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家常:腊月二十四

北方都是二十三过小年,南方是腊月二十四,我们安徽桐城腊月二十四还是比较重视的。

每年的这一天很多女儿家会回到娘家,儿子在城里买房子的,这一天也会回到自己的老家,大家族团圆。

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上腊坟,上山祭祖,送花放鞭炮。祈求祖宗护佑,平安健康顺遂。这是一种风俗习惯,也是一种精神寄托吧!

今年口罩事件放开,我们带着孩子提前一天回到老家。没想到腊月24日早上下了大雪。二妹就没有回来,她经过很多山区,怕车子打滑。

昨天中午,我们带着孩子就在门口烧了纸,对着山的方向许愿。我虔诚的祈祷希望孩子身心健康,平平安安。

我回到老家,三叔问我你现在在哪里上班?我说:你侄女儿我是自由职业者啊!有网络上有给我帮忙的运营团队。我有给别人发工资的。很多图书馆书店有我的书呀!

齐屋队有我微信的都知道啊!还有屋后那个在北京定居的顺叔叔,还特意从网络上找到我信息加到我微信,有和我聊过天……

我女儿看不惯我话多,在一旁小声吐槽说我吹牛。

三叔笑了笑:呵呵,我也不懂你做什么,只要你们健健康康,有一碗饭吃就好。

这是所有长辈对晚辈最朴实的期盼吧!

我大娘说:帆儿,你现在有手机就能工作,风不晒雨不淋的,看多好啊!……

我哭笑不得,道:现在还有几个风晒雨淋的啊。这是社会的进步!我问大娘,堂姐现在做什么?

大娘对我说:你大姐在安庆做大堂经理,还有自己的小办公室,独立的呢!

我大伯家的堂姐,70年后人,读了小学毕业,以前在安庆化肥厂,洗衣粉厂,旺旺雪饼厂都待过,她做事手脚特别利索,在厂里的时候一直拿全厂最高工资的。后来在宾馆里面当店长带领班,现在是大堂经理。

堂姐的儿子,我侄子现在在合肥开抖音带货公司,大娘对我说,王琪现在不错呢!管理20多号人,还有女孩子还倒追呢!在合肥郊区靠肥东买了个房子,收房后,他嫌位置不好,准备卖了,想买叠墅。

我问,大哥今年回来过年吗?大娘说他们去浙江岳父岳母家过年去了。大姐一家会在一起过年。

大娘还聊到说大哥这两三年口罩事件业务差了很多,以前有一年你大哥在杭州签了一个大单,那一年赚了100万。

我大哥79年人,生得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他三年级就转学到安庆读书了,我们也不是一起长大的。

堂哥中专毕业后一直在合肥做事,刚开始做过两年酒店服务员,后来给街上广告灯箱门店打杂,再后来广告店主不想开店了。店老板就把我堂哥介绍去电脑公司做销售员,关于电脑安全软件系统方面的一些业务,大哥就这样慢慢地做起来了,十年前还有联想公司挖我堂哥去做销售。

堂哥靠自己奋斗,也算是妥妥的中产阶级了,在合肥拥有了一套写字楼,两套住宅房,作为公司骨干,还配有一些干股。

上月我和堂哥聊过,他说他那行业现在越来越难了,价格透明,利润越来越低,真是太卷了。他还说有闲钱不要再投房子,考虑买点黄金存起来。

每一个行业都有它的红利期,堂哥做销售电脑软件,他在两千零几年曾做到华中区的销冠,但没有一个行业一成不变的,在时代的浪潮里,一直保持学习力就很好,在行情好运气好时,多做一些原始积累,总不会过得太差。

不管是堂哥还是我侄子,他们家庭当时都有条件读书,但是奈何读不进去,94年的侄子也是读初中后上了两年职高,但是他们在社会上的为人处事,和抓住机遇的能力都还可以。

每个人有他的人生轨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路要走。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量做到最好,成为一个有利于社会的人。


我大娘大伯,把安庆五楼的老房子卖了,嫌爬楼梯太累,前几年回老家盖了小洋楼养老,屋前屋后围了大院子,栽了很多花花草草,大娘还说你大伯为啥事把我啥花给拔了,我气得把他的月季花也给拔了……

简直笑死我了,这倒像小孩子了。

以后我老了,也在这里重新盖个房子养老,开车到我们桐城市里也只需要七八分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