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下阁碎语:教育难道是一场精致的催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些名师宣称“要进入学生的心灵”,这不仅是可笑的,也是可怕的。

曾经有些组织就是这么干的,让你“向组织交心”,使你“灵魂深处闹革命”,考验你的“精神纯度”,其实为了从内部控制你。

事实上,灵魂是一个封闭的密码箱,没有人能够进入,除了这个密码箱的拥有者,没有人知道一个人在那里干什么。他靠着自己里面的光亮,按照自己的意愿,对自己的意识所提供以及自己的智力所收集的材料进行加工、整合与建造。

灵魂是自己作主的地方,也是自我生命最后的栖息地。它内部的自由活动能把地狱变成天堂,也能把天堂变成地狱。

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的,只有他自己可以做主,除非你给他按了特殊的插件,外人是操控不了的。

灵魂本身就是与生俱来的,是上天的恩赐。如果上交自己的思想,意味着那个让你上交的人把自己虚拟化成了上帝,此后它就成了你的主。

进入学生内心的逻辑和这个逻辑是一样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没有作别传统价值观的人都不叫现代人,因为精神底色依然是老旧的,比如以金钱权势身份地位判断一个人的道德地位,甚至理性和良知,这是把一个人外在具有的和内在具有的混为一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下的教育江湖也是一锅糨糊,烈士、勇者、傻瓜、小丑、混子、骗子甚至恶魔都走在同一条路上,虽然最终的目的地不一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专制国家的巨型机器燃烧的动力就是每一个人的生命,它每天几乎都在用不同的方式燃烧尸体,填充焚尸炉的空虚。不管大人物小人物,每一个人都是待烧的干柴,也是待燃的烈火。

专制国家的教育也是对每一个人生命的缓慢阉割,这种阉割甚至会让一些人陶醉,因为可以轻易获得利益。

其教育不是为了灵魂的唤醒,而是进行精神的催眠。表面上的知识灌输只是为了掩盖背后的能量耗费,给他们以虚幻的未来只是为了让他们放弃对当下的质疑,对他们奖励只是为了对他们进行控制。其教育不是为了让人变得聪明,而是让人变得愚蠢,因为专制统治者可以从人们的愚蠢中获得利益,仅有的聪明只是为了便于领会上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思想越是深远,获得社会认同的机会越小,就像你飞得越高,地上那些不能飞翔的人就看你越小。因为深刻超前的见解会超出普通人的理解能力,以及他们所习惯依靠的陈旧的知识体系、个体经验乃至有限的理性。深刻的思想依赖的不是社会激励的动力和报酬,甚至相反。趋媚社会不但能受到社会认同,还能受到世俗奖赏,但是它的代价是抛却独立思考,然后养成一种虚假浅薄的生存习惯。

有些聪明的写手依靠傻瓜阅读市场和贩卖社会情绪获得持续的打赏甚至月入数万就是这个道理,他们的逻辑是:你改变不了傻瓜,但可以依靠傻瓜赚钱。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国教育需要用个体主义的觉醒救赎群体主义的驯化和奴役,还教育以教育的本来面目,让生命教育不再边缘化,以灵魂的觉醒和个体的成长作为教育的核心目标,而不是以知识灌输、分数量化与群体的一统作为教育目标。

另外,家庭教育需要有自己的目标方向,不能把孩子完全交给当下的学校。因为当下的学校已经不是真正做教育,而更多是在驯化和竞争,一些教师不知道“平庸之恶”,不知道“一厘米的自由”,为了上位或摆脱自己的责任,自觉成为专制主义的帮凶。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