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的青春

01

大二那一年,李若瑄在学院的办公室里兼职助理工作,在一次对大一新生的回访中认识了梅子涵,是通过电话认识的。

当李若瑄的声音通过电话、无线电波和手机传入梅子涵的耳朵里时,梅子涵便喜欢上了这个声音。

他耐心又认真地回答了李若瑄的每一个问题,平日羞涩的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开口问了小师姐的名字,还问人家要了QQ号码,理由是:方便以后联系沟通工作,因为他是班级班长。

后来,梅子涵便借着工作到学院办公室,几次下来却没遇见这个叫“李若瑄”的师姐,他有些沮丧。后来换了个方式,先在QQ上问清楚行踪。

“师姐,在办公室吗?我有事想请教!”梅子涵试探地给这个还没开聊过的QQ留言。

很快,李若瑄回复了他的信息,“在呢,你是哪位?”

梅子涵发个超甜的笑脸表情,大大咧咧地写下“我是咱学院大一2班的班长,梅子涵”,后面又补一句“我们之前通过电话的”,最后再补一个俏皮的眨眼吐舌表情。

李若瑄恍然记得,“好啊,你过来吧,我上午都在办公室。”

梅子涵欢喜地快速收拾东西,下宿舍楼,穿过友谊林,压过荔枝林的羊肠小道,可谓“跋山涉水”终于赶赴到学院的办公区域。

当他敲响门扉,听到李若瑄“请进”的回应时,心好似一下提到嗓子眼,莫名的一股紧张和期待一并涌上心口。

他轻轻推开门跨入前脚,李若瑄一双爱笑的眼睛正好落在他的身上,嘴角扬起的笑容和嘴边浅浅的酒窝落入他的眼里,不,是落入他的心里:她的笑容和她的声音一样美丽动人!

梅子涵傻呵呵地开口说“师姐好,我是梅子涵。”

李若瑄放下手中书写的笔,坐直身体,朝他回应“你好,你来啦!有什么事要找我呢?”

梅子涵可不敢干没准备的事,赶忙从背包里拿出一摞资料,放到李若瑄的电脑桌前,用讨教的口吻,挨个提问题寻方法,李若瑄也非常细致认真地一一解答,并帮他把资料规整。

这是他们的初次相见,在他们初次通话后的半个月。

此后,梅子涵便展开了Q聊模式,天南海北地找话题聊天,再后来,俩人互加了电话号码,短信往来,互道晚安。

02

像一切追求和被追求的剧情一样,李若瑄和梅子涵开始了约会。

看电影,梅子涵会细心地买好爆米花和可乐;

登山逛园林,梅子涵很主动地帮忙拎包,查看路线做向导,哪怕他也是初涉此地;

出校外吃饭,梅子涵会先让若瑄点自己喜欢的,当她不知道点什么好的时候,他总会多点几样特别的,也总能赢得若瑄“点菜将军”的夸赞。

华灯初上,当他们漫步在校园的双月湖边时,七月的月光把俩人的身影投到湖面,并肩齐行,波光粼粼。

俩人走累了,就着湖边的草坪坐下,身后一簇茂密的灌木丛恰好挡住了俩人的身影,两旁树影绰绰,俩人又开始无边无际地聊起天来,笑声氤氲。

忽然,梅子涵伸出右手,一点一点往李若瑄的肩膀上挪,最后轻轻放到了她的肩膀上,手竟然还是发着抖的。

李若瑄冷不丁被搭了肩,身子一激灵,猛地站起身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要回宿舍了!”李若瑄颤颤抖抖地说,头都不抬,也不敢正眼看梅子涵,即使夜已黑透,不凑近也不看不清谁的脸。

然后,她抓起搁在草地上的背包,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跑出了双月湖,只留下梅子涵,还错愕地待在湖边,看着她远去的背影。

03

湖边分开后,梅子涵连发了几次短信和QQ信息,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请求原谅。

但李若瑄始终不予回应。一方面毕业季来了,学院办公室忙起了毕业生的工作,作为办公室里的得力助理,若瑄自然任务繁重,在原有的兼职时间里又被安排多了几个钟头,每天除了上课,便是往学院办公室去,辅助老师处理毕业生毕业事宜。

但最重要的原因是,其实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梅子涵,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小她两岁又低她一级的学弟。

因为前一段恋爱,她就死在比她小一岁的同桌手里,尽管同桌暗恋她高中三年,尽管俩人海誓山盟,但都败给了时间和距离,最重要的是败给了同桌那幼稚不成熟的恋爱心理。

那是一场只有四个月的异地恋,一场短命的爱情。

他把爱情当了儿戏,见面的时候如漆似胶甜如蜜,分开后却冷若冰霜不闻不问。

而她爱得太认真投入,也伤得深,以致整整两年都不敢接纳任何一个追求过来的男生,不管是多么优秀的男生,校内校外,认识的不认识的,统统敬而远之。

而当梅子涵出现在她面前时,这一个略带羞涩又满身书卷气的男生,却瞬间赢得了她的好感。

翩翩君子,是她从前对心仪男生的选择标准,随着慢慢地了解,她慢慢地放开了心里那根警戒线,甚至开始接受他各种邀约。

但当彼此的交往越来越频密的时候,她却又犹豫了,她不知道这段感情会不会也像初恋一样短命,她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跟同桌一样幼稚不成熟。

所以当他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时,她本能地跳起来,只想逃开。

即使梅子涵发了好几次信息过来道歉,她都没作任何回应。

学期末了,李若瑄把重心转到了期末考试上,等考完试,心情也平复了,便想约梅子涵见面谈谈,却没想到他早已离开校园回了家,李若瑄无趣地草草收拾东西也回了家,过暑假。

俩人的关系一下子冷下来,整个暑期,没有QQ留言,没有短信往来。

直到开学一个月后,梅子涵发了个短信给李若瑄“我转学院了,以后烦不到你了!”

李若瑄好一阵诧异,回了短信,问为什么要转学院。

梅子涵简短地回复:因为不想让自己太感性,学点法律理性点。

李若瑄便不再追问了,她想,他已经在回避自己了。

04

李若瑄从小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把心事写到日记本里,而且是带锁的那种日记本。

不是她矫情,而是从小就当了留守儿童的她,除了外婆,再没有其他亲人在身边。

因为孤独,她变得孤僻,在同学中也是独来独往,极少有聊得来的同学朋友,谈心的更是难觅,于是她便把日记本当成闺蜜,把心事写进本子里,锁起来,不让人知道。

某一天,当她心情烦透的时候,从床头拿出日记本准备书写的时候,却发现日记本早被记满,无地可写。

于是她到QQ上写了一句说说:心事太多,小小的心已装不下!

信息发出去不久,梅子涵就给她的QQ留了言:小小的心哪里装得下那么多的心事,我给你买日记本吧!

李若瑄鼻子一酸,原本以为他已回避她,却原来他一直都关注着自己,而且还那么懂得自己。

第二天傍晚,梅子涵就把两本带锁的日记本送到李若瑄的宿舍楼下,接过日记本的若瑄满心感谢,笑意盈盈地道谢。

梅子涵半开玩笑地说“其实,你也可以把心事对我说,我可以当日记本替你保存秘密。”李若瑄绯红了脸,不知怎么接话。

梅子涵见状,笑笑地转过话题说“我要去打球了,回头聊哈,再见!”然后兀自走下长坡,走到横行的柏油校道上,消失在宿舍楼的拐角处。

留下李若瑄站在原地,目送他渐行渐远渐无的背影。

05

梅子涵是个独生子,在家里受尽爷爷奶奶和妈妈的宠溺,唯独他爸对他严格。

他爸开了建筑公司,自己当老板,因为忙待家里的时间很少,但每次回去都会对梅子涵提要求,做得不好就批评,做得好也不赞赏,可对自己的老婆,却是甜言蜜语夸上天。

梅子涵的妈妈自从怀了孕就当了家庭主妇,几十年过去了,皱纹没长多少,身材还是一级棒,照顾老的少的,即使与丈夫聚少离多,却恩爱甜蜜如恋爱期。

梅子涵决定转专业有一部分原因来自他爸,尽管他凭自己的喜好和坚持,高考志愿报了中文系,他爸却是不看好的,逮着机会就游说他转专业。

转什么专业?法律,他爸觉得这个太重要了,用他只有高中水平的脑袋瓜和历经商场几十年的经验总结出来的金科玉律:学法律走到哪都不吃亏。

于是,在久久得不到小师姐李若瑄的回应,又被专业老师笑话粤西普通话烂到家的时候,他终于决定转了专业,转到别院,一方面圆了他爸的夙愿,一方面也省了碰见李若瑄的尴尬。

当她把自己留在湖边的时候,他真的是很尴尬,行人的侧目和窃窃私语,都让原本羞涩的他羞涩得抬不起头。

从小到大没有不顺意的事情,没想到刚谈一场恋爱,一出手就被打下来,真是尴尬又受伤。

但当看到她有心事的时候,又忍不住去关心她。

梅子涵上完上午的课,中午跟同学出校外吃饭,吃完饭便独自到校外的文具店买日记本,翻找了好几家,看了又看,最后才选到两本带锁的日记本,一本粉红色,一本白色,一个封面带了镂空的心性,一个封面画了俏皮的男孩。

他想对她说的话,都在日记本的页面里,含蓄内敛不声张,他想,她那么聪明应该懂的。

06

李若瑄翻开日记本,还没动笔,便把日记本翻了个遍,那些字句和画面,篇篇打动她少女的心。合上日记本,重新上了锁,她知道,这些话都是梅子涵想对她说的。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宿,把那段失败的初恋翻了个遍,也把跟梅子涵相识的历程翻了个遍,直到凌晨三四点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当清晨醒来后,她决定鼓起勇气接受这份感情,即使短命,即使可能再受伤。

于是当晚,她便给梅子涵发了一个信息:谢谢你送的日记本,很喜欢,请你喝杯奶茶,约吗?

梅子涵很快地回复了,肯定地回复,于是俩人约了时间地点碰面。

当李若瑄提着两杯冲绳黑砖等在校门的巷子出口时,梅子涵款款向她走来,白色的棉质T桖搭配深蓝色的牛仔裤,一双运动球鞋垫起他一米七五的恰到好处的身板,人未靠近先打起了招呼。

看得出,他很开心,对于李若瑄的主动约见,他欣喜若狂,以致早早在宿舍里挑三拣四找合适的衣服出门,换了两三件上衣最后才终于敲定身上这一件。

但他没有迟到,甚至提前到了约见的地点,只是他没想到,李若瑄已经等在那里。

俩人并肩走到校门外的社区公园里,坐到圆形亭台的圆形石桌凳上,四周人来人往,随处可见情侣结伴走过。

这是自湖边分别后的再一次相见,整整快一个学期的时间。

开始的时候彼此只是寒暄,后来慢慢便放开了聊,等到俩人都把奶茶喝完,又彼此走回校内。

挨着双月湖的是杜鹃山,他们很有默契地都没往双月湖走,尽管那是最适合拍拖约会的场所,俩人沿着路灯光,走上杜鹃山。

这一条被校方开辟出来分流下课学生的羊肠小道,跟荔枝林的小道一样有趣,路两边摆放了各种装饰雕塑品,天黑下来便都亮起灯来,于是除了路灯光,从镂空的雕塑品里透出的光芒把这一路照得很暧昧。

晚课的学生还没下课,路上只有偶然路过的一两个人,当李若瑄站在一处精美的雕塑品前仔细端详的时候,梅子涵忽然从她身后一把抱住了她。

又一个冷不丁,李若瑄吓得挣扎开梅子涵的双臂,倒退几步。

但这次她没有逃走,而是低着头说“回去吧,一会他们快下课了,这里都是人。”然后转身走在前面,梅子涵默默跟在后面。

俩人一路不再言语,一直走到李若瑄的宿舍楼下,李若瑄头也不抬地跟他说再见,飞奔没入宿舍大铁门。

梅子涵眼看着她进入宿舍楼,又一次哀默地转身下坡,他慢慢地踱着步,走到宿舍拐角的位置,抬头看了一眼右上角弧形的阳台,转弯走到横行校道上。

李若瑄站在弧形的阳台上,住在二楼的她可以清楚地看到楼下人的面目,她明显看到了他脸上的难堪和失望,却不能控制自己又一次逃开的本能反应。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总会这样冷不丁地亲近自己,他的喜欢难道是一种性的冲动,是一种对女人身体的占有吗?

07

一转眼学期末又到了,大家又忙开了备考,李若瑄和梅子涵也一样,而不一样的是梅子涵转了一个并不喜好的专业而学得吃力,备考时痛苦得抓耳挠腮,李若瑄开始了考研,期末考和考研两个重任,让她越发忙碌。

因为忙碌,俩人又断了联系,等到彼此都考完试后,李若瑄又忙起了学院办公室的年底结尾工作,甚至连晚上都到办公室加班工作。

当她忙着整理电脑里的表格时,梅子涵发来了一个信息“想见你!”

李若瑄看到信息,微微一笑,回道“好啊,我在学院办公室,你知道的。”可是,从信息发出去后,等呀等,等了半个钟,又等了一个钟,从晚上七点等到八点,梅子涵始终没来。

李若瑄按耐不住发了短信问他:在哪呢?说过来怎么还不过来?

过了一会,只是一会,但李若瑄盯着手机看的这一会仿佛有一天那么长,等到的却是“我走了,我回家了!”

看到这个信息,李若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她追问“在哪里?”

“在校北门”

北门是最靠近学院办公室的校门,李若瑄赶紧保存电脑文件,关了电脑和灯,抓起背包锁上房门,一路飞奔到北门。

平素最讨厌跑步的李若瑄拼了命跑,上气不接下气,跑一段停一下再跑,甚至差点摔倒崴到脚,她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喊“等等,等等我”。

可是等她跑到校北门的时候,那里早已没有了大巴车辆,一辆都没有。

她踉踉跄跄地在校门和校外马路中间的空地上转了几圈,最后无力地蹲下身来,眼泪在眼窝子里打了个滚,落到她姣好的脸颊,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半个身子。

她懊恼自己的故作聪明,更恨自己的懦弱逃避。

是,为什么想见又不见?为什么每次他进一步她就退一步,她想进一步他又退一步

这个疑问在李若瑄的脑海里千转百回,挥之不去,直到她哭到胃都开始隐隐发疼。

她从包里掏出纸巾,把脸上和手上的眼泪擦干,站起身,捋顺头发,把短裙的裙摆拍一拍,挽了挽肩上的挎包,转了个身,慢慢朝校门走去。

她隐隐觉得,这一转身可能就是一辈子的别离。

08

夏天又来了,当熙熙攘攘的学生涌入校园迎来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李若瑄的身边多了一个人,牵着她的手,走在校内校外,舍友们都吃惊:怎么忽然就恋爱了,一点迹象都没有。

只有李若瑄知道,他追求自己两年多,从她入校便开始了,只是一直停留在朋友的关系,也止于网上聊天,发乎情止乎礼,连见面两人并肩同行都留着恰好的距离,尽管他们只见过一两次面。

而真正靠近,是从梅子涵逃兵一样坐着大巴车回家,把李若瑄留在校门口以后。

那一次,梅子涵仿佛报复一样,把李若瑄也甩了一次,即使他不想,但他还是做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若瑄,他害怕再次被拒绝。

李若瑄的新男友,是别院的师兄,毕业在即,却对这个小师妹不离不弃,不对,是锲而不舍地追求,尤其从那一次在荔枝林的小道上碰到她忧心忡忡的样子起,他每天陪她聊,聊得越来越多,什么都关心一下,甚至帮她在新学期抢课程,而且是号召全宿舍五个人帮忙一起抢,最后果真被他一舍友抢到了课。

所以李若瑄为表感谢,请他喝芒果冰,因为他说最喜欢芒果冰。

那一天,喝惯了奶茶的李若瑄忽然发现芒果冰也很好喝,从此,他便在每次约见的时候给她带一杯芒果冰。

他们见面越来越频繁,了解也越来也深入,因为了解的深入彼此的心也慢慢靠近.

那一个学期暑假李若瑄没有回家,留在了学校工作,校外兼职着家教,校内依然兼职着学院办公室的助理工作,那一年是学校三十周年的校庆,李若瑄带着一班小师妹做着校友联络工作。

当八月的台风肆虐后,清爽的夜空下,在学校那一栋最高楼的楼顶上,他轻声地问“我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吗?”

李若瑄怦怦乱跳的心提到嗓子眼,颤抖起来,挪步坐到长石凳上,紧张得说不出话。他把她环抱住,说“不用怕,我会保护你一辈子!”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接了这段感情。

当李若瑄被新男友牵着手从西校门往校外社区走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跟一班同学校外刚吃完饭往校内走的梅子涵,这个地方,李若瑄曾经等过梅子涵的这个地方,他们再一次擦肩而过。

原本有说有笑的梅子涵脸色突变,低头不语,同学们都奇怪,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什么便不再说话。看到梅子涵的一瞬间,李若瑄的心咯噔了一下,迅疾转向新男友,应答他的问话。

夜里,当李若瑄打开QQ找好友的时候,翻到梅子涵的QQ头像,一句话赫然映入她的脑海,正是她曾想过的:有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她苦笑一声,我终于还是错过爱情错过了你,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此生该是无缘了。

09

李若瑄考研上榜了,男友的默默支持和用心陪伴,让她苦逼的考研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苦逼。

她如愿地考上了本校本院的研究生,读两年,男友则在她本科毕业的前一年出去工作了,进了国企,工作不算繁重,离学校也近,他在校外的社区里租了一个一房一厅的房子,于是每天两人还能彼此相见。

当李若瑄开始研究生的学习时,梅子涵忙起了毕业,毕业论文、毕业实习、就业工作,他用忙碌让自己忙碌起来,用忙碌让自己闲不下来想那个想见而不能再见的人。

一个学期过去了,又一个学期到了期末,李若瑄早已习惯了研究生自由自主的学习氛围,因为专业的单一,导师的一对一,再加上她良好的功底,学习游刃有余,当了班长,还帮导师代起了课,给本科新生讲一些简单的课程。

梅子涵终于找到一个勉强满意的工作,包吃包住拿净工资,只是得随叫随到,还得替老板应酬挡酒,他选了一个跟他专业完全不沾边的秘书工作,还没毕业就已经喝倒好几次。

等到本科生毕业典礼那天,天下起了小雨,李若瑄抱着书本正准备穿过杜鹃山往双月湖边的西餐厅去,研究生导师介绍的一个编辑向她约稿,编撰一本传记。

走到半路,光顾着看沿路雕塑的李若瑄被迎面而来的梅子涵撞了个满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好梅子涵手快扶了一把。

“你没事吧?”梅子涵关切地问。

“没事没事,谢谢你!”李若瑄边说边抬起头,看到对方惊讶得赶紧站直身体。“原来是你!”

“是我,你最近好吗?”梅子涵深情地看着她的脸,仿佛所有的情感都投注在一双眼眸里,投射到她的心里。

“嗯,挺好......好久不见!你呢?毕业了,找到工作了吗?”李若瑄明知是客套话,但还是客套地说,心却开始扑腾扑腾地跳,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没想到还能再遇见他,更没想到还会心跳紧张。

“还好,工作有了,今天参加毕业典礼,明天就搬东西去公司宿舍了”梅子涵回答。

“那就好,嗯,我有事,约了人,得赶紧走了,再见哈!”李若瑄不敢逗留,不是因为真的赶时间赴约,而是害怕聊得越多会变味,或者压根聊不下去,毕竟现在的她已经和两年前不一样了。

至少有一点是彼此都不能忽视的,她早已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恩,好,再见!”梅子涵挤出一点笑容回答,看着李若瑄远去的背影,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杜鹃山的花草丛林里。

他知道,这大概是最后一次目送她了,我终究还是错过爱情错过了她,终于她成了别人的女朋友。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该是缘尽了。

10

梅子涵第二天便离开了校园,老板派了司机开车来帮他搬家,其实不过是一箱书、一箱衣服和一个装着七零八碎的大背包,他收拾了一上午,赶在中午前上了车,还跟老板一起赴了一个饭局。

当他醉醺醺地回到公司为他安排的新宿舍时,他踢掉鞋子,一个侧身倒在尚未铺好的床上,呼呼睡去,但在半睡半醒的时候,他的脑海闪过李若瑄的笑脸和那把好听的声音,第一次听到的她的声音,第一次见到的她的笑容。

等到第二天醒来,他决心不再想她,一辈子就这样了,重新开始吧,得挣钱了,尽管家里用不到自己的钱,但不能再向家里伸手要钱,得自己养活自己了。

于是他收拾从校园带出来的行李,把房间布置了一番,又清扫了一下卫生,最后坐到桌子前。

他打开一本带锁的日记本,那还是那时候给李若瑄买日记本时,给自己也买的一本,里面有他对她的思念,有许多他想对她说而不敢说不能说的话。

他翻出一张空白页,写下了“再见,再见,我曾经爱过的你!”然后重新合上日记本,锁上钥匙,把钥匙丢进门边靠墙的垃圾桶里。他想,翻篇吧,不再想不再念了,就当记忆了。

他把日记本藏到皮箱的夹层里,想等过年带回家放到他的旧书柜去。然后从他刚收拾好的粗陋的书柜上,抽出一个新本子,一笔一划写下自己的未来五年计划,他想,先解决面包问题吧,爱情总还会有的。

第二年,李若瑄也顺利毕业了,毕业后经导师介绍进了出版社工作,做她喜欢的文字工作,选题、编书、审稿,做图书活动策划,日子过得忙忙碌碌。

生活变得很不同,但唯一不变的是男朋友一直陪在身边,而且升级成了老公,在俩人恋爱五年后,他们走入了婚姻。后来她又为人母,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日子变得越来越忙碌。

时代变了,大家的交流方式也变了,读书时代火热的QQ慢慢地淡出了交际圈,大家纷纷换上了微信,用朋友圈代替QQ空间记录生活点滴,以前手机大佬的诺基亚也堙没了,更新迭代的智能手机一款款翻新功能新系统,五花八门。

而对梅子涵和李若瑄来说,有一样东西一直没变。他们的QQ里仍旧留着对方的号码,手机里也存着彼此的那一串数字,只是他们不再点开聊天,也不再搜索出来发信息打电话。

相存于记忆中,而相忘于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馨儿的课外英语班,半年结一次业。一个水平级别分AB两个课程。有点像我们一个学年包括两个学期,一学期半年。上周馨儿...
    yanzuliu阅读 123评论 0 0
  • 想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经历,这件事的启发在最后,没时间的人可直接去看。但这只是启发,希望你有更多的感悟。 大学校外导...
    心儿love阅读 38评论 0 0
  • 沟通 不再与人做无意义的沟通,沟通前的大脑演练,让沟通的逻辑性、目的性比较强。有些是推动事情的进展,有些是为他人创...
    _德成阅读 27评论 1 2
  • 记忆里有那么一把银色的锥子,手握锥子的少年清晰可见,他的眼神很清澈,如风,如雨,面带笑容,总是兴奋地向我跑来,边跑...
    默默喜欢你阅读 337评论 0 4
  • 一个人总要经历亲情爱情的泪水吧,希望以后会好,或者我变得对这些不再有感。
    咚咚樹阅读 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