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元旦

    元旦,侄子侄女回到家,他们冒着严寒,只为回来看看他们年迈的奶奶。看见孙子孙女回来,一口饭也吃不下去的母亲勉强撑着同坐,看着我们吃饭喝酒。这让我们阴霾的心情变得好起来。她有气无力地说着我们听了很多遍的话,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明显感觉她气力微弱。以前很烦她唠叨,此时多么希望她一直说着。四哥说:一个月前还能柱着拐杖跟我吵架,我多么希望她再和我吵。

    上次给她洗澡,我一个人就可以伺候,可是这次必须和侄女帮忙才能完成。她几乎没有什么气力。加上热水器水忽冷忽热,我也不敢在浴室停留多久。我和侄女给母亲剪指甲。距离母亲住院不到一个月,她的指甲又长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