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我的情歾

图片发自简书App

抵达昆明机场,拖着行李箱,找到了途牛所在的接待点,终于放下心来。其时,已经晚上十二点,要不是昆明大雨,无法降落,在贵阳等了二个多小时,不然早到了。在登记处登记了,领了一枝康乃馨。

我正低头看花,“这么巧,我们同机,现在又在这遇见你。”我抬头一看,盯着眼前这人,上身着一件黑色羊毛大衣,黑裤,左手胳臂弯搭着一条驼色苏格兰羊毛围巾,手尖和我一样捏着一枝康乃馨,右边地上立一只黑色皮箱。他身姿挺拔地立于我眼前,正好目光相遇,随后我将目光落到他身后,说,“我们同机?你也从杭州来?”

他点点头,微笑着说,“嗯。我在你前面二排,登机时你从我身边经过。我叫李海。”李海递过他手中的花“你喜欢花?我这枝也送你。”我接过花,谢过。心里茫然,我竟一无所知。乘同一架机飞越二千多公里,抵达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们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

后来抵达酒店,已是近三点了。在前台被告知,早上4点半出发,引得现场一阵抱怨。

4点半,迷糊着眼,到了前台,酒店外面仍是一片漆黑静谧。

上大巴后,我正头倚在窗户眯着眼睛补觉,突然边上坐下一人,我抬眼一看,是李海。彼此给了一个微笑,我继续养神。

昆明只是我们的歇脚点,我们又乘机去丽江。在飞行途中,遭遇气流,飞机上沉下浮,左右摇晃着,机舱内一片惊叫,有女人和小孩吓得哭出声来。走道一边的坐着一对中年夫妇,女的紧紧抓住前面的扶手,一边啊啊地叫着,她边上的男人头顶住前面椅背,弓着身子,两只手紧紧地抓住椅背两边,也一边啊啊地叫着,惊吓得比他老婆更厉害。这男人惊吓得如此,却也只管自顾自了,哪顾及边上妻子需要他的抚慰。

在飞机颠簸中,我背紧紧贴着椅背,来缓解身体失重的不适。看着隔壁这一对夫妇的样子,特别是看到男人吓成这样,觉得有趣,一时自己心中的恐惧也没了,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

正这时,李海的手抓过我的手,轻声地宽慰我,“没事的,飞机穿过这气流就平稳了。”

不一会,飞机果然恢复了平静,不再颠簸。飞机下面犹如一片海,那朵朵白云像是海里一朵朵的浪花。远处天际边,像是一座座山,山那端一抹朝阳,在那云朵里露出半边身影,张望着,照耀着,射出道道金光。

就这样,在整个旅游团里,不是情侣,就是亲子。只有我和李海是独自一人,又都从杭州来,自然两个落单的人,便有了更多的接触,况且飞机上又经历“生死一线”,不觉中又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到达丽江后去了丽江古城,导游将我们带到那门口,说:“大家自己在里面逛,谨记:顺水进城,逆水出城。”

我们为对方在丽江古城门口那大风车处拍了照留念。便顺着水流往古城里面走。在这里,不觉得放慢了脚步,徜徉在这青古板路上,静静地似乎听见青古板上踏踏地脚步。流水,人家,杨柳,白墙黑瓦,仿佛时光都慢了下来,无比惬意,无比悠闲。

经过一家乐器店,一位美女穿着当地民族的服饰,披着一头柔顺的头发,和着音乐,一双手在手鼓上拍打着,沉醉在那欢快的音乐中。我们在路上一旁椅子上坐下来歇歇脚。

我问,“怎么一个人跑出来旅游?”

李海说,“女儿和同学去旅游去了。活了半生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出来旅游过,突然就想来转转。”

我哦了一声。“你老婆呢?”话到嘴边又觉得冒昧,就没再问。李海好像猜到我心中所想,补充了一句,“我离婚了。”李海接着又问,“你怎么也一个人跑出来?一个女人跑这么大老远,你也不怕呀?”

“跟团走,有组织的。没什么可怕的。”我笑着说。“我呀,和你一样。也突然一天心血来潮,就想出来转转。上班久了,出来散散心。”

我起身,说“走吧,顺水进城。”于是,我们又踩着青石板路,并肩前行。

李海谈起他的女儿,谈她小时候的事情,一脸的宠溺。于是勾起了我心中对父亲的想念,有点鼻酸。对李海的好感又生出了几分。

李海说他开了一家农资店,经营一些农药,农机等东西。前妻是一家国企主管业务,一年到头四处跑,很少着家,后面也跟别人好了。日子长了,感情淡了,就自然而然地离婚了。

李海问,“你呢?为什么离婚?”

“我可不像你们那样平静,我的婚姻,一地鸡毛。十一年的婚姻,最后苦熬三年半,终究熬不下去了,起诉离婚了。”

李海想再追问,我说“一言难尽。”便不再谈起。李海也就不再追问,

就这样,在旅行的途中,李海一直照顾着我。坐缆车上玉龙雪山,握住我的车,让恐高的我得以安心,在雪山顶,关切地注意着我怕我有高原反应,不让我在山上久呆。在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为疲惫的我卸下我肩上的包,背在自己肩上。

我们一起在街边吃鸡豆凉粉,丽江粑粑,一起在店里吃腊排骨火锅,一起在洱海边骑行,在泸沽湖旁漫步。

七天时间很快就过了,我们又飞回了杭州。在临别之际,我们交换了手机,加了彼此的微信,别过。各自回到各自的城市,生活又回到原来的轨迹,每天朝九晚五,两点一线。

我们也时不时地会在微信上聊天,聊起在云南的一些事,聊聊读过的书,聊星座。。。。。。无所不谈,很是投机。

突一日,李海打电话过来,说出差,想顺道来见见我。我迟疑了一下,说,“哦。”

那天李海来,我去火车站接他。远远地见李海在路边张望着,腰身还是那样的挺拔。我按了按喇叭,李海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我手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的路。我感觉到一旁的李海正注视着我,好不自在。李海说,“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一个月了。”我侧过头,对李海微微一笑,说,“是啊,日子过得挺快的。一晃就一个月了。”

到了酒店,李海放下包,烧了一壶水,从包里拿出一罐茶叶,一人一杯。我们一边品着茶,一边聊天。

一晃,到了夜里十点,我说我要回去了。”李海拉着我的手,说“别回去了,和你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我们今晚促膝长谈,有茶,有故事,今夜不眠。”

我说,“不了,我要回去了,明早再来。”

“你不用担心。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不是那样的人,你放心吧。我们就只是聊天。”

那一个晚上,我们整整聊了一夜,一眼未合。只是在早上六点钟,倦意袭来。我在床上躺,李海在沙发上靠着打了会盹。

直到如今,我都感慨那一个晚上。在往后我们诸多的交谈中,也都会提到这一次整夜的促膝长聊。

其实我并不是个健谈的人。实际上我一直是个内向文静的女人。尽管前夫是个口才了得的人,却没影响我半分。他喋喋不休,而我从来讷言。

直至遇上李海,才发现自己原来也是个善谈的人。才明白,我和前夫只不过是所谓的话不投机半句多,前夫只是自顾自地自嗨,不懂留白,久之再没有交流的欲望。

而与李海,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因为有互动,有共鸣。

也就在这晚,我向李海和盘托出了我的十年婚姻,协议不成后,历经半年的起诉过程,到临开庭的早上前夫又要求我撤诉,最终回到协议离婚。

白天我们去公园转了转,看了部电影,晚饭后,送李海去了火车站。

第二次见面是在半个月之后。这时的我们经过那一夜的促膝长谈,彼此间觉得更亲近了许多。李海带来一盒茶叶,说女人多喝绿茶好。到达酒店,李海泡上一壶茶,我们喝茶聊天。李海说,“你坐边上,我老要扭头才能看见你。你来,坐床沿上,这样我就能看着你说话了。”并一边走过来,把我拉过去,在沙发对面的床沿上坐下。李海拉着我的手,眼睛看着我。我们面对面坐着,好似房间里面突然被一种紧张的气氛笼罩着,两个人都有种紧张而又期待着发生什么,暧昧的气息开始漫延而出。我们依旧聊着天,想要用说话来掩饰内心的紧张。我手心出了汗,眼睛也不知落至何处才能让李海不至于发现我的慌张。

李海突然双手用力一拉,我跌入他的怀里。李海抱住我,低头在我后脖劲吻了一下,我犹如被电击似的,心狂跳。李海带沧桑而磁性的噪音在我耳边呢喃,“我喜欢你!早在云南的时候就想告诉你这句话了。”伴随着李海的话语,我感受到李海鼻子里呼出的气息,我像是被层层雾包裹着,令我一阵酥麻。我已经失去了挣脱开来的力气,便由着李海将软绵绵的我抱起,横陈在床上,任李海将身体把我覆盖,然后在我脸上一阵狂吻。衣服也不知何时被李海卸下,两具饥渴的肉体纠缠着,贪婪地从对方身体里获取那种极乐之震颤。

欢娱过后,身体复归了平静,我们相拥着。李海在我额头印上一吻,说,“我爱你!”

之后李海来,我们不在外面住酒店,而是住到我的家里。偶尔公司有事,我走不开,他就一个人留在家里。李海说,“没事,你忙你的。家里有这么多书,有书陪我呢。”

于是他呆在家里,喝茶,听音乐,看书,然后等我下班。彼时正在看《乾隆传》,偶尔等得不耐烦之际发来微信,“何时回宫陪朕?”我回:“哀家这就摆驾回宫。”

出门时,他会夺过我手中衣服,说:“别穿这件,太年轻了。换这件,这样我们才相衬一点。”我嗔笑,说“你的自信呢?”却依言穿上他为我选的衣服。

过马路时,我脚快,却总是被他一把拉住,然后左顾右盼,再牵着我的手,穿过马路。每每这时,我总会落后两步,无需看路,我只需跟随他的步伐,用迷之眼神望着他挺拔的背影,心中漾起幸福。可惜从马路这头穿行到那头距离总是太短,如果可以,我真愿意就此在马路上穿行不止。但转眼间就到了马路的另一端,我说,“谢谢你,我的开路先锋。”

李海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是在中秋节。我们开着车在路上,他说,“妈妈,这个中秋节就不陪你过了。中秋快乐!”他妈妈说,“没事,儿子,你有事忙你的。儿子,中秋快乐!”那种母子情深的情感流露,让我不禁心生感动。转头一瞥,却见他眼角旁挂着一颗泪珠。我伸出右手轻抚他的脸庞,将那滴泪拭去。他说,“每年中秋节我都是陪我妈过的。今天把她一个人丢下心里一下伤感。”他嘴角露出一抹笑,说,“但不想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过中秋节。”那是我所过的最幸福的一个中秋节。

李海做得一手好菜,换着花样给我煲各式各样的汤。却从来不让我插手,让我只等吃就好。我时不时地进厨房捣乱一下,或从背后抱着他的腰,看他洗切烹炒;或偷拈个菜吃,等他要骂我小馋猫时,眼明手快往他嘴里塞上一块。等饭菜都上了桌,我乐得扮成个美食家,对每一道菜,每一锅汤狠狠地夸耀一番,然后大快朵颐,最后抚着肚皮,赞叹“人间美味也。”

我们也谈到我们的未来。我说想要的家,有一处院子,种满花花草草,养一只狗,一只猫,几只鸟。他说再摆上两张摇椅,陪我慢慢摇到老,看星辰日月,看花开花落。

正当我一心以为有了一个相看两不厌的人,彼此有聊不尽的话,一个灵与肉又都彼此吸引,契合的人生伴侣。我满以为这就是我未来的人生。

未来还没来,一切的憧憬却在一个午后被无情打破。

那一天阳光明媚,突如其来地,却令我像是立于沙漠,一霎间,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我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很有涵养,说,“我是李海的老婆。。。。。。”

挂完电话,我大哭了一场。第三者,一向为我所不耻,而如今我自己却成了让人不耻的第三者,一个插足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尽管我告诉自己,我不知情,我是被欺骗的,可却依然无法让自己释然,我确确实实,明明白白的就是一个所谓的小三。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曾察觉?回想过去,我们频繁地聊天,视频,虽然从没去过他家,但对他家的房子各个角落都已然熟悉,他家的厨房,客厅,书房,这一切都无不证明着他就是单身的状态,所以我也从未有过怀疑。又或许,恋爱中的女人,都变成了聋子和瞎子,总有些细枝末节被我忽略掉。

哭罢后,我给他发信息,

“李海,你老婆打来电话了。多余的话我不想说,说了也没有意义。我深爱你,我想你也是爱我的。所以,我不愿意就欺骗再来指责你。我不想拿自由身赌和你的未来。我知道,永远不可能会有那么一天。和你在一起很快乐,也让我真正体会过了什么是爱。趁一切还未满目苍夷,离开你是我最好的选择,我会永远珍藏我们美好的记忆。别过,珍重!”

他很快回了信息,“对不起!请给我时间,我一定会处理好我的事情,给你幸福!相信我!”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白落梅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终于有一天会在某个渡口离散......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常流。”

于是,我删掉了他的电话,以及所有的联系方式。我搬离了原来的那个家。

我又开始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公园,只是每一次经过我们曾经走过的街角,站在熟悉的马路一端,我都会记起,记起曾有过这么一个人,牵着我的手,在人潮车流中穿过。

“爱过就不要说抱歉

毕竟我们走过这一回

从来我就不曾后悔

初见那时美丽的相约

曾经以为我会是你

浪漫的爱情故事

唯一不变的永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