脑袋里抹除。他瘦了,气质也更好了,戴上眼镜后有了一种资深学者的味道。看来这几年的书没有白读。

“回来了。”陈朔浅浅的开口。

不是“回来了?”而是“回来了。”

这个人还是一副狂妄自大的样子。

“陈哥。”白琼十分热情。

而宋微西用看哈巴狗的眼神看着白琼。白琼从小就有这个病,贱癌入骨,终身难治。

“好久不见。”陈朔对着自己简单的开口。

宋微西左看右看,又用怀疑的语气问了一遍:“你是在和我说话吗?”真是奇怪,刚才是谁像陌生人一样?

“宋微西。你给我把态度端正了啊!什么态度?这是你同学吗?”白琼一脸严肃的教训道。

“没关系。我……习惯了。”宋微西还没来得及发作,陈朔就已经先开口。只是他的嗓音清冷,正如他的人一样冷漠。

宋微西这下是真的懵了,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西西,这是……”宋爸看着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怀疑的眼神不停地在陈朔和自家女儿的身上打转。

“叔叔,你好。我是西西的高中同学。”陈朔对着宋爸礼貌的打招呼。只是这“同学”二字在宋爸听来难免就带了点其他的意味。

“哦。就说看着那么眼熟。你们也在聚会?”宋爸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并且指着旁边看热闹的“同学”强行解说。

被点到名的同学尴尬的笑着和微西打招呼。

宋微西这才注意到不只是陈朔,以前高中班上的同学几乎来了一半,可是在这一半中她竟然又有一小半叫不出名字。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同学聚会还是家庭聚会?本来一个家庭聚会就已经够她受得了。这下好了,还来俩。

最后还是宋妈解决了这种尴尬,直接过来三言两语就把宋微西带走。宋微西离开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这一群人火辣辣的眼神。她的小心脏是扑通扑通的跳,什么情况啊?就算好几年不见也不用看外星人的眼神来看她吧!

尽管宋微西心里很乱,可是她也没能理出个所以然。因为自家妈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看着她。看得她毛骨悚然的。

“我……”

“什么都别说,有话回家慢慢说。”

宋妈直接打断宋微西的话。一种不想在外面谈的样子。宋微西识相的闭了嘴。自家妈妈永远都是这么强势。

奶奶看起来身体状态还算不错,见到宋微西后很是高兴。在和家里的亲戚打过招呼后宋微西就主动去打下手,其实这些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她只要穿上串就好。

“宋微西。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

蒋幼澜看着眼前低头穿菜的人发出一声冷笑。她知道,总有一天会和眼前这人见面的,只是没想到会是这种方式。

“有事吗?”从刚才开始,蒋幼澜就一直盯着她看,这让她感觉非常不爽。

蒋幼澜抱胸冷笑一声,看着地上低眉顺眼人。讥讽的说道:“你倒是变了不少啊。”

宋微西听此将手里的菜用力一丢,然后直起身子看着这个人。真是奇怪,这么多年了,可是有的人依然令人讨厌。

“你到底要说什么?”宋微西有些不耐烦了。

“我要说什么?”蒋幼澜将宋微西的话轻轻地重复一遍,她面无表情的说道:“也许你不该回来。”

……

“怎么了?”白琼手里拿着两串鸡翅膀插入两人之间,这气氛有点微妙啊!

蒋幼澜见到有人之后就转身离去,给两人留下一个高傲的背影。

“什么啊?这是新一轮的撕逼大赛吗?”白琼眼睛一亮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

“这是什么?”宋微西从白琼头上拔下一个粉红色的太阳花夹子。也许是动作过于迅猛,白琼疼的嗷嗷直叫。

“还给我,你这个像草一样的女人。”白琼见心爱之物被夺立即反抗。

可是宋微西动作比他快的多,她把夹子往自己的口袋一放,利落的拉好拉链,还对着白琼可爱的一笑:“对啊!我是什么女人?我就是草。野草配“花”刚刚好。”

“幼稚。”白琼翻了个白眼。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立马凑到宋微西面前,讨好的把鸡翅奉上。

“哎。什么情况?讲讲。”

“……”

“那女的不行……”

白琼一口咬下鸡翅,对着蒋幼澜评头论足。

“为什么?”宋微西多有不解。

“因为长得漂亮啊!”白琼简短的说。

“是对你来说长得漂亮的都是你情敌吧?那你可要小心我了。”宋微西煞有其事的警告着白琼。

而白琼直接将嘴里的鸡翅掉到地上。

“啧啧……宋微西你可真敢说啊!”白琼惊叹道。

“她就是那个什么澜吧”白琼向宋微西抛去一个白眼。

“你认识她?”宋微西五官挤成了一团。

“果然是她!”白琼恍然大悟的看着蒋幼澜离去的背影。然后将耳附到宋微西耳边故作神秘的说:“你还不知道吧!你们班的那群人都说她是陈朔的女朋友。人家一门心思苦等陈朔好几年终于修成正果……”

“不可能。”宋微西反应激烈的反驳道。

“哦?”而白琼这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提醒了宋微西自己又被耍了。

“你……”宋微西气到说不出话。

“你?你什么你?你竟敢有事情瞒我?”白琼嘴边白牙一闪,继续说道:“我的事你可都知道。你知道这有多么不公平么?小宋姐姐?”

……

“微西。”就在两人相持不下的时候,陈朔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宋微西回头见到来人整个人都抖了抖,怎么办?不会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吧!

“今天同学聚会,刚好和你们碰到一起了,你过来一起吧!大家都等着呢!”陈朔礼貌的微笑,礼貌的邀请,好像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宋微西看着身后不停招手的同学,感觉如果这时候拒绝将会是多么无理的要求。

“太好了陈哥你快把这个人带过去,你是不知道她有多能吃,女人的身体母猪的胃……”

在白琼说出更加不堪的话前宋微西朝着他的小腿狠狠来了一下。八厘米的尖头细高跟,前端尤其锐利,在小黑巷子遇见歹徒可以直接当武器使用。

白琼的一张脸直接变成了猪肝色。

“过得好吗?”宋微西看着旁边的这个男人,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陈朔大方的一笑,然后用一种略夸张的眼神看着她:“我以为你会一直都和我针锋相对?”

想起刚才的事,宋微西羞红了一张脸,她思索了会儿然后说:“不。毕竟我不是一个小气的人。”

“嗯。”陈朔好像很赞同她的话。

“可是我是一个小气的人。”陈朔却一本正经的说。

宋微西看着这人,鼻梁高挺,唇部线条迷人,连说的话都那么认真,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啊?”宋微西颇尴尬。

“逗你玩儿的。”陈朔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你现在变得挺幽默的哈。”宋微西放在背后的拳头捏了捏,短短二十米不到的路程,自己居然捏出了一手的汗。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眼前这人吓的。

“你不也变了不少吗?”陈朔眼波流转,说的话似真还假。

可是宋微西权当他又在开玩笑了,她呵呵个没完,恨不得立马奔到同学的队伍里,然后远离眼前这人。这种气氛完全不对,以前高中的时候,只要两人不吵架就已经是佛祖保佑了。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又有谁能够告诉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接到商务印书馆的面试通知,犹豫要不要去,又接到李振华的电话,要和我一起合作。我好奇他卖得什么药,于是见了一面,...
    托尔西奇阅读 43评论 0 0
  • 黄昏 在天边睡去 今天 没有过完的 还在售货架上 等着过期 奄奄一息的梦 鸽子 飞去南方 北方 是谁的故乡 像少年...
    苏啸宇阅读 31评论 2 1
  • 今天下午,小编还以为520就会这样静静地过去~ 如果装作看不到贾乃亮、大张伟、贾静雯等人秀的恩爱... 看来还是小...
    MsTao阅读 5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