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亲情,就是陪伴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年10月底我和弟弟都会回老家祭拜父亲。只是老家亲戚太多,去谁家住实在费心,后来为了省事,我和弟弟决定哪家也不去,直接住酒店。

只是今年回家前意外得知远房大伯突然离世,让我想到80岁高龄的外公,内心似乎被什么东西一扯,下意识的就决定这次不住酒店就住外公家。

还在火车上,就接到外公的电话,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通知我俩,无论多晚,午饭等我们一起吃。

大中午一下火车,我和弟弟就直奔外公家。见到我和弟弟时,外公开心得不行,一餐饭不停的说话,开心的大笑。

吃完饭,我和弟弟就急匆匆的出门办事儿。谁想才四点,就接到外公的电话,问晚上想吃啥?原本不想回去吃饭的,却不想自己内心有个东西慢慢融化,我脱口而出:外公你煮什么我都爱吃。

晚饭在我们一进门时,就已经全部摆好在桌子上,外公开心的招呼我和弟弟赶快洗手吃饭。看着这些饭菜我很清楚,这些菜外公平时都不怎么买来吃。

果然,席间阿婆(外公的续玄)唠叨说,外公难得买这些菜,我听了,只是微笑不语。

晚饭过后和外公闲话家常,外公兴致很高,不断讲起以前的陈年往事,不知怎地我竟然听得津津有味,不觉烦。

准备睡觉了,外公说:

“你睡的房间,床单,被单,枕头套都是我刚换的,就是不知道这床被子够不够暖,不够你要说,我再给你拿一床,千万别感冒了。”

“好的好的,外公,够暖的啦,你就别担心了。”我笑着答到。

可是,晚上当我躺在暖暖的被窝里,准备放下手机,立地成佛时,门外传来外公的脚步声,外公爽朗的声音响起:

“我还是怕你冷,再盖一床薄毯子吧。”

外公边说边亲手给我盖上一床毯子,接着又大踏步的向弟弟的房间走去,大声的问弟弟被子够不够?霎那间我的眼眶湿润了,鼻子酸酸,真暖!

在经历了种种人情世故后,这一刻,心里真的被八十几岁的老外公温暖得不行。

我嘱咐外公,明天中午别煮了,我带他去凑个热闹,去吃洋快餐,外公一开始还蛮扭捏的指责我说别浪费钱,可是在我的一再劝说下,还是答应和我们一起去。

小镇就那么一家肯德基,人很多,特别热闹。

我点了一份全家桶,两份麦乐鸡,两份薯条,两个饭,四个雪糕,小表弟左手雪糕,右手炸鸡,吃的好不热乎。

外公则一边吃一边说道:

“咦,还挺好吃的嘛,原来这里也有米饭。”

我让外公尝了口土豆泥,外公吃了后,撇了撇嘴,很嫌弃。我又让外公尝了口麦旋风,没想到外公好喜欢!脸上露出像小孩子般的表情,望着我手上的雪糕,露出了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忍不住和弟弟对望了一眼,乐了。

不敢给外公吃太多冰的东西,我只是把盒子里的雪糕挖了一大半给外公,外公嘴上说够了够了,一边却又迫不及待的拿勺子挖了一大口往嘴里送。一餐饭,我们吃得其乐融融。

饭后,我们和外公告别,准备回广州。

后来,我看还有时间,和弟弟说去江边走走吧。

一边走我一边和弟弟聊天:

“老弟,你觉不觉得这次回来外公特别的高兴?”

“当然,你都好几年没回来看他。”

“是吗?我倒真没留意。”

“虽然我们每年都回,可最近几年你嫌麻烦,我们回来也是住酒店。这次,如果不是大伯的事突然刺激了你,你也不会回外公这边吧。”

“也是,可是这次我是真心感觉到外公很开心。”

“当然了,你想想,一年到头有几个人是专门回来看外公的?就算顺路看外公,也只是买点东西,给点钱,连饭都不会吃一顿,更不会像我们住在外公家,陪他聊聊天,况且就算是我们,如果不是回老家有事要办,又怎么会顺便去看望外公呢?虽然于外公而言很悲哀,可这就是现实,不是吗?”

“这次我也很开心。”

“因为这次你是心甘情愿的来的,花的所有的钱都是自愿的,不是为了面子,不是碍于人情。”

我笑了笑,不再接话,弟弟真的长大了。是的,众多表姐弟中,我跟随外公的时间最长是最有感情的。

工作后,无论自己的收入如何,每逢两节我一定会给外公打电话,寄钱,每年也一定会抽时间回来看望外公,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东西在改变着。

当外公在耳边不断提起,哪个表妹回来看他,给大几千的红包,谁谁又给他买了什么……我想到自己准备给外公的那点钱,突然觉得特别烦躁。

我没法一次给好几千上万的钱,我能给的就是不多的一点钱,一些进口的奶粉,还有平时外公舍不得买的水果,零食,营养品。我坚持每年来看外公,会住上一晚上,至少也要吃一餐饭,我不知道这对于外公意味着什么?我只是固执的认为,这才是陪伴的正确打开方式。

只是听得多了,自己那高傲的自尊心渐渐起了涟漪,我变得沉默,说不清是赌气还是逃避。每年该该给的钱和营养品依旧没少,只是,之后有事回老家,我也不再去外公家。

今年我看了很多心理方面的书,我开始了解社会,开始用更成熟的眼光,更宽广的胸怀去看待世间万事万物。我不敢说自己变成熟了,但至少比起以前,我稍微宽容了一点。

得知远方大伯的意外,我把预定的酒店取消,按照以前一样给外公买好了营养品,和弟弟说这次我想去外公家住,陪外公吃吃饭,聊聊天。

这两天,早上被外公叫起床,吃外公亲手做的菜,甚至还带外公去吃了一顿洋快餐,一如前十年一样。

是的,我怕,我怕为了那不知所谓的自尊心,玻璃心,再见外公,阴阳两隔。所以,我想多陪陪外公,也是为了自己的念想。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特殊的时代环境,我们不能用自己成长的环境眼光要求父辈,甚至爷爷辈纸按照我们的需求去做,正如宗萨钦哲仁波切说的:put your feet in other’s shose一样,我们转变一下思维方式和心态,或许结果就不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