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蜜

快过年了,因为忙着把已经抽出的蒜薹尽快卖掉,我把两个孩子也一起带到了地里。

我家蒜地周围有不少的油菜地,油菜长得有一米多高,不算好,花却开得肆意烂漫了。

远远近近的黄色小花朵,在阳光下,在微风中,熠熠生辉。蜜蜂在花丛里来回穿梭,嘤嘤嗡嗡的,闹得人却快要酣睡在这冬日的春光里。

“妈妈,有花蜜呀!我想要吃甜甜的花蜜!”

我不想让女儿对花蜜的狂热坏了别人来年的收成:“不能吃!打了农药,会被毒死的!”我吓唬着女儿。

女儿一岁半之前都是在外婆家,那里油菜花开时,更是泼泼洒洒。我的母亲总是会摘一些来给女儿玩儿,或者教她吸食其中的花蜜。女儿对甜食来者不拒,而这种被我们应允的美食,更是她的心头爱。

女儿显然被我的话唬住了。

“你就在那里带着弟弟玩儿哦!”

“好的,我的工作就是带弟弟!”

小孩子的话,说的时候其实也是认真的,只是过不了多久,她自己可能就把刚才的话给忘了。

“妈妈!妈妈!”

儿子小小的稚嫩的声音响起。

我抬起头,看到女儿在田埂上认真地刨着土,一点一点地把刨出的泥土盛在油菜叶上。儿子却正一点一点地挪到了我的近旁,满脸的委屈,张开小小的手,不停地说着“妈妈抱抱”。

我脱下手套,抱起了儿子,走到田埂边。儿子亲昵地挨着我,小小的嘴似乎还在道着无尽的委屈。我把儿子放在腿上。

“要吃奶吗?”

“不要!”

“要睡觉觉吗?”

“不要!”

“要去那里玩吗?”我指着玉米垛旁边的空地。

儿子不说话了,我知道他是愿意的。

“姑娘,你要好好照顾弟弟,好吗?妈妈挣钱买年货,好不好?”

女儿放下了手中的玩意,欢快地跑了过来。

两个孩子又在这阳光下的油菜地旁,开心地玩耍起来。

这里的紫外线很强,多晒一会儿人就黑了。两个小家伙回来才没多久,就黑得不一般了。可是没什么,孩提时代的我们,也根本不在乎什么黑或白,只要让我们快乐的事,我们很乐意去做的。

于是我继续收着蒜薹。

“妈妈~妈妈~”儿子带着哭腔的稚嫩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我放下手中的小刀,起身往回走。

儿子真的要吃奶睡觉了。

“姑娘,拿上外套,我们回家了!”

女儿一把搂起脱下的外套,往回家的路上奔。

“妈妈,花蜜好甜呀!”

果然,女儿还是偷偷动手了。

“打了药呀!毒死了怎么办?”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禁再看了看菜花上忙乎的蜜蜂。

女儿没再答话,我以为她是被吓坏了。

回去的路上,女儿很快又活泼起来。

“妈妈,蜜蜂采了有农药的花蜜,就会被毒死哦!”

“嗯,是的。”我居然有一点心虚起来,若是女儿质问我,我该如何作答?

开花的油菜,一般是不会喷洒农药的。

“那他们打农药的时候,是不能打在花蜜上的,对不对?不然蜜蜂会被毒死的!是不是呀,妈妈?”

“嗯,是的。”我微微一笑。

我没想到女儿居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而在她对花蜜是否有毒的判断中,没有任何对我话语的质疑。

我突然就感动了。

“你真聪明!”

女儿在我前面,依然欢快地蹦蹦跳跳。儿子搂着我,用小小的手,指着路边的小水沟:“水!”

我想,如果我现在的生命中还有一丝欣慰,那一定是我的小天使们带来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