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魂魄于剑鞘 泪溅尸骨于悬崖

原创影剧|《缘定三生世》连载六

第六章:封印魂魄于剑鞘 泪溅尸骨于悬崖

“今生一诺红颜笑,不负如来不负君”。他们默契的对视一笑,向那水晶球里看去,不知这具女尸和忠犬会发生什么样的执念故事。

01.

水晶球体里的巍峨山体、狭长谷道,被欢快的笑声填的满满的。

一对情侣在峡谷里欢欣雀跃的追逐嬉戏,旁边桃花飘飞,流水潺潺,不远处金黄披盖的茅草屋飘出淡淡炊烟,他们缠绵在小溪边的流青石上,享受着彼此的温暖和爱意,山谷里传来阵阵鸟语,此时,姑娘微微俯身,婉婉落座,露出纤细白皙玉指,轻扬抚上琴面。面对公子柔柔浅笑,发辫轻扬飘起,琴音渐响,券券而来,又似高山流水,汩汩韵味,公子落坐在旁,优雅的抽出腰边明笛一起合奏。琴轻悠、笛微闲, 音旋悠远断肠,谷间的万物和空气也已陶醉其间。

从水晶球里飘扬出来的音符也早已让欧阳子和小琪魂魄飞扬,如若拂风,泛起微漪。

此等画面哪忍心被打破。可总有一些铁石心肠之人,不为之所动。“秦帅,我们该启程了,耽误了时辰,王上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啊”,从峡谷僻静处传来催促的声音,他们两人并没搭理那小将,沉浸在悲喜交至、缠绵悱恻之间不能分开。小将再次催促:“秦帅,秦...”,话音未落之际,秦帅右手一挥,撇出笛音一符,直冲小将而去,姑娘立即阻止秦帅不要伤及性命,随即秦帅又是一符,阻止了前一音符冲向小将而去,两片音符在空中碰撞爆炸,只听“嗖得一声”那音符碎片射进小将嘴里,舌头劲爆而出,满口鲜血,小将跌倒在地不敢言声。要不是姑娘及时阻止,这小将早已化为脓血,还能沦为失声这般幸运。秦帅怒视小将,那眼神冰冷的就能杀死众人,众人骚动不安,退后了好几里。姑娘抓起秦帅左手放在胸前,凄凄惨惨戚戚,泪已侵湿所有,她悲凄的声音让秦帅心疼,恨不得杀光所有来打扰的人,但姑娘是一个识大体,懂缓急之人,她强忍住悲恸,露出温柔的笑颜,说道:“秦帅,快去复命吧,雨诺在这里一直等待秦帅归来,不见秦帅,此生不出”。秦帅紧紧抱住雨诺,久久不愿放开。姑娘从腰间取出雀香芋坠送给他,秦帅接过芋坠,伤情的说道:“雨诺,此生负你太多,等我回来定与你比翼连理,再不分开。”话音刚落,秦帅拿出炫龙匕首在手臂上刺出“伊诺雨露,长厢厮守”,雨诺泪如雨下,心疼的哭着劝说着道:“秦帅不要,不要啊,我知你心,你知我心,足矣!不要伤害自己,我会很心疼的”。雨诺泪眼朦胧的看着伤口不知所措。秦帅想以这样的行为告诉雨诺,此生不愿再辜负她。也想抒发自己痛不欲生的内心。秦帅和雨诺这些年间,分分合合无数次,要么相隔千里,要么相濡以沫相望于江湖。这次,他要终止这本不该有的苦海,终止带给雨诺的痛苦和伤害,所以,他这样做也是在警告自己,不允许再带给雨诺任何的伤痛,他以鲜血和誓言为证,日月为鉴。秦帅使用内力,将鲜血和自己的一半灵魂融入匕首里送给雨诺,嘱咐道:“雨诺,我将自己的一半灵注入在这把匕首上,我不在你身边时,他会一直陪着你,在月圆之夜我都会为你吹起明笛,陪伴着你,呵护着你,它就是我,我就是它。”雨诺接过匕首抱于胸前,两人向峡谷口走去,周围的桃花飘散在他们周围,如同下起了桃花雨一般。

02.

秦帅收起雀香芋坠,一跃而起跨上金乌龙马,一声长嘶飞跃出峡谷口外,雨诺无力再支撑起整个身体,瞬间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着,呆呆的望着秦帅渐渐远去的背影。

从那时以后,雨诺整日独坐在流青石上弹琴,她的琴声越来越悲凄,每到月圆之时,她都会将秦帅的匕首放在旁边,与月光投射出的秦帅影像一起合奏,悲凄的琴音使桃花源里的桃花枯萎,使小溪里的鱼儿流泪,使远处的山谷不忍共鸣,每天的相思煎熬,让雨诺憔悴了太多太多。

有一日,雨诺上山采药,被一群狼围攻,她害怕的疯狂逃跑,后边的群狼猛追不舍,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嗖”一声,一把金剑飞将过来,刺穿了野狼的喉咙,狼群转而攻击这神人,雨诺拼命的向前跑,谁知树丛前方是悬崖峭壁,雨诺来不及止步跌落了下去,此时神人快速杀退群狼飞将过去,跳下悬崖解救雨诺,神人附身冲向雨诺,一把抓住雨诺的手,说时迟那时快,神人将金剑插入悬崖峭壁之上,此时,雨诺才看清那神人就是秦帅,他回来了,雨诺兴奋不已,大喊道:“秦帅,真的是你吗?”。秦帅高兴的答道:“雨诺,是我,有我在,你不要害怕,我会救你上去的”。

他们悬空在峭壁上,动惮不得。谁会料到,他们的见面竟是这般奇遇。不远处峭壁边有一山洞,秦帅想用最后的力气将雨诺甩向山洞里,她就会安全。不料,山洞里蹭蹭蹭的探出众多狼头,它们跃跃欲试,死死的盯着他们,伺机而动。雨诺大喊道:“秦帅,不要管我,没用的,这样下去金剑撑不起我们两个的,快放开我,我会拖累你的,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秦帅坚定的说:“雨诺,我不会扔下你的,抓紧我,如果你死了,我绝不独活。”雨诺继续喊道:“秦帅,没用的,我见到你就已知足了,快放开我,答应我,要好好的活下去”。“雨诺,我不放手,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要死,我们一起死”。金剑开始向下滑动,雨诺用力的拨开他的手,秦帅大喊道:“雨诺,你干什么,不要啊!不要丢下我啊”。两只紧握的手在空中分开,雨诺含泪微笑着面向秦帅,大喊了一声:“秦帅,好好活着,答应我,照顾好自己”。秦帅彻底崩溃了,他放开了金剑,紧随其后跌落了下去。

03.

不知过了多久,秦帅苏醒过来,全身是伤的他,跌跌撞撞的胡乱寻找着雨诺,秦帅死撑着身体大喊:“雨诺,雨诺,你在哪儿,你在哪儿,雨诺 …”空旷的悬崖下面回荡着雨诺的名字。

雨诺却没有秦帅那般幸运,她的身躯被枯萎的树杈刺穿,整棵树已被鲜血侵染成红色。秦帅抱起雨诺瘫软在血泊中,他悲痛欲绝、痛不欲生,椎心泣血的痛让他崩溃到极点。他紧紧抱着雨诺的尸体瘫坐在地,像死了一般。

秦帅的鲜血流淌了一地,昏死在雨诺的尸体上,悬崖下面的树丛中映射出刚升起的月亮,硕大无比,洒在他们身上,更显悲惨凄凉。

不远处,一只白狐注视着他们已经很久了,她是被秦帅撕心裂肺的喊声吸引了过来,她也叫“雨诺”,一只马上退狐幻人的千年九尾白狐。她们两个拥有相同的名字,不同的命运。一位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峡谷闭月“雨诺”,一位是艳色绝世、妖娆佳人的妖狐“雨诺”,而妖狐雨诺刚悟出自己如何从狐身退却幻化人形的道图,机遇就从天而降。

她躲藏在岩石背后,等待着幻化人形的更好机会。

今生一诺红颜笑,不负如来不负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