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制

今儿去给女友,演示小智伴,不经意聊起了AA制。这个曾经让我非常...的话题。

在经济条件范围内,我会给自己最好的享受。比如说去米其林餐厅吃饭,比如说去看U2的演唱会,买最贵的VIP票,这些都是我能消费得起的小奢侈。相比,老公是个会过日子的人,我爱出去吃,有情调,他爱在家烧,干净省钱。既然出去吃是我提议,我都会主动买单。

2012年,在瑞士的时候,我住在四季如春的Montreaux蒙特勒,他住在阴冷的Zurich苏黎世。怀孕后,我搬到老公的住所。开始了一段时间惊天动地的生活。我爱收拾,有时间的时候,会把一眼所见的地方收拾得非常干净,老公则喜欢随手能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在我眼里,是messy很乱的,可是他总是很认真地说,他知道他每一个东西在哪儿。为收拾家,我们经常吵架,不过,相比我2人为房租的争执,那都是小事。

住一起的日子,我会分担grocery shopping, 日常采购,一般来说,2-3天,我会去一次超市,买一些食物以及生活用品,每次消费200-300瑞士法郎样子,一个月差不多就是1万5左右。外出吃饭的钱一般都是我出的。他出的是房租,我认为是天经地义。因为,我不在,他不也是租房子吗。有一次,也是因为我收拾了家,他找不到一个东西,很生气地说起,我没有分担房租,这触动了我的底线。真的是,端起了肚子,哭着跑出了门,在黑暗的大街上,晃荡了很久,如果没怀孕,肯定也就算了,不过,有了孩子,还真的没有办法,真的是心里想着孩子,哭干了眼泪,让所有的悲伤流淌之后,我还是回去了。快到门口的时候,门是开的,我站在他的面前,用非常犀利的目光看着他,说“我真的不能理解你的行为,如果你搬过去住我的房子,我不会让你花一分钱。我有钱付你一半的房租,不过,如果我这样做了,从此,你就只是我同居的人了,非家人,非亲人”。我也记不得他当时的反应了。现在写到这件事,我并无太多的感受。曾经,我想起这些,还是非常的心痛,这可能就是文化差异/家庭差异。他成长于一个家庭,保守的父亲不允许非常想工作的母亲出去工作,觉得那是丢脸,母亲在冲破家庭的束缚,最终工作的时候,也实现了自我。他很敬佩自己的母亲,也立志找一个和母亲一样独立自主的女性,我。当我进入ta的生活,一定程度地依赖他的时候,他很挣扎,很惶恐,害怕找错了人,也忘记了我曾经拿的薪水比他高。他只是他,他的行为只是他的行为,怎么去理解他的行为,从表面,还是去了解他走过的路就是我的选择。因为有孩子,我选择去了解他,了解才能理解,我选择磨合,走下去。

现在我们还是AA制,我们非常公平地/平等地分享着养育女儿的生活,非常的相互尊重。虽然累的时候,我也渴望就一个肩膀靠下去,不过缓过气来,我知道,我需要的还是一个尊重/仰望我的人,并非一个呵护我,却告诉我,我是你的天,因为我是自己的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