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令|风起长林琴声入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青光闪现,剑却未刺中林枫。而是被一身红衣的玉红衣截住,只见苏冽的剑抵在玉红衣的十方琴上,不得进半分,亦是无法抽身离开。就在两人僵持之间,一道黑影飞身将林枫劫走,身法快的出奇。待两人从中收手,那人早已了无踪影。

却说这人掳走了林枫,一路弃了大路平原,直往偏远的深山而去。

“咳咳,你,你是谁?”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两人在一处山崖上停下。林枫看着有些熟悉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问道。

“张小仙死了,如今魔教犹如一盘散沙,你居功至伟。”犹如魔咒一般的声音入耳,林枫便已经认出这是“那个人”。那个一手策划了抢夺九龙樽的人。而可笑的是他居然从来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即使已经相处这许多年。这个人仍然如谜一样。

“哈哈,居功至伟。不过是你手中的一只蝼蚁罢了。”林枫苦笑道。他不曾忘记在这之前,他们为了瓦解他的意志,不惜设计让失忆的他娶了唐阿宝,而后又一举将唐门灭门。直至唐阿宝拿着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天真善良的女子,眼中有了比柔情更浓的东西。他以为这一场罪孽终有了解脱,却不想死的是唐阿宝。当手中的剑掉落,他才第一次触摸了自己这位风采无双的妻子。那精致的轮廓,白皙的面容都成为了冬日的一层霜,让他感到了彻骨的寒。

“血,是洗不清的。恩与怨,此生谁能说的清楚。既然还不清,人间地狱,何必再念着那一句对不起。她,听不见。早闻江南风光秀丽,十日后,不知风雪楼的雪,是不是比这光明顶上的雪更美。”随着最后一个话音落下,山崖上早无黑衣人的踪迹了。

那人似是能知林枫心中所想,只一句便将他原本燃起的渴望击的粉碎。

风雪楼上,林枫抱剑而立。一身白色长跑风中翻飞,似一如当年苏冽初遇他的模样。楼下武林各派早在今日日出十分聚集到了一起,为的便是今日一场大战。书剑派庄九夫人亦是携门下一众弟子赶来。”师父,这林枫如今是倭国寒樱会少主,魔教先失了教主张小仙,仅凭剩下的人,如何能敌得过他?“这问话的乃是书剑弟子林简梦。

“林枫剑法,素来以快取胜。若是能有人比他更快,如今武林怕是难有第二个人。但魔教右使沅殊的筚篥,早已大有修为。若是以琴博之,未必就不能胜。”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魔教不曾有一个人到场。不由让人觉得是就此退缩了,连庄九夫人也连连四处张望。

而此刻江南郊外的长恨亭中,三道身影飞转,刀剑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只见玉红衣和一身淡青色沅殊将一人围困其中。筚篥之哀,十方之烈,昏天黑地,飞沙走石。

随着琴音渐高,那人终是不支,手中的额剑开始颤抖起来。然而即使这样,他的武功依旧不弱,凭着极快的身法,在顷刻之间,将长剑穿过沅殊的左肩,生生定在亭内的柱子上。而与此同时玉红衣的琴弦刺入那人的胸口。三人知道,到了这一刻,谁先动便是谁先死。玉红衣看了一脸苍白的沅殊,眼中的火焰更浓,可她却无法再次出手。而一旦出手,刺入沅殊左肩的剑便会直接将其整条手臂削下来。

既然不能动,那便只剩下静静的等待。等着对方的体力消散,方能有时机出手。天空逐渐飘起了雪花,白色轻盈的雪,一点点落下。落在沾染了血的剑锋上。

这夜,森寒的树木似是一座座墓碑,向着死亡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一 又是一季盛夏,阳光明媚,天空湛蓝,万里无云,知了在林中自顾自的鸣叫,让闷热的初夏多...
    流沙小妖怪阅读 431评论 80 26
  • 引子 随着各大门派的崛起,江湖版图格局已定。 当此之时,十大门派分列东南西北中。鬼谷、流沙雄踞北方高原,唐门、蜀山...
    三水林枫阅读 346评论 63 23
  • 一、 苏冽喂林枫服下了临出门前魔教神医殷雪梨赠给自己的保命金丹,雪梨公子反复交待,此金丹是武当张真人炼制的真武神丹...
    故乡圆月明阅读 424评论 52 25
  • 家是一个什么地方,可以令我们寒冬腊月不远万里赶回团圆?家是一个什么地方,可以令我们每逢佳节念念不忘?家是一个什么地...
    傅青竹阅读 44评论 0 0
  • 今天共建和谐郑州实践队员准时到达了文博广场,这是一个充满文化底蕴城市,相比于一栏之隔的马路,文博广场独属了一片宁静...
    和谐郑州阅读 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