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三年已逝(6)

  “追魂”二字一出,立即从一旁的队伍中走出二十多人,这些人手中没有别的武器,只有右手之上套着一个铁爪,在月光的照耀下显露出丝丝寒光,不明之人会以为这只是一个手套,因为套在手上那铁爪却跟自己的手指一般可以活动自如,而是铁爪刚好也是五个爪,长短也和人的手指一般,铁爪不是直体,它同样也有像人类手指那般有关节。

  这些人一出来都有着一个奇怪的动作,分别列好队伍却并未动手,而站在哪里看着前方还在旋转中战友,可能是越南蚊子多,这些人边看边用铁爪挠脸,有的还握着拳头和另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互相的撞了几下。

  随着前方挥舞着巨剑的战友转速越来越慢,向前推进的速度也开始慢慢的停了下来,这二十多人缓缓的走上前距离那些战友只有三米的距离时停了下来。

  他们所过之处遍地鲜血,有的头颅碎裂,有的被拦腰斩断,有的还躺在地上呻吟,还有的只有一具尸体,断腿的几乎一个没有,断臂的倒是很多,这些未死之人无不在地上痛苦呻吟。

  红妆人员根本不理会敌人的大吼大叫,第一,越南人说的话他们听不懂,第二,他们也不知道敌人属于什么帮会,第三,反正来者都是敌人,管他属于那个帮会,先斩后奏才是道理。

  敌人也不傻,那些机智的小头目看出了一些端倪,此时有一个个子约莫一米七左右的男子不断的对身边的人打着后退的手势,虽然在后退但是距离那些挥舞巨剑的红妆人员不远,可以说是很近很近,其实他们跟套着铁爪之人的距离差不多,最多也就五米之内,因为他们在等,等那些挥舞巨剑的煞星停下来,只要他们一停下来就果断出击。

  挥舞巨剑的那十多人已经缓缓的开始停顿,十多秒后,那十多人几乎同一时间停住了身子,巨剑直接插入脚下的泥土中,他们停下身子的刹那都是身子有些虚晃,脚步轻浮,越南的那些人也看到了时机,那些个头目刀指星空,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但是红妆这边无人听懂,只有最后那一个字听懂了,“杀。”

  然而就在使用巨剑的那些人才刚刚停住身子,其身后那些套着铁爪之人纷纷策动,紧紧是那十多个挥舞巨剑之人一个虚晃之间的时间那二十多套着铁爪之人就已经站在了距离他们一米之内,仿佛他们一直都在身后似的,这都是一刹那之间的事,在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红妆人员的默契和苦练是多么的艰辛才有了今天成就。

  红妆人员的每一个动作都被敌人看在眼里,这时的他们或许开始欣慰了吧!因为那些杀戮机器已经无力再战。此时出来的也就二十多少,武器都没有,越南那些小头目只是隐约看见这些新出来的人每个都是右手穿戴着古怪的东西,但是他们并未在意,因为他们手里有的可是开山刀。

  就在他们才跑了几步之后,越南人又开始了噩梦,因为此时那二十多人纷纷的把右手微微举起,以一种既像“投”又像“甩”的古怪姿势,因为他们抬起时都是有些向外倾斜,所以看起来很是有古怪。(简称为甩)

  而且在他们甩之前都是侧着身子,左脚在前右脚在后,看是毫无力道的一甩,这一甩之际那原本套在手上的铁爪居然飞了出去,铁爪飞出去之时还是以拳头的模样,可当飞出两米之外时突然的就松开了拳头以一种张开手掌的姿势呼啸向前飞去。

  铛,第一个接触敌人的飞爪居然被人挡了下来,此人倒也灵敏,其实他也不知道是是什么东西,只是模糊中看到一个黑影朝着自己飞过来,他也是惯性般的把手里的开山刀举在身前,当开山刀和铁爪碰撞时,那人有些傻眼了,因为在那不是很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见的是一个手掌,就在他恍惚的那刹那,铁爪的那五个爪子突然收紧,在他还未反应之际便有一股力道向前一扯,他一个不及防手中的开山刀便已经脱离了他的手中。

  他的幸运并不代表其他人也这么幸运,其余的那些红妆人员每次甩出铁爪都会爪到东西,有的只是鲜血,有的则是血肉并存,还有的则是和红妆人员开启拉力站,有些人可能感官较好,在铁爪飞来之际身子居然往一旁挪了半步,可惜的是这半步紧紧只是保住了不被致命一击而已,虽然开始躲过了那致命一击,可是其手臂或者胸部就没这么这么幸运了,特别是手臂,因为红妆人员每次甩的铁爪目标都是颈部以上的地方。

  虽然很多人都躲过了致命一击,可凡是抓到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死亡,起初没人注意这些,如果是在白天只要是一个有点了解之人看到了那些死亡之人肯定会知道原因,因为铁爪有毒。

  铁爪说大不大,和一个成年人手掌差不多,但是它份量不轻,然而铁爪内部设计也很特殊,其内部其实是空的,在套在手上之时人的手指可以申进去,就和手套一般,只不过份量不一样罢了,然而铁爪的那些铁指内部是空的,这样可以进行穿戴,方便掩护。但是有外部和内部之际依然还是空的,虽然空间不大,但是里面存在的东西可以杀死很多生物。

  这二十多人紧紧只是阻止了敌人三十多秒,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可有可无,但是对于那些挥舞巨剑的红妆人员来说够了,够他们喘息一番,这短短的三十多秒足以让他们恢复心神。

  这一幕幕的震撼使得那些血狼帮众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就这么几十人居然杀伤敌人上百人,最主要的是几十人还是分开行动,虽然都是出手时间很短,可是不管那些人出手都会带着战绩退下。

  “我的乖乖,这些人到底哪来的,太恐怖了吧!”庞一春有些不可置信的说了句。

  然而跟随在他身旁的那位心腹小弟同样是目瞪口呆的喃喃自语道:“这么厉害的人为什么要分开作战。一起厮杀不是能更好的杀伤敌人吗?或许是为了震慑我们大血狼?”

  

  

  来点收藏,来点关注

  

  

  (如果爱请等待)   本文属于原创   (本邪)著

  

  (本文第三首发“简书,”不知是否有人看呢,为何都不吱声?)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373评论 4 36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32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163评论 0 23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700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36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25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3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21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41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98评论 2 24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8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76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07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2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48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25评论 2 261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古代十大兵器排名: 中国古代十大兵器排行第十名:诸葛亮——孔明扇诸葛亮乃是三国时期最伟大的军事家,神机妙算,简直是...
    晓寒深处明月人倚楼阅读 3,899评论 0 5
  • 今天我来给你解释现实生活中那些不是保险的保险。 ❤保险三要素 我们知道保险公司要保的那个事件一定要具有三个特点。 ...
    孤独中的喧嚣阅读 166评论 0 0
  • 寺山秋雨, 总是斜来晚。 滴滴溅帘栊, 惊春梦, 欲欢还怨。 卧床闭目, 任往事频频, 少出峡, 历江州, 曾也高...
    寺咀山主人阅读 499评论 4 5
  • 学做陶艺那天,天气炎热,阳光四溢。我昏昏然地坐上了去“坡上人家”陶艺坊的大巴车。 下车后,放眼望去,四面环山,陶艺...
    行走在孤独星球阅读 51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