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全

文/半糖果汁分你一半

是你给了我一把伞,撑住倾盆洒落的孤单,所以好想送你一弯河岸,洗涤腐蚀心灵的遗憾。给你我所有的温暖,脱下唯一挡风的衣衫,思念刮过背脊打着冷颤,眼神仍旧为你而点燃。

从自家门口的小路经过走向另一边的田埂,老家的风景总是值得摄影纪念。在这个不大不小的村庄流淌着美丽的河流与探秘不尽的美景。每次回来我都会拿上相机去童年里玩耍过的地方一一拍摄,看看每一年这些回忆里的地方有什么奇妙的变化。小时候的小学现如今变成了养老院,经常一起跳橡皮筋的荒草地现在种满了树成了一整片纳凉的树林,每次回到都会有不一样的变化。村庄的房屋也是越建越现代。

我甘愿成全了你珍藏的往昔

这几天因为感情上的不如意所以又回到了这片故土希望找寻一丝安宁。太阳把前几天泥泞的小路又晒得干干巴巴的,走起来都是石子又硌脚。可是来到这片土就会宁静不少。走走停停绕了好几个地方,摘了几片树叶留念。低头查看照片时看见田埂迎面走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左手拿着蒲扇右手拎着一把破伞,好像是个拾荒者又像是个精神不太正常的人。两个人走的更近些的时候我听到她嘴里一直唱着歌,断断续续有时哼有时唱。一条田埂没有避让的地方,我停下来试图让出可以过人都地方。她慢慢悠悠走过来,丝毫不顾及我在一旁让的很辛苦仍旧大摇大摆的走路。等到我们之间只有一拳之隔时我才看得清她被风尘污垢侵蚀的脸,竟然看上去只有三十左右的年纪。远处看我以为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妇人。我仔细的看着她,觉得这张脸竟有点眼熟,好像哪里见过又一时想不起来。她绕过我一直向前走也不知道要去向何方。我背对着她慢慢往老家的地方走去。

等走到也已经是晚饭时间,爷爷奶奶早早做好了饭,拍拍了身上的尘就入座吃饭了。饭桌上我向爷爷奶奶打听起这个人,奶奶不假思索的说这是郑梅家的大姐小燕,疯了有些年了。我问奶奶为什么年纪轻轻就疯了,奶奶叹口气说,因为二十岁出头就生了孩子,我心生差异觉得这也没什么。随后才知道原来小燕生了孩子却没有结婚父亲也不知道去向,小燕也闭口不说父亲是谁。这样的事绝对足以让整个家庭蒙羞。小燕的父亲对她是又打又骂,可小燕还是不说父亲是谁。她的母亲哭着要上吊。毕竟在农村这样的事让他们再也抬不起头。后来的事大家就众说纷纭,有人说她是被父亲打疯的,有人说她是因为受不了压力疯了,也有人说是有个男人也就是孩子的父亲要来要孩子小燕不给才疯的。村里人一口一个说辞,这件事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些人谈起来连连摇头,有些则嗤之以鼻,有些则是觉得惋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要弄清这件事。毕竟她是发小的亲姐姐,儿时对她的印象一直很好。后来我问了奶奶,小燕是不是会在附近的田埂上走,奶奶说小燕每天早早出门就在田埂上走,有时候有的很远,附近的几个村庄都认识她,她会一直走到深夜,饿了就在垃圾桶里找吃的。所以我决定碰碰运气,去昨天的田埂附近找她。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起床走去小燕的老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随后我也只能四处闲逛,根据其他人说的她会出没的地方一一寻找,然后碰了一整天的运气也没有找到她。我有些丧气,只好踱步往前走。路上的风景还是很美。我开始和昨日一样开始拍风景留念。

只要与你一起

我坐在湖边静静的想这几天的事情,感情这东西来的奇妙无比。有时我会劝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实诚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又劝自己要勇敢做自己。体内住了两个自己,一个劝合劝离。我静静看湖面倒影的自己,多了几分憔悴失了过去的笑容。我想小燕一定是经历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而我总有种莫名的感觉,小燕并没有疯,是逼不得已又或是有什么原因只能装疯。我沉思了很久看见远处的田埂上有个熟悉的身影,起了身立马奔去,是小燕,一定是她。

我冲到田埂上,一把抓住了她,叫了声“小燕姐”。她回过头很惊恐的看着我,“我是阿郑,阿郑呀”。她的眼里闪过一丝逃避一边挣脱我,一边继续唱歌。我不放弃她,挽起她的手,“我们一起走走吧”。不管她愿不愿意我就挽着她的手,像儿时一样。一开始小燕很反抗,后来也就带着我一起走了。一路上我絮絮叨叨的和她说了这些年自己的经历。常常的铺垫过后,我才开始旁敲侧击的想要追寻过去那件事的真相。

“小燕姐,我怀孕了”

小燕突然顿了下步子,然后又假装没听见继续走。可是那停顿的一步和眼神里一闪而过的害怕足以让我坚信,她没有疯。

“可是孩子生下来会没有父亲”

我明显感觉到小燕姐的手臂在颤抖。仿佛在惧怕什么又强装镇定。

“小燕姐,我不舍得打掉孩子,可是生下她意味着我会和你当年一样。”

小燕姐开始颤抖的厉害,我回过头看她,透过散落的头发我看见她满脸的泪痕。我突然握住她的双手,她逃避不让我看见她的泪水。

“小燕姐,告诉我,该怎么办。”

我咄咄逼人的样子在自己看来都有些情感胁迫的味道。事实上我并没有怀孕,事实上我只是面临分手。我向她撒了个谎希望得到真相。不是因为多好奇,而是因为我知道流言蜚语对一个人的重伤有多大,那些不着边际的话语能把一个人推下悬崖。而小燕姐一定就是那个被推下悬崖的人,当时她选择的自救办法也就只有装疯。

“小燕姐,你没有疯对吧。所有人都说你破鞋,说你不三不四,但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我一直相信你不是这样的。小燕姐,我是阿郑,你开口说话吧,我会保密今天所有的话,请你相信我。”

小燕双手捂住嘴呜咽,我的泪水也早已淌满了全脸。这些年我去过北方呆过南方,走过大大小小的城市也去过山野,听过许多让人痛心疾首的故事,听过许多细思极恐的流言。我发誓要把这些苦痛写成故事,记录自己的生活也记录这些发人深省的人事。搜集了那么多的故事本能告诉我发生在小燕身上的故事一定是听者流泪。

荒废这一生成全你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小燕并没有说话拉起我的手回到我刚刚坐了半晌的小河边带我坐下。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肚子。

“真是苦了孩子”

小燕终于说话了,也正如我所料她没有疯,她是最清醒的那个人。

“小燕姐,可以和我说说你当年的事吗”

“我…”

随即是一阵沉默,我也不知怎么开口,因为我不想再强迫她剥开往日的伤口。

“如果对你有用的话,也好。”

再见是否还能红着脸

隔了大约十几分钟小燕开口对我说了整个故事,关于那个神秘的孩子父亲,关于她和他,关于孩子。

孩子的确是她生的,在一零年五月出生,当时的她23岁。孩子的父亲是个小她一岁的普通的工人。他们在一家洗车店里一起工作认识的。相识时她19,他18。后来21岁的她去了厂里做电脑横机,20岁的他在另一家毛纺厂里工作。分开的两人感情也还是很稳定。小燕的父母其实一直争吵不断,她也是被迫辍了学出来工作离开了家里。那个男生很照顾她。她会选择和他一起,其实是因为一把伞。

那天工作完下班的小燕刚出厂门看到瓢泼大雨不知所措,正打算冒雨冲回家。他出现了,给了小燕一把伞和一张小纸条就自己淋着雨跑了。纸条上写了对小燕的爱慕,以及一直对小燕的默默关注。点点滴滴写了整整四大张A4纸。小燕看了以后更是感动后来自然而然就在了一起。可是小燕知道父亲不会接受这个小自己一岁的男友,小燕的父亲是出了名的见钱眼开,又怎么会同意女儿找一个穷小子。小燕左右为难。到了她23岁,农村一般女孩子这个年纪就得结婚了,起码也是要有结婚对象了。小燕没敢说男友想等着两个人有点经济基础了再和父亲商量,可是小燕的父亲急破了脑袋,想着办法给小燕介绍各色有钱人暴发户,可小燕不是回绝就是去了也没下文。小燕的父亲当时气了很久,骂小燕长得一脸刻薄样,把有钱的全给克跑了。小燕没法子只想到了一招,怀孕,等有了孩子父亲肯定会看在孩子面上放过他们两个。于是后来他们有了爱情结晶。小燕怀着孕上着班。而这个孩子父亲起初也算是照顾,后来就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总是这忙那忙。小燕从来心思单纯也没有多想,想着他们总算可以熬到头了。

后来小燕的肚子越来越大,厂里知道了,刻薄的老板辞退了她。而小燕还是一如既往每月给家里打钱。不工作的小燕钱越来越少,省吃俭用过活。而这个孩子父亲终究也没能给她的最终愿望画上圆满句号成了永远的幻想。孩子父亲由一开始的精神出轨最后成了肉体出轨,最后酿成了一个悲剧。他和另一个女人也有了孩子,那个女人比小燕盛气凌人多了。脆弱的小燕身心俱疲,和那个女人斗也斗不过。而孩子的父亲介于两者之间竟也没给出选择。直到有一次,那个女人和小燕推搡了起来,两人双双倒地,孩子的父亲却去服了另一个女人。她知道它们之间已经到头,缘分尽了。

后来那个男人找到小燕表明了来意,塞了一堆钱说了一堆自认为感人的话,说那个女人是厂老板的女儿,說小燕斗不过她的,劝小燕好自为之,希望小燕能把孩子做掉了,钱不会少给的。

思念如马,自别离,未停蹄

小燕在外无依无靠,又被一个男人欺骗如此,左右为难时孩子也越来越大,八个月身孕的她来到医院想把孩子做掉,医生也是左劝右劝,比较孩子太大了做掉的话对身体伤害太大对以后怀孕也有影响。小燕也毫无办法压力压的她喘不过气。她只好硬着头皮躺在了手术台上。医生也连连摇头,术前医生再确认一遍,小燕最终没能崩住在手术台上哭成泪人。后来手术没有做,她也生下了孩子。

后来的故事就变成了人门口中的那样。她的父亲对她又打又骂,拳打脚踢,还好她的妈妈同情孩子一直照顾着孩子。后来她也不敢出门,一出门所有的人都是指指点点,有些人故意朝她白眼,有些妇人走路都绕着她仿佛看见了瘟神。后来她在邻居们唠嗑聊天时听到妇人们如何改编自己的事完全脱离了事实。听到自己的各色流言蜚语,以及落井下石的话,小燕彻底寒了心。在父亲的一阵阵打骂以及村人的流言中小燕选择了让自己疯掉。随后就有了之后的她。看到疯了的小燕,人们似乎并没有放过她好在后来也就慢慢的没有那么的毒舌评论她。小燕一疯就疯了好多年。她不敢面对自己,也不敢面对周遭,她扮疯也是希望父亲能够放过自己能够让自己见见孩子。她不疯父亲就整日关着她,疯了以后父亲将她放了出来,她才能有更多机会看看孩子。还好她的母亲一直照看着孩子小燕也算是放了点心。每天疯疯癫癫能够从窗户口看孩子一眼总比被父亲关着与孩子隔离的好。

小燕讲完后问我“打算生下孩子吗”。我笑了笑不知道是苦笑还是心酸。“小燕姐,你当初选择想把孩子做掉没有其他原因吗,纯粹是因为斗不过那个女人,纯粹是伤了心吗”

小燕姐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对我说“也算是一种成全”她成全了他们,成全了自己曾心爱的男人,如了他的愿。她爱他,因为在无助的时候是他的出现给了她无限希望,给了她憧憬与想要一起奋斗的未来。

女人总是在感情这场仗中敗下阵来,因为一丝美好的希望肝脑涂地不求回报。然而总是一派纯真,撞上南墙,一生热爱,再难回头。

没有你的地方都是他乡,没有你的旅行都是流浪。那些兜兜转转的曲折与感伤都是翅膀都为了飞来你肩上,我一直追寻着你心情的足迹,被所有人的误解都要理解你,准备好当擦亮你天际的浮云。我甘愿成全了你珍藏的往昔,只想你找回让你像你的热情。爱情总让人晕眩神迷。
小燕姐继续疯疯癫癫的向前走去,只留下一句,让我打个电话给我“孩子的父亲”,最后坦诚一次。我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
“你,还爱我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妇女被拐卖进来,先是强暴,殴打,囚禁来一遍,再逼迫其怀孕生孩子,利用孩子拴住她们,好让她们彻底死心留在村里,很多...
    lebenmilk阅读 2,410评论 11 87
  • 志和梅是一个村子的,同学,两个人自由恋爱。 志的母亲觉得梅家里条件好,做买卖的。自己的儿子将来做买卖有人扶持。也是...
    温柔海洋阅读 1,774评论 12 95
  • 十四年前 女孩喜欢男孩 女孩却经常欺负男孩 男孩就这么让她欺负着 一年后 女孩嫁给了男孩 过了一年他们有了可爱的儿...
    北方姑娘茉莉阅读 188评论 2 11
  • 那年,孙三含着泪把女儿送了人,他不是个好父亲,为了没有后顾之忧,为了能再找个媳妇,他答应了媒人的要求,把女儿送给了...
    苍榆阅读 871评论 9 48
  • 按理来讲,既然已经结为夫妻,就应该生活在一起了,可生活总是让人无可奈何,迫于生活和工作,有时候不得不选择两地分居。...
    壹号情感阅读 1,439评论 1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