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江南-120

床上躺的老者,头发全白了,非常虚弱,老大娘眼中透出忧伤和无奈。

见此场景,我们也流泪了。我们五个东北人,一个在新疆的东北人,掏出钱塞给老人。

一行浊泪从瘦削的脸上流了下来,我背过身去,快步走出窑洞,深深叹了口气。

黄导也跟了出来,我们相视无语,他显然也落过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树梨花,洋洋洒洒,落得凄凉。梨花又名勿忘我,蔑视一切虚伪与矫揉造作,却终生与泪花、寂寞惆怅相伴,如血般的夕阳还...
    176a1ea8edd0阅读 1,079评论 3 9
  • 今天一大早,我准备出门时,儿子也起床说要和同学去打球,悄悄跟我说,妈给我20块钱,今天是父亲节,我给我爸买...
    灵汐_fd05阅读 86评论 0 2
  • 那天给朋友打电话,她说她最近在考二级,每天都做啥做啥的,而我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玩手机,简直就是废人一个。我不能继续这...
    孍曧阅读 125评论 0 1
  • 与书式结缘大概是2016年11月,从武进青年的微信公号上看到了书式生活的活动。当时只是想着要成为文化人,就...
    vickyjsj阅读 63评论 0 0
  • 这么久的纠结期之后逐渐发现目前公司问题之所在就是能量流的不统一一方面老板不断的督办他认为正确的事情同时其他高管则呈...
    承谦阅读 9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