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永远不会老

唐野      林千金


1

我人生里有两件事让我觉得很开心。第一,我长得很漂亮。第二,我有个好欺负的哥哥。

好样貌是爸妈给的,好哥哥却不是。因为他是邻居家哥哥,他叫唐野。

唐野一点都不人如其名,反倒长了一副斯文相。五官不算太突出,就是挺白的。一白遮百丑这句话放在男人身上也合适,至少对唐野来说是合适的。白了容易出气质,在唐野身上就演变出一种禁欲感。就是那种他越一本正经你越想把他脱光剥净的感觉。不过这是后话,小时候的他也不过就是个三好学生乖不啦叽的模样。

我跟唐野家是对门对户,打出生起就认识,他比我大了不到一岁,我们是见过对方赤身裸体还能一起勾肩搭背的关系。在别人眼里这叫青梅竹马,可我从来不会用“竹马”这么恶心的词形容他。因为我们两家关系太好,所以按爸妈的意思我从小就是叫他“哥哥”,一叫叫了好多年。

我叫林千金。我爸特别宝贝我,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而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土。尤其当我跟爸爸一起碰到一些长辈时,我爸跟人介绍说“这是我家千金”,别人心里还以为我爸多有学问呢再紧着问一句“那令千金怎么称呼啊?”我爸就翻大白眼,什么怎么称呼,就叫千金啊!每当这时我就觉得巨尴尬。其实我爸顶没文化,不知道什么叫令千金,只知道我是他的千金宝贝。

小学时经常有“我有一个愿望”这种命题作文,我就总写我的愿望是改名。唐野知道之后就拾掇我改成“林黛玉”,说是古代一个大美女。我一听可乐意了,赶紧跟我爸讲,不过我爸没同意,他就觉得千金好,比啥都好。也幸好他没同意,一想到长大后别人要黛玉黛玉地喊我,我都觉得后怕。

那是小学三年级,唐野就知道“林黛玉”这种名字了,可见跟我们这些孩子有多不一样。他一直都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聪明,会念书,不脏不闹。

但是,他对我来说,就一直是一个可以被我任意欺负蹂躏的对象。

说起来,小时候我还真的对他挺坏的。不过也不能完全赖我,我是被大家给宠坏了。本来我一小孩子没什么美丑的概念,可是经不住街坊邻居们成天成天地夸我,我就感觉自己美上天了。加之我爸妈实在太宠我,我就渐渐觉得大家都很喜欢我都该对我好。

不过我也没有过分地恃宠而骄,表面功夫还是很会做,嘴巴总是甜,外人面前总是乖。但是到了唐野这,估计外边装狠了吧,对他就百无禁忌,甚至喜欢虐待他…他喜欢什么我都爱跟他抢,抢文具,抢书,抢电视,抢他书包,抢得他满脸鼻涕和泪花。不过哭归哭吧,他从不告状,因为他知道告状也没用。他爸妈太喜欢我了,还经常开玩笑说我是他们的儿媳妇,从小就叫唐野好好爱护我。

我也不清楚我身体里这股施虐倾向哪里来的,总之我就喜欢看唐野在我面前低眉顺眼供我使唤的样子。有时他哭得厉害了,说我是个坏妹妹,我也会良心大发,送他一堆糖果,一遍遍“好哥哥”地喊。他就又会眉开眼笑,牵我手带我玩。属于打完巴掌给两颗枣就能哄好的主。

2

关于童年我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夏天。而关于夏天我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唐野。

两个小小人坐在电视机前面分食一个大西瓜,你一半我一半,你一口我一口。但我要是先吃完就会去抢他的,所以他后来养成习惯只要跟我一起吃东西就是狼吞虎咽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总之他长大后肠胃一直不太好。

到了中午午睡,两家大人会把我们放到一张床上,这样看来我跟唐野从小就滚过床单了。等大人一走,我又开始使坏,不让他睡,非让他给我扇风灭蚊。

我睡着以后也不能威逼利诱他啊,可没想到我醒了之后看见他半眯着眼睛小手臂一摆一摆地还在给我扇着。真是不知该说他傻还是说他听话。可是他这么听邻居家妹妹的话可不就是傻么?

不过,他上了初中以后我就再也不敢说他傻了。小学时候大家成绩都好,到了初中开始慢慢见分晓。可能我长相占了大部分优势,智商就显得不足,经常只能考个班级前十。而唐野是那个常年占据年级第一的人。

我爸妈看见他都要两眼放光,赶紧让我每天跟着唐野一起做作业,让他辅导我。都说父辈缺什么就特别希望孩子能有什么,我爸没文化就希望我倍有文化,就是可惜我一直没能如他所愿。

不是唐野教的不好,是我欺负他惯了,他压不住我,我不想学还是不学。他就苦口婆心地劝,说我再这样会考不上大学的。我吊儿郎当地回,大学是什么啊?唐野就皱起眉头,还带点语重心长,“我想上大学,你难道不想跟我一起么?”我就闷闷地回答不上了,因为我压根就没想过跟唐野分开这件事。在我心里,我们一直待在一块这是天经地义的。

于是我发奋了一段时间,最后初一下学期的考试还是拿到了全班第三这样的好成绩。我蹦蹦跳跳地去给唐野报喜,他点点头,随即跟我扔了个重磅炸弹:妹妹,我要跳级了。

我感觉像是被人迎头打了一棒,整个脑子嗡嗡地,说不出话。

唐野又接着说,我这个暑假会把初二的课本学习一遍,到时候会有一场考试,考过了我就升初三了。

他没有像让我跟他一起上大学一样让我跟他一起跳级,想也知道我没那个本事。我才为了一直跟他待一块而努力学习呢,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要抛下我往前走了。我觉得我应该要特别生气才对,但那一刻我只觉得有点伤心。

我转头走了,唐野没有追上来。我在心里有点悲哀地想,我的哥哥,他长大了。

3

我上初二他上初三的这年是我们之间交集最少的一年。我因为心里憋着一股气,看到他不愿意笑嘻嘻,而他似乎在学习上很下功夫,没空搭理我这些小情绪,我们就一直淡着,话都很少说。直到我出了个小车祸。

那时候已经是下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了,我骑自行车跟别人的车撞在一起了,当时腿上流了很多血,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我哭得特别惨。爸妈很快就赶到了医院,我伸着头张望,我爸说,通知唐野了,正赶过来。

医生要缝针的时候,唐野大汗淋漓地出现了。我刚刚止住地哭声在这个时候又哇地一声爆开了,我边哭边喊,我要毁容了我要毁容了怎么办!

唐野眼睛里湿湿的,表情很痛苦。他走过来抱住我头,让我把眼泪鼻涕都擦他怀里,“没事没事,只是腿而已。”

那我以后都不能穿短裙了!

怎么会,只是在内侧而已。

我不漂亮了!我以后都不漂亮了!

不是不是,你怎么都漂亮。

真的吗?

真的。

那我成绩不好也还是漂亮吗?

你怎么都漂亮。

我最漂亮吗?

对,全世界你最漂亮。

医生缝一针,我就掐着唐野喊一句,唐野就紧紧抱着我回一句。总共六针,缝完之后唐野的手臂被我掐青了。我问他痛不痛,他摇头,把眼里的眼泪摇了出来,他说,你哭得我痛。

那是上学之后,我唯一一次看到唐野哭。那一瞬间,我原谅了他跳级的事。

从那之后我们又一起上学。他神经过敏,车都不让我碰,坚持每天载我。只不过也就那么几天,很快他就中考,然后去上了我们那最好的市一中。

4

初三是我人生中最努力学习的一年,我当时的成绩属于拼一拼还能上市一中的水平,所以每天都发狠背书做题。后来高三我就没这么拼了,因为那会我已经很明白就算是脱层皮我都考不上唐野的大学了。

考前一个月我进入焦躁状态,我爸不放心打电话给唐野让他请假回来看我,他听话地照办了。

回来之后,他也不多言语,就把我带到小区附近我们经常去吃的一家馄饨店。我有坏毛病,只吃有肉的地方,面皮就剩下来。

唐野以前还骂我浪费,后来知道说也没用,就帮我把咬剩的面皮吃掉。现在也是,他自然地把筷子伸进我的碗里,夹起那些形状不一的馄饨皮,再慢慢放进嘴里。

他边吃边淡淡地跟我说,随便考成什么样都行,反正我这一辈子都会吃你剩下的馄饨皮。

我开心极了。来自唐野的安慰不会是拥抱,不会是那些我爱吃的,也不会是带我去外边发疯放纵。

他会安静地跟我吃顿饭,说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这是我跟唐野之间的沟通方式,这是唐野永远让我安心的样子。

后来我临近高考的时候,他也是这么一招。特意从北京赶回来,也不过就是带我吃顿馄饨罢了。只是他把台词换成:还是考个离我近点的地方吧,不然我都没法给你吃剩下的馄饨皮了。

他也了解我,知道我考不上北京的大学。于是我把目标定成了离他最近的天津。其实之后分数出来,我留在本省能上更好的学校,但还是执意填了天津。

5

爸妈很舍不得,但想到离唐野很近,我能受到照顾,也就含泪同意了。然后我又花了很长时间说服他们不要送我到学校。最后二老泪奔在火车站,千金千金地喊着,我心都给喊痛了。

本来唐野说提前到天津等我,因为他的学校开学早。但我想着我十一可以去北京旅游看他,也就不想让他多跑这一趟。

天津建筑很不错,我的学校也不赖。一切都很好,我就盼着十一去北京看唐野了。可能就是一切都太好了,上天看不过眼,要给我下点绊子。等到十一,我不仅看到了唐野,还看到了站在他身边巧笑倩兮的女孩子。

唐野解释了句,是他班上同学。可这位同学脸上暧昧地笑分明让我看到了猫腻。

我尽量维持着不让脸垮下来。但一整天都在拿话刺唐野。他给我夹菜,我尖着嗓子喊:“我这不是有手么?用不着你。”他问我接下来要去哪玩,我也是冷冰冰丢两个字:随便。

气氛这么不愉快,那位女同学脸上也没有尴尬的神色,还一直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时不时打量下我。唐野就表现得像个粗神经的标准直男,对一切仿佛毫无察觉。只有我,憋着满肚子气没地撒。

就这样,原定五天的旅程被我缩短到两天,我气鼓鼓地回了天津。

6

回来之后想着唐野该好好哄我才是,跟我解释和这个女的到底整得哪一出。可是等了一两天都没动静,他不可能感觉不出我的冷淡,可他就是只字不提。我气到胸闷,倏忽想到,我有什么立场要求他解释?

纵然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关系,可我的身份不过是邻居家妹妹。他一个快二十岁的大好青年有个暧昧对象或者正经女朋友,不是很正常么——哪里需要向我解释?

我被自己逻辑的正确性惊到了。心里一凉。凉完之后,又突然脑袋一热——既然这样,我干嘛不谈恋爱?

我一个也快二十岁的大好美女身边围着不少大好青年,我干嘛不去谈恋爱?

对,我也应该谈恋爱,至少也可以有个暧昧对象。这样想着,我打开了手机通讯录,联系了一个叫徐天明的人。这个人从军训时就开始追我,不管我多冷淡,他都坚持对我嘘寒问暖,长得也还不赖,可以一起面对面坐着吃个晚餐。

徐天明接到电话,高兴得有点语无伦次,连声应着“好好好…”,他的兴奋刺激到了我,让我觉得我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赴约才是。

于是我捯饬了下自己化了个淡妆出门见他。饭桌上徐天明很活跃,一直讲话逗我开心。看到有人这样尽心想讨好自己,我也跟着心情好了起来。

如果不是在饭后回宿舍的路上看到唐野在宿舍大楼前等着,我的好心情应该还能多持续一会。

唐野看到我,也看到了我身边的徐天明。在我走到他面前时,他二话不说朝着我脑袋的方向伸出了手——我以为他要干嘛,吓得我往后一躲。结果他只是拿大拇指反复揉搓我的眼皮,应该是想把我的眼线擦掉…

我有点尴尬。徐天明倒是挺懂事,像是看穿了一切,还朝我善意地笑了一笑,只是笑容里有点落寞。我顿时心虚起来。不过他也不为难我,就对着我点了个头,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我看着他孤单地背影,心里内疚了一秒。没办法,唐野就站在我面前,我实在腾不出功夫来心疼别的男人。

7

“人都走了,你还搓。”我装着面无表情地样子对着唐野。

他不听,搓完了左眼又接着搓我的右眼。

不过他动作很轻,我料想他根本搓不掉,只是作作样子,泄泄恨。看到他这样不爽我心里还有点得意。

过了好一会,他手上的动作慢下来,只是手指还轻覆在我眼皮上,像是希望我闭上眼睛的样子。接着,他以他一贯淡淡地口吻开口说道:“你上次在北京见到的那个女生,她追了我一年。我说我心里有人,她不信。所以我只好让她亲眼见到,好让她死心。”

我从很久以前,心里就有了棵种子。唐野的这番话就像是和风细雨灌进了我的内心,让那颗种子终于开出花来,在我脸上绽放出了巨大的笑意。

“那她死心了吗?”我使劲忍也忍不住语气里满满地欢快。

“死心了。她说,我只有在你面前才像是真正的我。”

我听完之后大为感动,伸手抱住唐野。唐野嘴边也泛出笑意,紧紧回抱了我。

“那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今晚上那位男同学吗?”抱了一会,唐野冷不丁地开口问道。

我心情彻底好起来,大方地说:“根本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唐野貌似对此答案颇为满意,抱着我的手,又紧了紧,圈得我有点呼吸不顺。

然后,在这样美丽的月色下,唐野清了清嗓子,对我讲道:妹妹,我们去开房吧。

8

当有人很郑重其事地将“开房”两个字说出来时,其实是会让人想笑的。反正我是笑了…

不仅笑了,还笑得很大声。唐野一边拖着我往校外走,一边也忍不住在我的无情笑声中红了脸。最后他刻意板起面孔:“林千金,你再这样笑我就就地把你给办了啊。”

我不知廉耻地两眼冒桃花:好啊好啊,你都不知道我等这天等多久了?

他却是突然顿住了脚步,回头看我,眼神里尽是认真:“你在等我…爱你?”

嗯啊。我点头。

“可是…我觉得我从小就爱你啊。”唐野一本正经。

天啊。这句话杀伤力好大。像一道雷把我给劈中了,我被劈的除了傻笑别的都不会了。

到了酒店我都一直是这副咧着嘴痴痴傻傻的样子。唐野哭笑不得,把我安放在床边,然后嘲笑我:“林千金你至于么?不就跟你表个白么,你还要傻乐多久啊?”

我不管,我接着乐。

“还以为你一直心里有谱呢,从小到大我做什么事不是为了你,我爱你爱得还不够明显呐?”

“哼…为了我…为了我你去跳级啊!你把我甩在了后头好么?!”话一开口我才知道原来我这么小心眼…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梗着。

“就是为了你才跳级的。”

我一愣。

唐野又接着解释:“上初中那会,我基本确定了,这辈子就是你了。于是我想,我必须走在你前面,我要在你经历任何事之前都早你一步看到,这样我才放心。”

才初中…他就已经想得这样远了?我鼻头一酸,嘴倒还是很硬:“瞎说呢吧,初中那会你懂什么事啊,还就确定…”

我话还没说完,就没法再说下去了。因为唐野用他的嘴堵住了我的嘴。

“初中那会,我就想这么做了。”唐野亲完之后直勾勾望着我。

好了,现在换我脸红了。

“我大学选择学医也是为了你。”

我又愣了。当时唐野爸妈都一心希望他学法律,他却坚持一定要学医。我从不知道这跟我有何关系?

“因为…我不能再眼巴巴看你受伤,却只能在一旁什么都做不了。”他的视线落到我的大腿上,我一瞬间了然。我知道他一直为这事内疚,觉得是因为他跳了级没跟我一起上学所以我才会出事。

我有些心疼,拍了拍他的脸:“没事哈,那你就为了我去当个整形医师好了。这样我以后老了不好看了,你还能给我打玻尿酸。”

唐野噗嗤一声笑了,说出来的话却格外认真:你再老,都好看。

我就在他温柔的声线里沦陷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软成一团泥,摊在了他的怀里。

“你不需要整形医师,我想我还是选神经内科好了。”唐野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

“神经内科…治脑子的啊?为什么想选这个啊?”

“大概…”唐野顿了顿,然后看着我,“是想研究一下我为什么会这么爱你吧。”

我打心底里觉得,书读多了就是好,能说出这样满分的情话。不像我,这么没文化,啥也不会说,在这种时候就只知道凑过去对着他亲亲摸摸…

9

然后…然后我们就异地恋了。

所幸北京天津是真的近,一周见一次基本没问题,只是高铁不便宜。我们把所有高铁票都留着了,后来结婚的时候整理了一下发现有将近两百张。唐野就在婚礼现场摆了一面白墙,将这两百张高铁票贴上去,拼成了我名字的首字母——LQJ。下面他还用黑笔加粗地写了一句:我一生行过的路,都只为了走向你。

此举,成功地让我成为当天最被嫉妒的对象。同时,还让当场不少“不解风情”的男士白白挨了骂。

跟唐野在一起后,我觉得人生就被他“包办”了。我几乎什么都不用想,什么决定都不用做。

毕业了,大家愁工作,我不愁。唐野要本硕博连读,我非常明确毕业后要直奔帝都。然后开启“我工作他上学,我挣钱他花钱”的完美模式。

毕业了,大家愁分手,我又不用愁。唐野让我成了毕婚族,跟着我参加了我的毕业典礼,然后妥妥地将戒指套到了我的手上。

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已经是这样了,这个从我出生起就在我身边的人一直都是我追随的方向。从小我就只想跟他玩,上学了只想跟他一个学校,毕业了也理所当然要黏着他。一切一切,浑然天成,毋庸置疑。

大学室友中有一个曾对我提出过困惑,她说,千金,你不觉得一辈子只跟一个人纠缠过,很遗憾么?

我哑然失笑。怎么会?一想到我这一辈子都只跟他一个人纠缠过,我唯一能想到的词就是:此生足矣。

后来我在微信上跟唐野说了这件事,他也回了我四个字:千金不换。

哎呀…我又要说那句话了,书读多了就是好啊。同样是四个字,他还用了个“双关”呢。

10

我们结婚后,爸妈告诉了我一件事。唐野出生七个月之后,我出生了。然后双方父母经常把我们放到一起,结果唐野一岁的时候开口说话,喊出的第一个词竟然是:妹妹。

当时唐野的爸妈就开玩笑说,不得了啊,人还这么小呢,心里头竟然就光想着妹妹了!

我知道之后,总觉得不敢相信。一直问唐野,你说这会是真的么?

唐野宠溺地笑笑,“我希望是真的。”

我希望我从出生起念着的人,就是你。

我望向唐野。望着我此生唯一的爱人。心里安定无比。

到最后,我不得不说,这就是一个青梅竹马的故事。我们早在有记忆之前就已认识对方,也早在知道什么是爱之前就已爱上对方。不用担心太过熟悉就容易起腻,我们只害怕参与对方的人生还不够多。

回到最开头说的,我有一副好皮囊,还有一个好哥哥。但是皮囊会老,哥哥也会老,只有我的爱情永远不会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毕业一个月有余了,来北京工作也整三周。工作在一家央企,第一天去报道我穿了短裤和一件大T恤,中分的头发太长,被汗水浸...
    Marblem阅读 112评论 0 0
  • 书吧故事: 霏霏岛主抽了一张曼陀罗,图的中间是把剑,闪过一丝惊悸,随即就接受了,开始画起来。 俩孩子走...
    观心客阅读 3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