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苗1组A05】魏小琦

我很爱你,你爱我吗?

image.png

二丫的家里开着一个小卖部,由于价格公道,从不缺斤少两,所以四里八乡的老乡都喜欢在她家买东西。眼瞅着二丫家生意这么好,附近有两家也开了小卖部,但老乡们并不买账,二丫家常常门庭若市,即使不买东西,也有很多年轻人流连在此,因为二丫家,有三个正值妙龄的少女。

二丫13岁的时候,父亲就因为去外地出货,横遭车祸去世。家里就剩了老妈和她的姐妹们,在这一年,二丫停了学,帮老妈进货,卖货,学着用油滑的腔调跟供销社的老大爷讲价,一个人搬着100多斤的食盐和花生,跟顾客打情骂俏,跟社会青年比勇斗狠,小小的年纪已经接触到了社会的种种。

就这样过了一年,老妈眼瞅着二丫快要发展成了问题少女,决定让她复学,二丫于是又去读了初二,走读的她每晚都要经过路两边茂盛的植物,一路提心吊胆的回家。二丫读的是镇上最好的中学,和另一所中学只隔着一个岔路。每晚下了夜自习,走到岔路口的时候,她总会碰到镇中的几个男孩子,他们说笑着,充满青春活力的从二丫的心上路过。每次到了岔路口,她都特别希望遇到他们,因为,她可以不再害怕。

偶尔在岔路口相遇,只是匆匆的对视,在影影绰绰的月光中,二丫对一个男孩印象特别深,他剑眉星目,很是俊朗,像极了武侠小说中的人物,特别像当时三小虎中的霹雳虎吴奇隆。二丫对他有莫名的好感。

由于小卖部的生意越来越好,二丫妈买了两台苹果机,在姐姐的怂恿下,还买了两个台球桌。-年轻人流连在此的越来越多。其时二丫已经16岁,在读高二了,社会青年对她很是殷勤,她却不以为意。每周末老姐会把小卖部的日光灯用红纸包起来,录音机里放着罗大佑的恋曲1990,一大群的男女青年在小卖部里翩翩起舞,每个周末这里都会举办舞会。

那是个平常的周末,台球桌前多了一个挺拔的身影,二丫知道,那就是她平常夜自习回家遇到的那个男孩,当时的台球是斯洛克,他正对着6号球瞄准,二丫借故走到他身边,闻到淡淡的香味,她敢发誓这是第一次在男孩身上闻到香水味,让人如此沉醉。

男孩似乎也认出了她,报以热情而羞涩的目光,迎着男孩的目光,二丫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大胆邀请男孩参加晚上舞会,男孩大方应允了。晚上第一曲是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二丫特意换了身心爱的布裙,阿琦(那个男孩)轻轻握着她的手,她把手放在阿琦的肩上,两人随着音乐轻缓的律动着身体,真希望这一刻能永恒。后来又是华尔兹滚滚红尘,两个人整晚谢绝了所有人的邀请,一起跳了一整夜。

尽管如此,二丫心里仍有疑问:我很爱你,你爱我吗?

我想再抱抱你

image.png

后来再也没有见过阿琦,听说是阿琦的家里不同意他再来她家玩儿。二丫也上大学了,大学又是另一番天地,她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其中也不乏追求者,但二丫始终无法动心,她忘不了阿琦。

大学毕业二丫被分配到一家国营企业,在回来小卖部的时候,她意外的碰到了阿琦,阿琦通过师范学校也被分配到了另一个镇上教体育。再次相逢,阿琦眼睛亮晶晶的,他带着一贯羞涩的笑容问二丫,我能借本书吗?二丫心里狂喜,在借给阿琦的书里,夹了一张小纸条。后来二丫才知道,那一次的偶遇,其实是必然,因为阿琦自从学校放暑假后,每天都来小卖部借故买东西,然后呆一段时间,老妈一直没有告诉二丫,是因为,阿琦比二丫小两岁,他们家和二丫家,都特别反对他们在一起。

二丫和阿琦只能偷偷的交往,通过书里的小纸条,传情达意。二丫在本地镇上工作,太多熟人。所以两个人约了在阿琦工作的外地学校见面,那段时间,每个周末,二丫就会到阿琦的学校去,帮他洗衣服,做饭,一起看NBA球赛,阿琦喜欢看武侠小说,两个人居然合作写了一大段。阿琦是滚烫的,热烈的,二丫是温柔的,深情的。在不能见面的日子里,阿琦依然会给二丫写热辣的情书,二丫则痴痴的盼着每个周末。

没过多久,二丫发现自己怀孕了,现在还不能要孩子,她和阿琦商量,先把孩子打下来。到了约定的那个周末,二丫给阿琦打电话,却发现阿琦电话关机,怎么也联系不上。二丫不敢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老妈,她决定一个人去医院。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二丫心如死灰,原来男人,都是不可信的。

做完手术,二丫请了半个月的假,一个人呆在屋里,不吃不喝,谁也不见。老妈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的觉得事情跟阿琦有关。一天黄昏,阿斌突然来到我屋里,他说,我给你捎个信,关于阿琦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红了眼圈,忍了又忍,他接着说,X号晚上,阿琦跟我们一起聚餐的时候,跟几个街娃儿发生争吵,最后都拿刀干了,阿琦帮我们挡了几刀,有一刀在要害处,没能挺过去,他是在我怀里过去的。

二丫脑子当时就一片空白,阿斌的声音还在空荡的回响着:他让我告诉你,他想要那个孩子,他还说,想要最后抱抱你。二丫眼睛瞬间就充血了,她嘶哑着嗓子问:你为啥不早点给我说,阿斌低下头,从那事之后,我妈一直看着我,不让我出门。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斌走的,二丫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失去了,只剩下空空的躯壳,阿琦,我居然没能见你最后一面,阿琦,你怎么舍得丢下我就一个人走了呢?阿琦,我跟你一起走好吗?我们说好的还要在一起很久很久啊……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呢,你就是个混账王八蛋啊!

阿琦是家里的独苗,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血肉,就是我打掉的那个孩子。如果那天,我没有去医院,如果我能再等等,或许,我们就有自己的孩子了,我想把那个孩子叫:魏小琦。

二丫一边想,一边找来一把锋利的刀子割着手腕,直到母亲一声尖叫打破了夜的沉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2.树洞 ——幸好身边总有你 >>>《幸好身边总有你》 目录 >>>上一章:21.扑克牌 森林里有一棵古老又高大...
    听风等雨画红尘阅读 184评论 3 2
  • 需要考虑的问题: 1. 对于非回转类中的“局部旋转体”要怎样识别? ---对于与虚Loop相交的Loop为中心,往...
    sunny_aday阅读 39评论 0 1
  • 阿朱是个男孩。 因为,一连几天都夜不归宿的苹果,终于现身了,今天早上我跑步,苹果跟着。跟着苹果的,还有两个男孩——...
    嫣然逢春阅读 157评论 0 7
  • 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呢?怎么如此忧郁,一切崇尚的东西仿佛一下子都无所谓了。 冬日暖阳,我渴望的温暖,如同在这了无生机的...
    舒晴23阅读 29评论 0 0
  • 社交更多了! 主要是,在德国麻将打到凌晨真是不错( ´`)
    XeniaX阅读 167评论 7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