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回档人生(1)

            第一章:太丑了

    津城, 冬日,清晨。

    依然常见的暗无天日的雾霾,所谓的环保重拳出击,似乎仅仅是打在一团棉花上,出手雷霆万钧,但效果,却只能呵呵了。

      江乔安站在卫生间梳洗镜前,有点出神地看着镜中那张已经不再神采飞扬的脸庞,良久,搓了搓自己似乎还没醒过来的脸,挤牙膏,往杯子里放水,刷牙,洗脸……一切如同机械似的流程,似乎这一天,也将是……机械的一天?

      坐在办公桌前,江乔安已经没有了愤怒的欲望,桌面上一片狼藉地堆着几大摞文件夹,那个更年期渐近的主管,一双酒色过度的三角眼,轻蔑地瞟了他一眼:“作为新手,多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没有坏处!把这些分门别类,按照日期,都整理好!!”

        在一众或是同情,或是幸灾的眼神里,江乔安默默地低头开始整理文件,他知道,他被主管穿小鞋了,只因为,前几天在公司平时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去抽烟解个乏的时候,撞见了主管和一个女同事正急不可耐进行着活塞运动的好事。

        江乔安不是没想过振臂一呼,把文件夹往那张令人生厌的肥脸上狠狠地摔下去,然后高喊一声:爷我不伺候你了!辞职!!但他没有这个勇气,家里因为供他上大学,早已一贫如洗,原本有希望上985,211大学的妹妹,也不得不高中辍学去打工,劳累成疾的母亲,一大把年纪还在工地上苦苦支撑的父亲,他怎么敢,又怎么能随心所欲地说不干,就不干呢?

      深夜,已经十一点多了,公司里,早已人去楼空,只有一盏昏黄的台灯,还亮着,江乔安依然机械似的重复着整理工作。那个主管,似乎把公司近十年所有的档案资料都捧到他的办公桌来了。江乔安甚至有一种公司的档案室是不是已经被主管都搬空了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  “呼~~”江乔安轻吁了一口浊气,“终于全部整理好了。”自言自语了一声,转了一下已经僵直的脖颈,一阵嘎叭声伴随着酸痛,江乔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肚子也不争气地叫唤起来,几个小时粒米未进的他,饿了。

      江乔安想起身去弄一杯水来抑制一下饥饿感,站起来的一刹那,一阵晕眩直冲了上来,他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看着眼前那越来越近的桌角,脑子里竟闪现了一个荒谬的念头:“这个角度,应该撞起来很疼吧……”

        “醒醒啦!”一个软糯的女声,将江乔安从沉沉的迷茫中叫醒过来,入眼的景色,是一片白色,额头上隐隐作痛的感觉让他依然有点迷迷糊糊,但那独特的福尔马林的味道,让江乔安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只是,他印象中,作为直辖市,津城的医院应该没那么落后吧:头顶那早应该绝了迹的四叶吊扇,洁白的墙上挂的那副白求恩画像,救死扶伤四个大字,如斗如筐。面前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护士,一身白大褂,倒是挺养眼的,但瞅瞅这设施,简陋的让人心酸不已。这是哪家医院,公司也太抠门了吧,不会是什么小诊所吧,江乔安这么想着,有点躺不住了,想爬起来,“哎~哎”小护士一看这架势,有点急眼了上前伸手摁住了他:“好好躺着,起来干嘛啊,你这小孩,怎么这么不懂事啊!”

    小孩?江乔安忍俊不禁,好歹也是三十当啷的人了,你一个年不过二十的小女生,叫我小孩,是这个世界感觉太无聊想要消遣我的节奏吗?只是让他有点不可置信的是,那小护士的手劲咋这么大,他一个大男人竟然顶不住,反而被她摁回了床上,难道是因为受伤乏力的原因?“乖乖,别乱动,姐姐现在给你拔针,小男子汉,别怕疼哈。”小护士见江乔安躺回去了,又笑言哄道。得,真把我当小孩哄了,江乔安赌气道:“我要是乖乖的话,是不是还有棒棒糖的奖励?”谁知道一开口,江乔安就愣了,这充满童真味道的声音,是从我的嘴里发出来的?什么情况?他低头看小护士给他拔点滴针,看到自己的手时,江乔安傻眼了:这手,分明就是一个小孩的手!他抬起另外一只手举到自己的眼前,还是一只小孩的手,这是什么鬼?我变成小孩了?还是……难道……江乔安突然间仿佛意识了什么,呆愣住了,就算是心理早已被打磨的无比坚韧的他,这个时候,这种情况,他也有点风中零乱了。

    小护士手脚利落地做完了一系列工作,似乎很满意江乔安的不哭不闹(实际上是这货还在震惊呆萌中):“看你表现不错,姐姐中午给你买棒棒糖!”这句话,把江乔安从愣神中扯了出来,他强自压抑着心中的波澜壮阔:“这位漂亮姐姐,今天是几几年几号?”“呵呵~”小护士似乎很喜欢这个漂亮姐姐的称呼:“怎么,被摩托撞了一下,连日子也忘记了?那你不会把自己的名字也忘记了吧?”摩托?撞了一下?江乔安的思绪一下子就纷涌而至:是自己十岁那年的事情了,为了去医院给马上要生妹妹的母亲送饭,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从小路上窜出来的摩托车给撞倒了。母子两人,不!应该还有个刚出生的妹妹,三个人,都在医院躺着了。这个事迹,在当时那个并不是太大的镇医院里,也是传得人尽皆知。难道,我真的……重回到了过去……?江乔安一念至此,心里好像迸破了什么东西一样,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但成年人的灵魂,让他克制住了这股冲动,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小护士。

    小护士似乎感觉眼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陷入了沉默,只是定定地望着她看。心里一慌,以为自己的话伤了人家的心,慌忙解释道:“对不起啊,姐姐只是开个玩笑啦,别当真啊!”江乔安从沉思中惊醒,他看着面前因为情绪紧张而微微涨红的俊秀小脸,不施粉黛却洋溢着青春般健康活泼,三十岁的猥琐大叔心思瞬间爆发,忍不住口花花:“看到漂亮姐姐像仙女一样降落凡尘,来到我身边,我就是记得自己名字,也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小护士哪里经历过这个阵仗,小脸霎那间酡红似火:“你~你这个小屁孩儿,怎~怎么说话呢?”转头慌慌张张推着那载着医疗器皿的小推车,叮叮当当地往病室门外走去,不过临到门口时,小护士突然红着脸回头说了一句:“今天是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五号,小流氓!”又急惶惶出了门。

      病室又陷入了无言的沉默,江乔安面无表情的躺下,望着头顶上那个四叶风扇,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只是江乔安的心,却远不是脸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他想呐喊,想嚎叫,想恸哭,各种矛盾的心绪,将他的思维冲得七零八落……

      江乔安的伤是轻伤,只是额头上缝了两针,身上几处软组织挫伤而已,所以没有几天,他就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母亲的病床前了,当他手忙脚乱又小心翼翼地接过自己的妹妹,仔细端详着襁褓里那张皮肤红里微黑,皱皱巴巴像个小老头的小脸儿,那不停翕动做着吸吮动作的小嘴儿,那微微眯缝似睡非睡的小眼儿。尽管他知道,日后这个小小人儿,会出落的亭亭玉立,美丽大方,但眼下,江乔安低头笑着对着母亲说:“妈,这小屁孩儿,太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