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1

回想起2月26号的那个平凡的夜晚

    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我没有“毛病”,就像小时候那样,没有买到想吃的棒棒糖,刚吃一口的冰激凌掉在地上。无论是哭,还是撒泼耍赖。但只要有人哄,就立马会把所有的难过抛之脑后。我以为我只要哄哄我自己,自我欺骗式的快乐就可以真的快乐。只是就那一瞬间,我的心好像被谁狠狠的揪着,就感觉好像是要毫不留情的捏爆它。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嗓子里好像有什么在阻止它发出低迷的呻吟。我摸着胸口,我很想拯救那个还在跳动的小东西。只是隔着三指血肉,让我绝望到想要撕开胸膛。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间,我好像也没有那种感觉。只是眼泪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我的大脑无时无刻都在告诉我“活着多累啊,为生活,为工作,为爱情,就是不会为自己。还不如死掉算了”我从地上爬起来,抽搐的双手好像正在告诉我的真实性。我打开抽屉,翻开柜门找刀片。眼泪还是止不住,真是够了。根本找不到刀片,让我更是觉得生活的虚假。需要的时候从来都不会出现。

  或许钥匙并不是一个好的工具。它给我留下了太多了痕迹。可是我想要的痛楚,伤口,血。它做不到,也给不了。真是废柴。

    分享看到的一句话“夜晚不要丧,不然你会发现整个世界孤独黑暗的只剩下你”


  一个简单的夜晚,一个简单的男孩子,写下了矫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