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知我意 故此遣春来

字数 7101阅读 81

司徒春越胳膊支着桌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朦胧中听到有人在耳边念道:“雪落十里垓,隐隐见花开。南风知我意,故此遣春来。”“是谁?谁在说话?”司徒春越无力的抬起眼皮,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小姐,小姐,你怎么哭了?你快醒醒啊,小姐。”女子一边轻摇着司徒春越的胳膊,一边焦急的说。“兰若,不知怎的,我头有点痛。”司徒春越只觉得眼睛凉凉的,用手一抹,竟是眼泪。司徒春越心中诧异,失神的看着手上的泪痕。“一定是小姐悲伤过度。”兰若心疼的看着司徒春越,拿出手帕递给司徒春越拭泪,然后走到司徒春越身后替她轻柔额头两侧。“悲伤过度?怎么这么说,兰若。”司徒春越疲惫的问。“小姐,你忘了?你不是说要和姜公子……”兰若为难的说出了那两个字:“私奔。”“谁是姜公子?”司徒春越疑惑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你连姜公子都忘了?”“兰若,我突然感觉身子困乏的很,你先出去吧,让我好好睡会儿。”兰若点了点头,搀扶起司徒春越,将她送到床上,掖好被角,方才轻轻退下。

“春越,你没事吧?发什么呆。”宋如意笑着走过来摸了摸坐在公园长椅上的司徒春越的额头。“嗯?”司徒春越看着宋如意,太阳穴一阵疼痛。司徒春越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喃喃道:“你是谁?”“你别和我开玩笑了好吧?我们都认识那么多年了。”宋如意笑着说。“我是谁?”司徒春越看着衣袖,吓的摊在椅子上。“这是哪里?我又为何会在这里。”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场景,司徒春越不由得感到惊恐,低下头,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你别急。兰若说你病了,我还不敢相信。”宋如意坐在司徒春越身边,说:“春越,你别紧张,放松点。我是宋如意,你是姜春越。这里是春意公园。”司徒春越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宋如意,问道:“兰若……刚才你可是说的兰若?”宋如意笑着点了点头。

“兰若,兰若。”司徒春越惊叫着醒来。“小姐,你怎么了?”兰若端着脸盆走了进来。“没事。”司徒春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轻轻说道:“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小姐,做梦是常有的事,不必当真。”兰若拎干手巾,递给司徒春越。司徒春越正擦着脸,一个女子笑吟吟地走了进来。“春越,好些天都不见你影子,我特意过来找你。”兰若笑着说:“沈姑娘来了,我家小姐这几日病乏,都不曾出去走动。”“是这样啊!”女子笑道:“还真是身娇体弱呢!”“沈眠……”司徒春越愣神道。“春越,我真没想到你还在这里,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呢。”沈眠捂嘴笑道。“你没事就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沈眠笑着离开了。“小姐,我今天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些个书生夸美人总喜欢说什么眉若远山眼似星辰了。”兰若一边给司徒春越梳头,一边笑着称赞道。“怎么这么说?”司徒春越微微一笑。“因为用这话形容小姐是再合适不过了。”兰若笑说:“小姐你柳眉杏眼,顾盼生辉,光彩照人。”“净乱说。和谁学的?”司徒春越低头浅笑盈盈。“这个……小姐,兰若也就学会了这几个词。司徒春越一边细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噌怪道:“你这丫头,愈发没了规矩。我哪里比得上沈眠。”“小姐,各有其美嘛!不过,在兰若眼里,沈姑娘又哪里比得上小姐你呢!”兰若笑答。“你呀!”司徒春越笑着摇了摇头。“哎呀,小姐,你别乱动,要是弄痛了,可不许怪我!”兰若俏皮的说。

“兰若……她在哪儿?”司徒春越略有迟疑的问道。“这不,她来了。”宋如意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红衣女子。“春越,我买来了你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你都不知道,好多人买啊,我都排了好长时间的队。”兰若拿出一串递到司徒春越面前:“给你。”“沈眠?”司徒春越诧异的说。“你说什么呢?春越,我是兰若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怎么连我都忘记了?”兰若有些哭笑不得的解释。“是啊,春越,你该不会连兰若都不认识了吧?”宋如意笑道。“好啦,好啦,这段时间春越一直都这样迷迷糊糊的,我没说错吧。”兰若笑着对宋如意说。“我怎么会在这儿?沈眠怎么变成了兰若?”司徒春越自言自语道。“你看,春越她又这样了。”兰若如是说道。

司徒春越从睡梦中惊醒,觉得口干舌燥,便唤兰若。兰若不在,司徒春越便走出房间。门外,阳光刺眼。“你怎么还在这里?”沈眠的声音响起。“还是不死心吗?我劝你断了那个念想吧。”隐身在长廊上的圆柱后,司徒春越看到沈眠正低头吃吃的笑。沈眠的面前站了个男子,背对着,司徒春越看不见他的样子。“你就这样走了?我们打个赌怎样?若是她愿意和你走,我就把那张纸撕了。若是不愿意,你就不要再找她了。”沈眠笑说:“那就这样说定了。”沈眠目送着那人走开,这又回头,却又恰巧看到司徒春越。司徒春越尴尬的走上前去,疑惑问道:“沈眠,你怎么还在这里?”

“还有,你刚刚在和谁说话?”春越嘴里说着话醒来了,发现自己还坐在长椅上。“春越,你又打盹了?真是一个瞌睡虫!”宋如意的眼底流露出温情。“我刚刚看到了沈眠,她……”春越不再说话。“沈眠。”宋如意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春越不解的看向宋如意,问道:“你认得沈眠?”“我看你挺累的,这个以后再告诉你吧。”宋如意笑着说道。叮叮当啷啷~手机铃声响起。春越好奇的看着手机,宋如意摸了摸春越的额头,便对兰若叫到:“兰若,你在这里陪着春越,我接个电话,马上回来。”宋如意笑着说道。“嗯。”兰若一脸担心的看向司徒春越,说:“春越,你不舒服吗?脸色怎么……春越!”“春越!”刚走出几步远的宋如意回头轻呼。

“春越!”有人在窗外轻声呼唤。司徒春越打开窗户,看到了一个陌生男子。“春越,我们走。”说罢,男子伸手便拉着司徒春越就往外走。“马车我已经安排妥当,即刻便可出城。”“你是谁?干嘛拉着我?我哪里也不去。”司徒春越挣扎着说:“你快放开我。”“春越,上次是我不好,我中了迷香,无法前来带你离开。这一次,你就相信我吧,我定不负你。”男子一边用力拉着司徒春越,一边急切的解释着。“够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快放手!兰若!兰若!”司徒春越高声叫唤。“小姐,怎么了?”兰若推开门,看到司徒春越坐在床上。“刚刚有人拉着我,让我跟他走。”司徒春越心有余悸的说道。“莫不是姜公子……我真是太大意了,让小姐受到如此惊吓。”兰若关心的询问道:“小姐,你还好吗?”

“谢天谢地,春越,你醒了。”兰若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最近你晕倒的次数倒是越来越频繁了。”“可不是嘛,每一次都把兰若吓的够呛。”宋如意笑着打趣道。“我怎么了?”春越坐了起来,抬头看着四周。“这儿是哪里?”“你有些贫血,所以才会晕倒的。现在没事了,你别胡思乱想。这里是兰若和你住的地方啊!你可真是晕乎了。”“如意,沈眠是谁?”兰若见司徒春越正好奇的打量着房间,偷偷拉着宋如意到门外问道。“沈眠,也不知道是我的前前任还是前前前任了。”宋如意笑着说。“你桃花运这么旺!”兰若调侃道:“小心碰上烂桃花。”“哈哈,怎么觉得有点酸。”宋如意大笑。“你们在做什么?”司徒春越走出房间,拿着一个相框,疑惑的看着谈笑风生的两个人。相框上嵌着一张合照,合照看起来有些旧了,合照里有四个人。一树盛开的桃花下,一个面容模糊的男子站在兰若身旁,兰若一手挽着春越的胳膊一手开心的比V,春越冲着镜头甜笑,宋如意则微笑着侧头看向春越。“这是姜起君。我们四个人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是……”宋如意突然沉默不语。“但是他已经离开了。”兰若神情有些悲伤,她勉强的笑了笑,说:“如意,你在这里陪会儿春越。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宋如意点了点头。“姜起君……”春越轻轻地抚摸着相框:“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咦,这是什么?”春越从相框后抽出一张纸,展开后,上面写了一首诗:雪落十里垓,隐隐见花开。南风知我意,故此遣春来。落款是宋如意。

宋如意笑着对沈眠说:“沈姑娘,今日约你在凉亭一见,其实我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如何?”“你什么意思?”沈眠警惕的看着宋如意。“如果你不在意失去那个姜起君,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宋如意笑着看了看亭外。“你能帮我什么?而我又要为你做什么?”沈眠冷声问道。“我知道,你曾和姜起君有过一纸婚约。三日后,你和他说,如果他能带走春越,你便销毁那张纸。怎么样?”宋如意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眠。“你怎么知道我和他有过婚约?那只是我和他少不更事时的一个玩笑,旁人应该不知道的。”沈眠诧异地看着宋如意,说:“你凭什么让我相信?”“这场交易对你百利无一害。再说,若你留不住他的心,又何必强留他的人。”宋如意说道:“不过,你不必担心。如果你愿意配合,我会送你一个大礼。”“什么大礼?”沈眠惊问。“让你得到你想要的。”宋如意轻轻地笑了笑。“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沈眠轻哼了一声。“心上人的心,还不够吗?”宋如意哈哈大笑道。“那你有什么条件?”沈眠蹙眉问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就是事成以后,你们永远不要出现在春越面前。”宋如意正色说道。“这好办。”沈眠点了点头。

“还是让你发现了。”宋如意笑看着春越,温柔的说:“你可知道这是我为我最喜欢的女孩所写。”“那就是情诗了。”春越点了点头:“奇怪,我怎么感觉很眼熟。”“这是自然,因为这是我为你所作。”宋如意低声在春越耳边说道。“你不要打趣我了。”春越含羞低下了头。“这是我为你买的冰糖葫芦,以后你想吃冰糖葫芦,我都会替你买。”宋如意含笑看着春越。“春越,能不能借我一样东西?”宋如意低着头认真的看着春越,突然说道。“你想向我借什么?”春越疑惑不解的看着宋如意。“我想借……你半天的时间。就只有你和我的半天。”宋如意笑着拉着春越的手,说道:“你先和我去春意公园。”

“这里真美。”春越笑着看着面前的湖。春越的眼睛如星夺目,倒映着湖水的幽蓝。笑容如春风化雨,自然灵动。宋如意看的一时失神,缓过神立刻拿着手机拍下了春越的笑容。“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说完,宋如意便消失了。“宋如意,你在哪儿呢?”春越慢慢走入公园深处,等意识到时才发觉自己已经迷路了。春越看着陌生的环境,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春越蹲下身子,把头埋在膝间。“春越,别怕。”宋如意轻拍着春越,轻声哄着春越。“宋如意,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春越呆呆地看着宋如意。“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这是我买给你的。我说过,以后我会替你买冰糖葫芦吃。”宋如意笑着递给春越一串红的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好甜。”春越笑着看向宋如意:“一起吃吧。”春越说着就把冰糖葫芦递给宋如意,宋如意刚想接住冰糖葫芦,冰糖葫芦却掉在了地上。“春越,你怎么了?”宋如意抱起春越,把她送回房间。“其实我陪春越去过医院做过检查。检查结果昨天出来了,我没勇气拿给她看。所以,我给你打电话。这就是她的报告单。”兰若迟疑地把单子递给宋如意。姜春越,女,年龄24。重度臆想症患者。“说起来这也怪我。当初她树上坠落后,精神也变得开始恍惚起来,医生也说了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也就没怎么在意。”兰若看着春越蹙着眉说。“最近,她陷入臆想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我很担心她,说服她去医院做了检查。今天我去拿检查报告的时候和医生聊了几句,听医生的语气,她能治愈的可能性不大。”兰若叹了口气,幽幽的说。“她现在整日都恍恍惚惚的,不似从前,我真的很怕她会发生什么意外。”兰若忧心忡忡。“怎么会这样……”宋如意失神的看着床上再一次陷入昏迷的春越。

“你家小姐自上次自尽未果,自那以后,她便一直这样浑浑噩噩的了?”宋如意关切的问道。“大夫说小姐陷入了臆症,老爷夫人这两日恰好出去谈买卖,这可如何是好?”兰若惊呼道。“你先别急。我这里倒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医治你家小姐的病症。”宋如意说道:“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春越……”宋如意轻轻地握着春越的手,温柔地看着春越的睡颜。“春越,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了。”兰若拿着一串冰糖葫芦,笑着推开门,看见了宋如意握着春越的手,愣了一下,手里的冰糖葫芦掉到了地上。兰若一惊,随即缓过神,捡起冰糖葫芦,放在春越的床头,笑说:“我想起来了,我还有点事,我先出去了。春越就拜托你照顾了。”说完,兰若向宋如意笑了笑,便轻轻退了出去,合上了门。门外,兰若靠着墙,狠狠地咬着嘴唇。“为什么会这样?姜春越,你害死了起君,现在又来抢如意了。为什么你做了什么,最后都是你赢?”兰若的眼泪缓缓流下。

纱帐里,司徒春越的一只手伸了出来。一根五彩丝线延伸了出来,线的另一头系在了宋如意的手腕上。一支檀香点燃,宋如意一边煽动香烟一边缓缓地说:“雪落十里垓,隐隐见花开。南风知我意,故此遣春来。春越,我来接你了。”“南风知我意,故此遣春来。宋如意,是你。”司徒春越睁开眼看着宋如意,浅浅的笑了。“我的冰糖葫芦还没吃完呢!”

“起君……”兰若远远地就看到了姜起君的身影,慢慢跟了过去。“姜起君,我们分手吧。”春越冷冷的说。“春越,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对你不好吗?”姜起君深情的看着春越的眼睛。“我喜欢上了别人。这个理由够了吧?”春越扭头就走:“做朋友可以,做恋人就到此为止吧。”姜起君走上前去,拉住了春越:“春越,你到底喜欢上了谁?”姜起君不甘心的问。“宋如意。满意了吧?”春越的唇边浮现一丝冷笑。“他哪里比我好?”姜起君伤心的问。“那我又哪里好?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兰若一直都很喜欢你,她比我更值得。”春越撂了一句话就走了。姜起君一个人站在风里,静静地看向春越远去的身影。兰若在树后同样静静地看着姜起君。

“春越,起君他……死了。”兰若泪眼婆娑的说道。“什么?”春越听完这个消息,一下子摊在地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春越哭着问道。“听人说,他是遇到了车祸。”兰若流着眼泪,压抑着说道:“他过街去买冰糖葫芦,正好碰上一辆超速的汽车,所以他……”“是我害了他。”春越哭道:“兰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一直都对我特别好,我什么都愿意给你。哪怕是起君,我都愿意让给你。”“你说什么傻话呢?”兰若哭着说道。“你不知道,兰若。我上午才和他分手,他就出了意外。都是我的错。”春越大哭不止:“我骗他说我喜欢如意。他一定特别伤心。他是带着心痛离开这个世界的。”春越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要去陪他!我要向他道歉。”

“公子请讲,若能救得我家小姐,兰若万死不辞。”兰若流着眼泪说道。“你不用如此紧张。”宋如意笑了,缓缓说道:“我只是想要你永远都不要在春越面前提起姜起君。”

“春越,她……流泪了。” 兰若急急的打电话通知宋如意。“什么?你别着急,我马上到。”宋如意放下电话便发了疯的冲了过来。“春越,春越,你不可以有事。”宋如意流着眼泪握着春越的手。“要不要送她去医院?我看她这样真的很担心。”兰若擦着眼泪说道。“春越,你别怕,我马上就把你送医院。”宋如意准备抱起春越,兰若神色异常,忽然说:“如意,春越她……好像不呼吸了。”宋如意只觉眼前天昏地暗,栽倒在地。

“那二人好眼熟。兰若,你看那蓝衣妇人可是沈眠?”司徒春越看着一对青年男女正踏春。“小姐……怎会认识他们?我从未见过他们。还有呀,听说沈姑娘嫁到了外地,已经许久没再回来了。人有相似,兴许是小姐眼花吧。时辰也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姑爷还在家等着呢。小姐,你也真是的,出来祈福偏不许姑爷同行,他很担心你的。”兰若絮絮叨叨了一路。“你这丫头,看来我是留不住你了。回去我就和姑爷商量,帮你寻户好人家吧。”司徒春越笑着看着兰若红了脸。“小姐,你就拿兰若寻开心,兰若不说话便是了。”“夫人,你回来了。”宋如意笑着拨了拨司徒春越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兰若隔着一树桃花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家小姐和姑爷恩爱的模样,庆幸不已。“姑爷不但待小姐极好,还医治好小姐的臆症,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好人,小姐还真是好命。”兰若笑了笑,随后又想到了姜公子。“听说姜公子又和沈姑娘好上了,原来他们还曾有婚约,真的是缘分天注定。上天啊,若是你怜悯兰若,请让我也找到一个好夫婿吧。兰若在此感激不尽。”兰若对着枝头上的花,双手合十道。这边,宋如意轻轻吻了一下春越的额头,心里想:“对不起,春越。为了和你在一起,不要怪我。为了让你忘记姜起君,我用幻术重新给你编织了一段记忆。还有,我同样也把姜起君的记忆换掉了。他现在最爱的人就是她的妻子是沈眠。也许这样,就是我们最好的归宿。毕竟,你本来就是属于我的。”

“春越,你快下来。上面危险!”兰若在楼下焦急的呼喊。“兰若,别担心,我马上就下去。”春越闭上眼睛,轻声说道:“下去陪你,起君。”说完,便纵身一跃。

“幸好是三楼,而且又掉到大树上,有了缓冲力量,也幸亏那块儿都是泥土。所以,除了轻微的脑震荡,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还是很乐观的。”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但是,你们尽量不要和她聊过去的事,她现在身体还是很虚弱的,别让她受到任何刺激。”“谢谢你,医生。”兰若的声音响起:“春越,她什么时候能醒?”“估计很快吧。”医生说道。尽管没有醒来,医生和兰若的对话春越都听见了。春越的眼皮动了动,又昏睡过去了。

“雪落十里垓,隐隐见花开。南风知我意,故此遣春来。”司徒春越默默念道。“你喜欢吗?”姜起君笑问道。“这首诗我很喜欢。”司徒春越笑靥如花。“你能喜欢,就不枉费我的心意。这首诗正是我为你所作,今日将它送你。希望我们今后能莫失莫忘,不离不弃。”姜起君走上前,轻轻地揽住了春越的腰。“初次见你,虽是残冬,雪色蒙蒙,我却犹如春风拂面。再次见你,更是如春意缱绻。这么多年,这春去春来,而我的心意却从未改变。”姜起君温柔的说:“每次看到你,我就觉得像春天一样温暖。”“少打趣我了,莫不是是今日我穿了绿衣?”司徒春越羞涩地低下了头:“可是,我已有婚约。我们这样不好。”“我知道,所以,只要你愿意,我就带你走。”姜起君微笑着看着司徒春越。“起君,我愿意跟你走。只要你不辜负我。”司徒春越看着姜起君,恰好姜起君也正看向她,四目相对,抵得过千言万语。“我怎么舍得辜负你。”姜起君喃喃说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