娜塔莎,你是从苏俄来的吗?

这两天禁足在家,小区内平时不见人影的房子门口都停了车子,空荡荡的一座座房子感觉有了人气。以前散步难得见人,现在反而低头不见抬头见了。加拿大人终于都回家了。

今天难得小祖宗蘑菇本尊赏脸愿意与老父老母一起散步,把二老喜得脚步轻快地屁颠屁颠左右跟着。年轻人到底总有新鲜事,保不住就要告诉你。

“我们老师让我们写上次表演的review(评论),我说了一大通编剧的问题,说是哪些地方可以怎么写才更能展示人物的性格发展,有些情节的编排可以如何改善,等等。结果她给了我82分(不高的分数),最后还写道:‘你应该更关注表演的部分,以及你自己的表演。’她就是不想听对这出戏的不同意见”

说的是她们戏剧班二月份去给老人院做了一场戏剧表演。其实是个很好的主意,孩子们去了好几次老人院与一些老人交谈,老人把他们记忆里最深刻的故事与他们分享,就根据这些故事排了一出戏。戏剧老师娜塔莎从校外请人来做编剧,她自己做导演。整个编排过程,一直在听小蘑菇抱怨编导差劲,故事站不住,没法演。我被她说烦了就说你应该和老师说,但是她说老师总说已经来不及做改动了。其实我们去老人院看演出时,感觉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那些颤颤巍巍以及坐着轮椅的白发老人,听着他们的故事被孩子们在舞台上演出来,真的是又开心又感动。演出很成功,可蘑菇不满意。她说隔壁班的故事都是学生自己编的,就是应该让学生自己编才有意义,而且结果确实也是隔壁班的戏整体更好。

我听到蘑菇和我描述戏剧老师时,心里大致有个影子,第一次见几个老师在台上讲话,她的眼睛没有接触到你,笑容是如那种制服般被套上去的,我确定这就是蘑菇的老师。旁边那个男老师说话时眼睛会和台下的人有接触,笑容就是那种典型的加拿大式的。当戏剧老师说她叫娜塔莎时,我心里马上恍然大悟,她应该是从苏俄来的(《战争与和平》里的娜塔莎印象深刻,那是典型的苏俄名字)。蘑菇小时候我们冬天总在三亚,天天和俄国人在海滩相遇,他们的神情太熟悉了,毕竟大家都是在社会主义国家长大的。

可是,蘑菇同意我对这个老师所有的观察,除了说她是从苏俄来的。

今天散步时旧话重提,蘑菇接着说:“我反正已经和所有人都说了我对这出戏的看法,要写review也一定要把这些想法写出来。现在还要写另一出娜塔莎导演的戏的review,所有被选中的演员在演员介绍里都为自己被选中向她表达了感谢。既然她只是指望我们说好话,那我就说:哇俄!太棒了!这是我看过的最了不起的表演,特别是导演部分,不知道是谁的杰作!噢!原来是你!简直不可思议!我还以为是耶稣基督呢!”这个小鬼头用及其夸张的表情说着,我们就在路上笑得前仰后合。

我再次提到娜塔莎是从苏俄来的,可是蘑菇再次坚定地说:“她就是加拿大人!”

你看这就是教育的力量,她可以开基督的玩笑,但在种族问题上毫不含糊,就是绝不因一个人的言行对她的族裔妄加揣测。而我接触一个人还是难免想到此人的族裔,似乎这样什么都能解释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