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诗和远方的田野,还有眼前想做就做的狂野

  

    立夏刚过,回首整个春天,为了拿到驾照,都没有好好出去浪。终于在五一前驾照到手了,迫不及待地和朋友计划着利用五一节假日去看看诗和远方。找熟人、做攻略、订车票、订宾馆……一切在两天内全部搞定。就在坐等五一黄金周到来的最后一个礼拜,锻炼时我的右脚不小心扭伤了,本想硬撑着去看看远方,可阵阵刺痛始终提醒着我此决定不妥,再加上之前有过将近两年一瘸一拐的扭伤经历,我更是不敢轻易造次。于是保守起见,在临走前一天的下午,我和朋友说十分抱歉,我去不了,朋友没有怪我,还善解人意地让我多休息,满心愧疚丫。

    原本计划满满、充满期待的五一,一下子全空了出来,整理整理一直想做却一直没完成的事,列了个清单。因为脚扭伤,不能走太多,只能宅家里静养。三天,我大部分的时间都窝家里疯狂解决那些拖延已久的事儿。小到收拾房间的书桌、修理雨伞,大到再三斟酌报名ppt课程。5月3日晚上,对照清单,基本完成。写完了搁置很久的两篇文稿、买了心仪的首饰、听了5场微课,成功报名ppt培训课、开通了公众号、每天保证半小时阅读……假期结束,一种踏实、满足、似看过千山万水般的幸福感油然而生。想想,若是去了远方,说不定正忍着脚痛堵在哪段高速上观看免费车展呢。谁说眼前就是苟且?苟且的是一直拖延的自己。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主任搞创新,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当班长。那时被只有成绩好的学生才能当班长的狗血思维禁锢了,内心跃跃欲试,最终也并没有踏上报名的关键一步。有个发小报名了,他的成绩在班上可能算得上倒数,也就是老师口中成绩一直很稳定的那种人。等发小的一个月班长期卸任后,问发小当班长是怎样一种体验?“爽呆了。每节课上课前可以像发号施令一样喊“起立!”;班务会上主持其他班委商量班级事务时觉得自己超有范儿;检查卫生时可以大笔一挥,潇洒地扣除别的班级的分数……”当然也会有很多搞不定的事,比如没有好的成绩做基础威信不高,有时维持下课堂秩序都很吃力;缺乏经验,和其他班级的班长争锋相对时一时语塞……不过,我还是很羡慕他,在任一个月,过足了一把班长的瘾。毕业后发小自己经营一家公司,现在做得有声有色。闲聊时,他说自己开公司这事他在大学时就开始酝酿,当时没钱,只能暂时先放着。毕业后,他发现还是没钱,但他依然还是想着那点小九九。简单规划后,向朋友借了一笔钱,就开始了一个人的奋斗。创业初期,他一天只给自己10元钱作为生活费,其他全用在打点生意上。那段时间,他的状态几乎都是大清早或深夜更的,寒冬的早晨,4点多起来给客户填单子、发货;中午13点多,还饿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做宣传;晚上深更半夜应酬酒醒后,还要整理一天的出账、入账,一年都没有去看看远方……从当初的一个人,到现在的二十几个员工,从一间不足20平的门面房,到有了自己的工厂、车间……发小就这么一路狂野地把公司越做越大、越做越正规。问他当初有没有考虑过可能会失败,他说:“年轻嘛,失败了还可以再来,难道要老了后再去面对失败的风险吗?”上次约他一起周末吃个饭,他说在韩国谈笔生意,不空!发小创业成功,其实我一点都不奇怪,一个敢想敢做敢当、不轻言放弃的人,上帝都会眷顾吧。

    毕业没几年的我们,渐渐适应了工作岗位,平日在办公室里埋头码字,和同事闲聊家长里短,低头玩手机,抱怨圈子小,苟且地偏安一隅,一到节假日,就想着去看看远方的田野,吟一首人生的诗歌,却少有人愿意停下脚步,用心地看一看眼前的自己,是否还是当年那个说做就做的狂野少年,是否还有当年那种想学就去学的狠劲?

    有人说,我也想提升自己,可是刚开始了两天觉得好累就放弃了;有人说,我担心学不好,浪费钱;有人说,我拖家带口,人生已经定型,还有变化的可能性吗?……我小时候没想过我会考上高中,读高中时没想过我会考上大学……那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认真学习把成绩考得越高越好,后来顺利读完大学。毕业头一年,先是找了一份薪水不高的工作,第2年,我成功跳槽到了另一家工资更高的单位。在我眼里,人生不到最后,怎敢谈定型?前段时间,微信里很火的一位老奶奶,八十二岁还办了画展,成为新晋画家。所谓的定型只不过是给自己懒惰的一个借口。

    经济独立后,那些小时候想学的乐器、舞蹈、演讲……所有想做的事,我都要一一地、狂野地去做一遍,亲自体验一下不可理喻的成功,或早已注定的失败。我知道,现在不是最佳时间,但是“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而后是现在!”舞蹈学习了将近一年,变化还是挺大的,上次演出,观众和评委都误以为我是外援;最近又迷上了ppt,每天给自己充点电,勇敢地向着斜杠青年的目标挺进。当然,说不定哪天,我也会迷上诗和远方,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