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留学生江歌被害案”的推理和剖析

字数 4445阅读 1232

昨天的微博热搜“刘鑫描述事发过程”持续发酵,好奇地点开看了看,是王志安的《局面》视频,遂找来完整视频看,生怕遗漏。具体案情不再赘述,请大家自主百度,腾讯视频,以及微博热搜。网上舆论对“幸存者”当事人刘鑫压倒式谩骂,这里不做任何感性评价,不站任何情绪,道德因素共边关系,只想围绕事实说说我单方面的推理尽绵薄之力去尽可能还原事实动机,以及人性的心理的剖析。

人物关系(三人均为日本留学生)

1.刘鑫:女,凶手陈某的前女友,凶杀案幸存者

系死者江歌老乡兼校友,与死者是借宿关系,这里人物介绍为什么不用朋友,闺蜜一词,稍后推理完会谈到。

2.江歌:女,死者,被害人,刘鑫口中的“三叔” 三叔是江歌的绰号。死于自己租住的日本公寓门外,被凶手刺杀十刀。

3.陈世峰,男,嫌疑人—凶手。刘鑫的前男友。

看到这里,我想很多不了解案情的人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一个女生的前男友会把自己的“闺蜜”杀了,根据事实在这里可以确定排除的是,这个闺蜜和其前男友没有任何感情上的瓜葛纠缠,女方和女方也不是同性恋人关系,那么在这个前提下,是什么样的冲动或是仇恨,能让凶手连刺十刀,接下来的推理关键就是陈某的杀人动机。

由于该案去年发生,今年十二月份会在日本法院公开上庭,有些已经掌握的证据和凶手供词没有公布,所以只能做单方面的推理。如果凶器那把刀不是死者家门外的,那就是凶手带的这两种可能性,为什么会带刀,除了恐吓打架的可能,带刀就意味着有蓄意伤害甚至杀人有备而来的成分,而绝不单单是过失杀人,冲动杀人激情犯罪这么简单。如果凶手否认蓄意杀人,那么只能说明他的目标不是江歌,而是他的前女友,他一时激怒杀了江歌,但别忘了,这个前提是他的目标是前女友而不是江歌,所以杀了江歌之后他一定会向着他的目标继续去杀前女友,但为什么偏偏是江歌死在自家门外的血泊中,并且是身中十刀,而作为前女友的刘鑫却在大门屋内毫发未损。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门开不开,他进不去杀不了前女友刘鑫,所以作罢,这是一种情况。但如果按照这种情况,那么刘鑫所说的她在没有反锁门的前提下听到门外江歌“啊”的一声惨叫去开门,开了一点,又被外力反弹,再去拧门怎么开都开不开,猫眼上午还能看到下午就看不到了的说法很明显是在撒谎,难以自圆其说。

前面说了第一种情况,就是陈某的杀人目标是前女友刘鑫,而不是她的朋友江歌,江歌的死是口角冲突冲动导致的,他的目标是前女友刘鑫,那么他没杀刘鑫也只有这一种可能:他开不开门,杀不了。那么常理推断开不开门是因为门在里面锁上了,遗憾的是当事人刘鑫并不承认这一点,直到现在还在强调自己没锁门但自己也开不开门。还有一种情况,也就是我个人单方面根据事实做出的我认为比较合理的推理,就是陈某的目标,就是他前女友的“闺蜜”江歌。

在这里不去过多分析为什么刘鑫在被采访时,以及微博的恶语相向和囫囵吞枣的辩解种种行为,毫无逻辑,前矛后盾,避重就轻,一些接受采访时的表情,细节和动作,以及对她说话的判断可以肯定她不单单是精神紧张所以混乱,而是压根没有说实话,甚至逃避,掩饰和隐瞒。

刚才和大家说了第二种情况,也就是刘的前男友陈某的目标就是他前女友的“闺蜜”江歌,为什么,因为仇恨,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会刺杀江歌整整十刀。照正常人的逻辑,你和你前女友出了问题,你三番五次跟踪请求复合被拒,甚至拿前女友裸照作为复合的威胁,为什么去杀不相干的江歌?那么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在陈某看来,这件事江歌作为“闺蜜”脱不了干系,他认为导致他和刘鑫复合失败,完全是因为江歌在中间阻挠甚至挑拨离间,我和我女朋友的事,关你屁事?你在中间插什么手?你在我们中间起到了一个什么不好的作用?但我们看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从微信聊天记录来看,自始至终江歌都是一个不知情的人,她从头到尾只是在履行一个保护陪伴朋友以此摆脱朋友前男友骚扰跟踪的角色,那么是谁让凶手陈某认为是江歌挑拨离间导致两人关系恶化迟迟不能复合呢,是刘鑫。

也就是说,是刘鑫有意误导引导前男友陈某,让他认为是自己的闺蜜不让我们在一起的,而我自己这边态度摇摆不定(这种假设也合理解释了为什么屡次拒绝复合两人还有微信联系,刘鑫生日男方还对关系抱有一丝希望送了她礼物并祝她生日快乐,那就是刘鑫没有给他一个肯定甚至决绝的答复,她让陈某认为她自己也不想的但她没办法,成功把锅甩给了蒙在鼓里的江歌)(而在事发后一年局面的这段采访里我们也看到了刘鑫所说的她早就不想和陈在一起了,觉得他心理阴暗,总爱抱怨,也就是说陈某一系列的在常人看的反常行为在刘鑫那里应该都能预见或者说她对陈某是有一定程度了解的,而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搬到江歌那里借宿,也就是说她要分手的想法是一开始就有的,并不是推理中让陈某觉得是江歌造成的,但她选择了让不知情的江歌当挡箭牌甚至,替死鬼)我是受了江歌的影响听了江歌的话才不选择复合,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当然事实不是这样,刘鑫只是一再在微信里跟江歌说自己害怕他跟踪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你来接我你来陪我,而江歌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只是觉得陈某作为刘鑫前男友既然已经分手了,这样跟踪骚扰不妥)再加上平时江歌和刘鑫形影不离进进出出(刘鑫有意为之),出于情义也好,出于道义也罢,让跟踪的陈某不要再来骚扰等迹象,更加深了陈某认为就是江歌搞的事这种想法。所以这样推理就合理了,为什么复合被拒还去跟踪却杀毫无干系的江歌,为什么会刺她十刀。

已事隔一年,刘鑫的谎言经不起推敲,甚至可笑,在本着耍弄全国人民智商为己任的时候,在千千万万网友以及迫于舆论压力无法进行正常生活的时候,有了这次局面的采访。这也是在江歌死去的二百多天里,她第一次与江歌的妈妈见面。最后在这里,我不谈法律,开庭自有校对和结论,不谈道德,还有千千万万的网友加持,我只剖析刘鑫的人格和心理。

看了很多网友的留言和感慨,大家一方面对刘鑫事后的态度所作所为的愤怒,另一方面对人性的失望和对生命无常的无奈,以及对江歌死亡的无限惋惜。而在我从事发到现在刘鑫的种种表现的观察中,我倒是觉得她内心庆幸自己没死和侥幸逃过一劫是大于一切的,所以根本不需要期待这种人会日后活在谴责和不安里。她的死穴就是被人肉影响了她的作息,“名誉”,工作赚钱,仅此而已。而她在内心深处是认同自己也是受害者的,她的难过和愧疚层面仅仅停留在:要是事情没发生该有多好,要是一切都如平常该有多好,而不是江歌因为我才死的,江歌是我的朋友,她死了我很心痛。(这也就是后来江歌母亲问刘鑫,陈是不是来找你的?她竟然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从王志安对刘鑫的采访里,她全程以利己为核心把自己置身事外去谈这件事(包括后来在前男友陈某不断阴魂不散跟踪后,江歌有危机意识提到想报警,但因为刘鑫自己是非法借宿在江歌住处担心报警后自己会被赶出或罚款而制止了江歌报警的想法),而在她面对江歌妈妈,对江歌妈妈说,“阿姨,我会去看你的”(此前的二三百天也没见过面)江歌妈妈问:“好,多久来看一次?” 刘鑫说,不知道,没有再给一个肯定的回答,为什么,不是不敢面对,而是怕麻烦,这是一个一旦沾上就一辈子脱不了关系的大麻烦,面对摄像机,她不敢果断回答,因为她知道她做不到她也不想做,如果回答了没有去做,又会引起舆论风波。你说她傻吗,她一点不傻,甚至心里非常会打利己主义的小九九,并且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点,在这里,我并没有对刘鑫的人格妖魔化,而是基于事实的判断,这也是为什么事情过去二三百天了她没有一次去面对江歌妈妈,她不是不敢面对,她是压根不想面对,这也是为什么在案发一两个月后的新年,她换了美美的发型美美的拍照换了美美的微信新头像仿佛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事情从未发生一样。而让她唯一的愤怒甚至被逼着出来面对,是自己在几百天拒绝面对江歌妈妈之后,事情在网上搞大了影响到她了不得不面对交代了而已。

以下是刘鑫和江歌妈妈的部分对话,如果单看这段对话,这种描述和语气,会让人觉得江歌是陈世峰的前女友,刘鑫是个局外人,大家如何认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包括刘鑫在微博里反复强调自己和江歌关系很好,并晒出了聊天记录,但她不明白的是江歌死亡,和这和她是不是和江歌关系好,没有必然关系,而从心理上分析她之所以反复强调这点,是为了让别人知道:这事和我无关,我平时和江歌关系是很亲的,她对我很好可我对她也不差,我也买了东西的我都记得很清楚不信你们自己看(同时也有提到自己后期交了江歌一半房租的,但据知情人供述没过多久又向江歌借了一万日元未还,这个供述真假无法考证不得而知,大家自行分辨)虽然是我前男友杀的但和我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需要负责,因为她生前我觉得我不欠她的!

这是措置逻辑,是钻空子,而刘鑫试图钻这个空子,目的是减少负罪感和内疚感。并晒出了大量和江歌的聊天记录以此证明自己所谓的关系好,以此证明自己找江歌借宿没有蹭吃蹭喝,聊天记录大概是买了洗发水,买了几次早饭,一点水果,并且从微信昵称备注这些细节看,一般这样备注昵称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比较循规蹈矩的工作关系上的人(情感范围外),一种是把所有人都这样格式备注,不分亲疏,非常理性并和他人保持绝对距离的人,无论是哪一种,包括聊天记录的对话都可以判断出,在刘鑫的心里,她只是需求江歌,而不是把江歌当成所谓的朋友甚至闺蜜。这也就是最开始我介绍人物关系里,用到的词是老乡校友,而不是朋友闺蜜。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在局面里刘鑫描述案发当日最关键的一段视频,我看了三遍,根据刘鑫的描述,她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但她没锁门,门开了一点被外力弹了一下就怎么都开不开(这个现场勘查门取证就可以了),猫眼也看不到(恩,所以照刘的说法,门是灵异事件是吗)她只听到江歌“啊”的一声,其他声音都没听到,也看不到,她报了警(恩,这第六感可以的),而当警方来了之后,门就能打开了,并要求屋里的刘鑫不要出来(这个门很神奇),警方来了之后警方叫的医疗急救(在这个过程中,从警察到再到叫急救,什么样的被害人生命也被耗死了,所以这个问题要等12月开庭,法医的结论,如致命刀口是哪里,有没有错过最佳急救时间的可能性等等)最有意思的是,刘鑫说她当时在微信视频里只能对江歌妈妈说对不起,王志安问,你说对不起,是因为你觉得江歌的死跟你有一定关系才这么说的吗?而刘鑫的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直接绕到我是觉得我们那么好之类之类的,巧妙规避,这也印证了刚才的剖析,在她的心里,她是不想负这个责任的,而不是害怕接受现实。

采访中,以及微博里可以看出,江歌的妈妈是了不起的,有涵养,有礼数,有克制,条理非常清晰的人,强势但不强硬,能忍受巨大丧女之痛坚持不懈把这个案件推到风口浪尖只求得以解决,是支撑,是信念。

作为曾经也是保送日本留学研究生的闺蜜,和她聊了这个案子,她问我什么感想,其实百感交集不假,但对人性失望也完全不至于,我一直认为,人与人的亲疏远近,是看做不看说,对事不对人,早些去看明白一些人事,就能早些避免一些人事,就能更好的去面对更多的人事,就像这个悲剧,其实刘鑫是什么样的人江歌在日常的接触里和细节上会否有察觉呢,无论如何,死者为大,愿她安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