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海贼王》:艾斯之死

字数 3382阅读 634

突然想重温一下顶上战争,再次感受尾田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从剧集460到485,还是一如既往地根本停不下来。

艾斯之死,令人惋惜之余,更多的还是无奈。从艾斯降临世间,从艾斯遇到纽盖特,从艾斯踏上追捕蒂奇之路,从艾斯为维护白胡子的尊严而停下逃离的脚步,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安排,寂寂无名、平凡一生根本就不在艾斯的选项之中。

艾斯是背负着海贼王之子的恶名出生的,为此露玖不得不躲避着海军的追杀,强行延迟十月怀胎之期,才终于安全地让艾斯降临于世。从出生伊始,艾斯的人生就伴随着波折。

卡普与罗杰,亦敌亦友,在战斗中建立起来的信任微妙而坚韧。也正因如此,临刑之前罗杰才会把艾斯托付于卡普,而卡普也终究没有辜负这份信任。卡普把艾斯交托给山贼达旦,这位养母虽粗暴却不失温情。后来的艾斯遇到了路飞和萨博,也让他拥有了作为兄弟的羁绊。身为传奇海兵的卡普一直想把艾斯和路飞培养为强大的海军,可惜二人血液里流淌的是海贼的基因,或许卡普的初衷只是不想爷孙辈兵戎相见,铁汉同样深怀柔情。

一生的追问


只是艾斯的困惑在于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对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是好还是坏。这样的困惑伴随了艾斯短暂的一生,庆幸的是在生命的尽头终于找到了答案。

生命的困惑


幼小的心灵总是面对着世界对于父亲的恶意与厌恶,小小的艾斯迷惑于来自世人视之为极恶的身世,只能用拳头来征服世人的恶言恶语,却也未能因此而找到心灵的归宿,直到遇到纽盖特。

扬帆出海是艾斯的梦想,他也把同样的梦想传递给了路飞。先于路飞出海的艾斯很快就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在遇到纽盖特之前,却仍旧是一只不知归巢的海鸟。与纽盖特的相识充满戏剧性,却也符合艾斯无所畏惧的个性。作为站在时代顶点的大海贼,纽盖特不爱财宝,想要的只是家人,而艾斯需要的就是那个名为家的归宿。

与纽盖特初识的艾斯,就像一头不愿被驯服的猛兽,一次次地计划着刺杀纽盖特,一次次地以惨败收场,而纽盖特对此毫不介怀,其他船员也对此同样无感。艾斯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称呼白胡子为老爹,马尔科说因为白胡子称呼大家为儿子。马尔科看似无厘头的回答,却道出了纽盖特的心意,也说明了白胡子海贼团之所以强大的原因。自此,艾斯终于收了心。

与白胡子海贼团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艾斯找到了容身安心的处所。纽盖特带给艾斯的是从小就缺失的父爱,是从出生就失去的归宿,是值得以性命相护的信仰。纽盖特喜欢艾斯,想培养他成为下一个海贼王;艾斯仰慕纽盖特,想支持他成为下一个海贼王。还有什么比彼此成全更真挚更浓烈更深厚的爱呢?也就是这样的爱,把生命引向荣耀,把生命铸成辉煌,把生命诠释为信仰。

小奥兹说,艾斯是很温柔的人。小奥兹是身形超级巨大的巨人族,艾斯觉得烈日炎炎而小奥兹的脑袋离太阳那么近,就送了小奥兹一顶自己编织的草帽,小奥兹爱不释手。烈日当空,小奥兹说不热了;暴雨滂沱,小奥兹说雨淋不着他;大雪纷纷,小奥兹说雪盖不住他。大块头的小奥兹因这一帽之恩,一直感念着艾斯,以至于顶上战争拼着性命趟出一条搭救艾斯的生路来。

如果能一直这样温暖下去该多好,可惜现实没有这样的如果。蒂奇觊觎暗暗果实已久,终于还是向第四队队长萨奇下了手。作为蒂奇的队长,艾斯无法坐视不管,尽管老爹说这次就算了吧,但耿直的艾斯无法容忍有人玷污老爹的荣耀,毅然不顾大家的劝阻执意去独自追捕蒂奇。老爹说有不好的预感,结果一语成谶,艾斯被捕,不日问斩。

自此,艾斯的一只脚已经迈入鬼门关,就从他独自追捕蒂奇开始。而另一只脚,是在萨卡斯基挑唆成功时迈进来的。

萨卡斯基作为海军大将,能谋善断,实力强悍,还会玩阴招,比起库赞,似乎更适合作元帅,这大概就是后来为何库赞会败北远走之因。对于世界政府来说,强硬派的萨卡斯基似乎更对味口,而温和派的库赞则显得太过仁慈些。白胡子遇刺,是萨卡斯基的功劳;让原本有机会逃脱的艾斯驻足迎战,也是萨卡斯基的功劳。萨卡斯基说,正义会胜利,是因为胜利了就是正义。这话说的很萨卡斯基啊!

艾斯无法接受萨卡斯基对白胡子的诋毁,他把白胡子的名誉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或者说是要比大家的性命都重要。一时兴起,不管不顾,只为了心中的正义,疯子一般。路飞也是同样一副德性,但老爹喜欢,我们也喜欢。

艾斯在乎路飞的性命,艾斯在乎队友的性命,艾斯在乎老爹的性命,却唯独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他不知道自己对于路飞有多么重要,他不知道自己对于卡普有多么重要,他不知道自己对于达旦有多么重要,他不知道自己对于队友有多么重要,他不知道自己对于老爹有多么重要……他就是不知道自己有多么重要!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价值,这是艾斯一生的困惑。

卡普的眼泪

看着队友一个个倒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却是因为欢喜,原来自己被这么多的人深爱着,只是自己不知道,抑或,是自己不敢相信。

初看这一段时,会怒会生气,如果当初艾斯没有去追蒂奇,就不会被捕,也就不会让这么多的伙伴因搭救而殒命。可是,如果艾斯不去追捕蒂奇,那艾斯还是我们喜欢的那个艾斯吗?所以,艾斯必须去追蒂奇,艾斯也必须回击萨卡斯基的诋毁。

年幼的我们没有能力去判断是好还是坏、是自己的错还是别人的错,或者谁都没有错,只能通过别人对我们的反应来简单直接地判断自己是不是被欢迎、是不是被喜欢、是不是被爱,如果被冷落、被责骂、被呵斥,就会认为是自己不够好、是自己的错,甚至觉得是自己不值得被温柔以待。然后长大的我们也是处处小心翼翼,生怕做错了什么而导致别人不再喜欢我们。我们渴望被关爱,渴望被温暖,渴望被守护,但现实往往不遂人愿。

没有被爱护过的幼年,是卑微野蛮生长的人生阶段,或许多年以后仍旧会对当初缺失的那份爱怀有执念。那些被遗弃的孩子,那些没有被善待的孩子,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波折才会明白自己同样值得被爱,鸣人是幸运的,夏目是幸运的,艾斯是幸运的。

终于发现自己被这般深爱着,艾斯开心地哭了,艾斯难过地哭了;开心是因为觉得自己如此幸福,难过是因为那么多可爱的伙伴因自己而赴死。

坐在一旁的卡普内心正经历无尽的撕扯,那可是犹如己出的艾斯啊!艾斯的喜与悲,自己怎么能不懂!在看到艾斯为路飞挡下萨卡斯基致命一击时,卡普再也忍不住了,若不是战国出手制止,爱子心切的卡普难保不会手撕了萨卡斯基。

老爹的眼泪

掉落的红色念珠,老爹含泪拾起,紧握手心,仿佛艾斯还在。一个历经风浪站在时代顶点的男人,多少惨烈的战争、多少彻骨的伤痛都未能使其屈服,却在失去艾斯后老泪纵横。老爹是真的很难过啊!老爹以宽广的胸膛为那么多无处可依的人建立起遮风避雨的安身之所,那么多漂泊无依的灵魂也终于在老爹这里找到了立命之地。老爹的伟大艾斯们懂,但萨卡斯基不懂,就算懂萨卡斯基也不能说,这是立场问题,也因此萨卡斯基抓住了艾斯的软肋,这场战争萨卡斯基赢了,但这个时代记住的,是老爹,是艾斯。

作为艾斯的结拜兄弟,路飞一样有着风风火火的性格。与世界政府为敌,也不是头一遭,先前为救罗宾已经闹过一回了。但这次不同,因为是艾斯,是少时结拜的兄弟,也是自己认可的男人。历经磨难,几次生死,终于救到了心心念念的艾斯,那一刻的笑简单直接傻萌干净,仿佛世界一下子变得美好而纯真。只是幸福没能持续太久,萨卡斯基的熔岩老拳结结实实地穿透了艾斯的胸膛,就在路飞的面前。那一刻,喧闹的世界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仅有的声音来自艾斯被洞穿的胸膛。路飞要崩溃了,不需要萨卡斯基的老拳,路飞已经徘徊在死亡边缘。

那个困惑于自己存在意义的艾斯,终于可以释怀了,因为他得到了确定的答案。艾斯感受到了世界对他的爱,尽管寒刃抵颈;艾斯看到了世界对他的爱,通过血流成河;艾斯听到了世界对他的爱,通过无尽嘶喊。所以,艾斯走得很安详,留在脸上的是满足的笑容是幸福的笑容。

最后的微笑

顶上战争,轰轰烈烈,沸沸扬扬,纽盖特和艾斯走了,海军本部和路飞几近崩塌,留下些什么呢?白胡子的时代结束了,但白胡子守护的信念留下来了,并将延续向新的航海时代。那些在战争中挥洒血泪的战士,无论海贼还是海兵,都是为自己的信念而战,虽死无憾,虽死无悔,尽管仍旧寂寂无名,但同艾斯一样,都曾在这个时代激烈地燃烧过,都曾用自己的身躯照亮过这个时代,说不朽太过华丽,但之于生命的意义,也够了。

优秀的动漫,和优秀的影片、优秀的小说一样,能引发反省,能从中看到与自己相合的蛛丝马迹,也能找到自己所希望的生命形式。理想的我们是路飞是艾斯,现实的我们或许只是克比,但只要不放弃成长,终有一天也会变成能够与路飞对抗的大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