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论咖年度征文】 I 一个人的审问

文/褚褚一

一年一度的春节又来了,人民欢呼着,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而卡卡却满脸苦恼。

一天弟弟茶茶跟卡卡提了个建议,这个建议让卡卡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当时茶茶拿着一份广告找到卡卡,对着卡卡说了一句话:“我们租个女友回家过年吧!”

“不要。”卡卡闻声站起来怒视着茶茶。

他怎么可以去骗父母?怎么忍心去骗爸妈,他不知道给人一个希望然后再亲手抹杀掉别人的希望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吗?

“死脑筋,看你今年怎么应付老爸老妈。”

对于哥哥卡卡的顽固不化,茶茶十分苦恼,兄弟两是双胞胎,如今均三十了,年年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回家过年,可是不回去,就是不孝,一年到头,父母每天都在数着日子盼着过年的这一天到来。若是不回去,茶茶无法想象他们脸上那种失望是怎么表现出来的。

可是回去,每年面对父母向后张望的眼神,比他们亲口说出来,你们的女朋友呢?怎么还不结婚?怎么还不找老婆?更让他难受百倍千倍,那种无声的眼神,让茶茶每年到了回家的前几天总是睡不着,梦中那眼神一直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如何让他们不再露出那种眼神成了茶茶心中难以解答的题目。

这些年在外面,不是没有女孩子追,只是那些女生他都不来电,身边人的离离合合,让茶茶决定什么都可以将就,唯独婚姻这件事情不想将就,他希望娶的她,她爱他,他也爱她,他们是因为爱而结合,而不是因为生理需求,抑或者别的。

“哼,那总比骗他们强。”

作为双胞胎的哥哥,茶茶心里所想的,卡卡不是不明白,只是他觉得租个女友不合适,这是一种欺骗,对父母的一种欺骗,除此之外,有些东西卡卡考虑的更多。

首先租来的女友是什么样的人?

这点谁也不清楚,别看那些机构,他们也不清楚。

其次这种行为,不管怎么演戏,都会被爸妈看出来,真的是真的,假的是假的,真的成不假的,假的也成不了真的,再厉害的演员也逃不过父母对孩子的爱之眼神。

这会让他们认为是自己的错,否则孩子怎么会找个假的来欺骗自己呢?

别不信,也许别人的爸妈会将过错都归咎于孩子,可是我和茶茶的爸妈只会问责自己,他们始终奉行着三字经:养不教父之过。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租个女友回家,问问自己的内心,这安慰的倒底是父母的心还是你自己的心?

骗的是父母还是你自己?

“就你孝顺,反正我是准备租个女友回去。”看着广告上的广告语:8000元,你就能领一个老婆回家,茶茶有些意动。

“租的永远是租的,还是得还回去,就像不是你的东西你霸占了一时却霸占不了一辈子,何况这是用金钱交易而来的东西,能长久吗?”

广告上的女子,卡卡不是没看见,只是这种照片满大街都是,也只有茶茶才会以为那是真的,可就算是真的,也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风一吹就散。

“就你能,长篇大论的,少说教了。”茶茶不愿意再听哥哥的说教,他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那么能说,怎么不带一个女朋友回家呢?

“你,我是为了你好。”卡卡做着最后的规劝。

“可是你的好我不需要,你怎么样,我不管,但是我租女友回家这件事情不准跟爸妈说。”茶茶眼中已经看不见哥哥,耳朵也听不见卡卡的声音,他的合部心神已经被广告上的女人吸引走了。

“我保持沉默。”

“成交。”

望着弟弟远走的背影,卡卡对于回家后的生活充满了担忧,他不知道自己的放任是对还是不对,但他心里明白自己是不会。

转眼到了回家的日子,数小时火车,站在家门口,卡卡望着父母年老的身影,心头不禁一阵酸楚,古人常说父母在儿不远行。

卡卡眼看着爸妈拉着茶茶租来的女友,上下打量个不停,嘴里不停地问着那姑娘的情况,那姑娘如同久经沙场的将士,临危不俱,回答的有条不紊,她挽着茶茶的手臂,亲昵的靠在茶茶的身上,茶茶全身有些僵硬。

晚上父母将我赶出房间,安排在客厅的沙发上,将房间留给茶茶和那姑娘,茶茶张了张嘴欲说些什么,姑娘一蹦一跳地就跑进房间,还顺带拉着茶茶。

“卡卡,你老实告诉妈,茶茶这女友是女友吗?”

老妈不等茶茶关上房间的门就开始了对卡卡的审问。

我正在参加【辩论咖闹新春征文】活动,大家快来参加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多人看书喜欢跳过前言的部分,而对我而言,前言就是整本书的说明书或内容指引。通过前言部分,我们可以知道本书具体的章...
    SONGLU阅读 115评论 0 0
  • 走过迷失的远途 近在自我的怜悯 放任自流的时光 一点一点习惯 度过 只好不回忆 痛苦无力挣扎 无处安放 放过自己 ...
    頌亦可心阅读 34评论 0 1
  • 所有的故事都有一段开头,所有的故事却不一定会有结局。就像我和他的故事一样,开始的莫名其妙,结束的也莫名其妙。谁让当...
    木子_d5f2阅读 42评论 0 0
  • 楔子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出自中...
    江鎏葉阅读 12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