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爱恋一世如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拉开窗帘,早晨的阳光照到了床沿,姚安晴闭上双眼,静静地站在窗前。

 早上八点,平时这个时间,她应该已经在公司的办公室,但是今天她没有去公司,一堆急需处理的事情今天她准备先放一放。因为她要见一个人,一个十年来她本来应该已经忘记了的人,李宽严。

安晴和李宽严是一见钟情的。

 十年前的安晴还在读大三,但那一学期安晴为了还上借来的学费开始做起了兼职。他们的相识据说是在安晴做兼职没多久的时候,那一天下着细雨,风刺骨的寒冷,安晴那几天偏偏被安排在商场门口发传单,初见到李宽严是那天他来商场买音箱,李宽严后来对安晴说,第一眼看到安晴是她站商场门口的寒风中用嘴对着手掌哈气的样子吸引了他。安晴那时候留着短发却染了一头的叛逆的红色,安晴说估计是那一头红发比较扎眼,吸引了李宽严。

事实上李宽严和安晴对上眼的那一天,他们两个人,一个站在商场门口,一个站在商场对面的公交站台,彼此都傻傻地望着对方三个多小时,硬是到了天黑才各自回家。

 后来只要安晴下班或加班,李宽严必定在楼下等她,不管有多冷下雨还是刮风。安晴说每次累得不行下班后,只要把手交到他手里一切就都那么安心和平静了。他会给安晴唱歌,只要安晴喜欢听的他都唱给她听。

安晴每次都只让他从上班的地方送到坐车回学校的公交车站,因为安晴的学校离李宽严的家太远了,安晴不想让他来回跑那么远。不过李宽严总是会在下雨或者安晴加班到很晚的时候送她回宿舍。

安晴说他去过一次李宽严的家,那次是她病了,上班的时候实在顶不住就请了假,李宽严来接安晴去他家休息,趁这个机会再给安晴展示一下厨艺。然而那一次安晴见到了李宽严的妈:“宽严很快就要去加拿大读书了,你知道吗?你和他不会有未来的”。这是李宽严在厨房,李宽严的妈在客厅的时候和安晴说的。

 虽然才几个月而已,安晴真的很喜欢李宽严,他是她心目中的完美男生,178的个子,不胖不瘦,小眼睛很迷人,唱歌很好听,很体贴也很温柔。而且安晴说李宽严是她认识的最懂她的男人,没有之一。

 距离李宽严要去加拿大留学不到半个月的时候,那天安晴加班后李宽严来接她,两个人经过肯德基的时候安晴说她饿了。安晴很瘦,血糖也低,每次饿的时候只有马上吃东西才会不至于晕倒。她笑着说那天肯德基的汉堡包是她吃过最好吃的汉堡包了。安晴不曾觉得汉堡好吃,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完整得吃完过一整个汉堡包,但那天,她第一次吃完了一整个汉堡包。

吃完汉堡包后向往常一样,他送她去车站坐车回宿舍。

那天李宽严送安晴上车后,安晴一直望着窗外,心情有点低落,因为喜欢的人快要出国了,尽管他说过他每年都会回来,也会经常给她打电话,他们将来一定会在一起,但心乱如麻却还是存在。公交车要开动了,自己旁边的座位好像也已经有人坐了下来,安晴调整好坐姿以便于可以把包稳稳得放在腿上,她扭头看到旁边坐下来的人,是李宽严。

一路上安晴听着李宽严一首又一首地唱歌,真的很好听,她想自己一定会等着他,他在她的心里太完美了。那天快到学校的时候下起了大雨,安晴拉着李宽严的手没有让他走。

 要去加拿大的前一天晚上,李宽严用枕头娃娃塞在被窝里假装自己在床上睡觉,然后半夜从家里偷偷溜出来找安晴。他说这个时候必须陪着最心爱的人。

第二天李宽严要安晴一定要去送他,他说要让自己家人知道他是多么需要安晴。安晴进了站台在车子快要开动前的最后一刻出现了,李宽严一直站在车门口等着她,他剪下安晴的一小撮头发,叠了一颗心贴在玻璃上,车子开动了,带走了她心爱的人。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时间总是在变化,人也一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她就是要去见这个人李宽严,一个她始终不曾忘记过的人。他们约见面的地点是一个很有书香气息的咖啡馆,李宽严应该已经到了,安晴心想。

一进咖啡馆,安晴还是有些紧张的,可是在咖啡厅上上下下安晴都没有看到李宽严的身影,于是便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来等,十分钟过去,安晴没有多想,二十分钟过去的时候,安晴觉得不对,于是便拿起手机想要找到李宽严的联系方式,可是拿起手机才发现原来她并没有李宽严的联系方式,并且她左思右想就是想不起来今天的这个约会是怎么有的,什么时候约好的,关于怎么约好见面的这件事她似乎一点记忆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是谁在恶作剧吗?她拿起包准备起身的时候手机响了……

 手机一直在响,好吵好吵,安晴不情愿地翻身去拿手机,是方恩打过来的:“老婆起床了没,你昨晚没接我电话,我现在刚下飞机想带你去我们第一次吃早茶的餐厅吃早茶,你不是说好久没喝那家的艇籽粥了吗”。

方恩是安晴的老公,这星期被公司安排出差五天了。安晴愣了几秒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说:“好,我现在换衣服,你来接我吧”。已经快十点了,今天居然睡到现在,可能因为昨晚和多年不见的大学同学郝好聊天到太晚,她们两在大学时关系最好,常常无话不谈,可后来安晴好留在了本地,而郝好去了加拿大。

昨晚郝好告诉安晴,她在加拿大遇到了李宽严,李宽严现在是一家跨国集团的CEO,郝好的事务所和他们集团有业务往来,郝好还说李宽严一见到她就向她打听安晴的消息,说很想知道安晴的联系方式:“你到底肯不肯让我把你的联系方式给他啊,说不定人家一高兴,把他们集团今年的业务全给我们事务所负责呢,行行好啊安晴”。郝好略带恳求地说。

“让我考虑考虑吧,今天太晚了,我先睡了,明天再联系。”安晴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她不想继续说下去。挂完电话后,安晴从房间走到厕所,又从厕所走到房间,她心里有点不平静,可到底是怎么了,她自己也没有确定,然后到底几点睡着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现在的安晴清醒多了,接完方恩的电话,安晴站在窗前,她拿出手机拨出了郝好的电话。“我想我的联系方式还是不要告诉他吧”安晴望着窗外眼神坚定地说。

“好吧,我知道了。”郝好在心里应该是能理解安晴的吧。

 想起昨晚的那场梦,“所幸那只是一场梦”安晴淡淡地微笑着对自己说。

现在的她是如此得幸福,她爱方恩,方恩也爱她,几次公司都想派方恩去别的城市做主管,都被拒绝了,方恩总是轻描谈写的说:“事业没有老婆重要,不用去别的城市也是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但安晴知道,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在这个城市所以方恩才拒绝升迁的,在方恩心里没有什么是比和安晴在一起更重要的了。

 安晴换好衣服,化了个淡妆,就像第一次和方恩约会时一样,有点激动和小紧张等待着方恩来接她,去第一次一起喝早茶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hey.ovk . . # 转折 # . . 前方一个红发霸道西装boy 回头对他女朋友邪魅一笑 笑得同在后方的我...
    ovk阅读 87评论 0 0
  • 最近朋友圈很流行这个问题“闭上眼睛……想象一下,2057年,你已经七老八十了,坐在空无一人的房间,臃肿老态,生活不...
    加菲灰原阅读 58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