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消失的咖啡店》第十五章 死亡之神

字数 8581阅读 58
图/偷

亲们,目录在这哦,请戳

第十四章 猝不及防

丁帅带着他两火急火燎地赶往于老爷子的家里,一路上没有人讲话,大家似乎都感觉到了即将有不寻常的事发生。心情一时间变得格外沉重。

按了好久的门铃都没有回应,丁帅心头突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关键是每次他的预感还都那么灵验。

三个人站在门口面面相觑,还是王晗子提醒他说要不打个电话给于笑笑问问,兴许爷孙两出去了。

丁帅立即掏出手机,迟疑了一下,拨了于笑笑的号码。

于笑笑正在画室画石膏像,手机响的时候,她愣了一下,掏出来一看。“天哪。”一声尖叫声响彻在整个画室里,所有同学都吃惊地看着她。

她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道歉,拿着手机去了外面的走廊上。

“喂,丁帅吗?你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你知不知道你爷爷今天去了哪里?”

“啊.......我不知道也,我这几天都在学校,没有回去。”

“哦,那行,我知道了。”说完丁帅挂了电话,无奈地朝着他两摇摇头。

挂断电话之后,于笑笑想着想着觉得不对劲,她迅速往家里奔去。

她刚跑到小区楼底的时候,正好碰到丁帅他们,“怎么了?我爷爷没在家吗?会不会在若归园,今天他要去工作的。”于笑笑拽住丁帅的胳膊,眼泪巴巴地问道。

丁帅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我去过了,今天他请假了,不在。”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于笑笑你赶快去打开门。”说着王晗子推着于笑笑赶紧往楼里跑去。

兴许是心里太紧张的原因,于笑笑打了几次门都打不开,丁帅从她手中拿来钥匙,于笑笑很自觉地站到了一旁。

随着锁“咔嚓”一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丁帅朝他们看了一眼,推开门。

然而他们翻遍了整间屋子,都没有看到于老爷子的身影,家里面一切都很正常,但此时于笑笑却从正常中察觉出了不正常的地方,家里面太整洁了,就像是被谁特地打扫了一遍一样。

她蹲下来掩面抽泣起来,“爷爷肯定是出事了。”

肖其琛走过来安慰她,让她不要想太多,说不定老爷子只是出去散散心而已。不过,此时,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安慰显得苍白无力,说实在的,他虽然到现在都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但他的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

一时间气氛显得很压抑,所有人都不讲话,空气中就只有于笑笑轻轻的抽泣声。

“他会不会去别的地方了,我们在这发愣也不是事呀,赶紧去找吧,说不定最后老爷子在哪公园下象棋呢,我们在这瞎操心。”说到最后,肖其琛的声音越来越小,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观点站不住脚。

王晗子叹了一口气,转而对他说道:“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回头给你解释。”

突然他睁大眼睛,紧张到结结巴巴,“哦,对了,对了,你们说他会不会去墓--墓地呀?”

“有可能,那我们赶紧过去。”

说着丁帅他们一行人向墓地奔去,于笑笑眼泪汪汪的跟在后面,爷爷千万不要有事,爷爷千万不要有事......她一直在心里默念着。

等大家到陵园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尹若归坟前趴着一个人,“在那,快。”说着丁帅迅速飞奔了过去,将其他三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等王晗子他们到的时候,只见丁帅双眼无神地坐在于老爷子旁边发呆,手里拿着一张纸。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于笑笑就嚎啕着扑了上去,她一个劲地伏在于老爷子旁边喊“爷爷,爷爷,你醒醒呀。”然而此刻的于老爷子就像熟睡了的婴儿一样,很安详,嘴角挂着笑,睡得好熟,好熟,熟到他完全都听不到孙女的呼叫声。

丁帅头都没有抬,他把手一甩,王晗子从他手里接过那张纸条,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打开来。

我自知罪孽深重不可恕,是我连累了若归,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哎,如今我已经多活了这么多年了,就让我下去亲自给他们道歉以获得他们的原谅。

笑笑,爷爷对不起你,当你看到这份遗书的时候说明爷爷已经走了,爷爷走了之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地生活下去。有什么问题你就去找丁帅王晗子他们帮忙,看在爷爷的份上,他们会帮你的。

这么多年我活得太累了,本来以为有一线转机的,但最终还是败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赎清自己的罪孽,现在好了,我终于可以解脱了,若归,贤承,诺诺,冬向,你们等等我,我亲自来给你们道歉来了。

看完之后,王晗子将遗书递给了于笑笑,他默默地坐到丁帅旁边,小声地说道:“最后一段有点奇怪,我觉得于老爷子的死有蹊跷,你说会不会是......”

“很有可能。”

“你的意思是......”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难道说我爷爷的死不是自杀?”于笑笑冲过来死死地拽住丁帅的胳膊,一双已经哭红了的双眼直直地盯着他,丁帅皱了皱眉头,看了她一眼,低下头,沉默不语。

“就算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我刚已经听到了,我一定要找到凶手替爷爷报仇。”于笑笑咬牙切齿地说道,双眼红得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随时准备着去扑倒前面的羚羊。

“笑笑,你先别那么激动,先看看这遗书是不是你爷爷的字迹。”肖其琛过来拉开于笑笑,丁帅依旧低着头,仿佛周围的世界都和他没有关系一样。

于笑笑停止哭泣,她把爷爷留下的遗书拿过来仔细地瞧了瞧,“没错,这是爷爷写的。”“你确定?”肖其琛凑过来认真地问道。

“嗯,你看这个“了”字,爷爷每次写的时候都会写的好像数字“3”,是爷爷的字迹没错。”于笑笑抽噎着回答道,眼泪还是不自觉地从眼角一个劲地往下流,就像决堤的江河一样,止都止不住。

听到这话,王晗子愣了一下,如果遗书真的是于老爷子写的话,那这件事似乎越来越复杂了,按道理讲,于老爷子现在已经能确定当年的事情是马涛他们搞得鬼,那他为什么还要自杀呢?如果说是因为愧疚,那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难道就急于这一时吗?王晗子实在是想不通。

不仅他想不通,丁帅此刻也觉得于老爷子的死很奇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现在头都想炸了,都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

他两依旧在台阶上静静地坐着,紧锁着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过,看似各怀心事,实则都在思考着同一件事。

肖其琛则在一旁费力地安慰着于笑笑,可不管他说什么,于笑笑的眼泪都止不住,看得他在一旁心里都好难受,很心疼,又很悲恸。

突然间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我们是不是得报警呀,一个个在这傻愣着,难道要让老爷子的遗体一直在这晾着呀?”

他这句话提醒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都从失神中回过来,丁帅站起来,凛冽的眼神里满满的怒气,“就算报了警,凭着这张遗书,肯定也会被当作自杀结案的。哎,真不能指望那群愚蠢的人。”

“老爷子看起来就真的像是自杀的,你们看他连寿衣都穿上了。”肖其琛蹲在一旁眯着丹凤眼认真地说道。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于老爷子身上穿的衣服,“于笑笑,你爷爷身上的这套寿衣你之前看到过吗?”王晗子急忙问道。

“没有,从来都没有看过。”于笑笑仍在抽噎,“哦----”王晗子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声。

丁帅蹲下来检查了一下老爷子的遗体,“服用过量安眠药死的。”说完他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留下其他三个人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从殡仪馆出来的时候于笑笑似乎冷静了不少,王晗子把她托给了肖其琛照顾,而他则急匆匆地离开了。

找到丁帅的时候,他正坐在黑房子的屋顶上发呆,王晗子艰难地爬到他的旁边,没错,他有严重的恐高症,一直到上大学才敢坐飞机,对于这种周围没有防护措施的高处,搁平时他是绝对不会上来的。

坐稳之后,他才开口问道:“你怎么看这件事?”

丁帅转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不会是简单的自杀,他之前跟我说过,他走了就只剩于笑笑一人了,为了这仅有的孙女,我相信他也不会做出轻生之事。况且我们不是已经可以肯定当年的车祸不是于老爷子的错,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杀完全说不过去。”

“那就奇怪了,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我们也许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丁帅耐人寻味地看了王晗子一眼,王晗子的瞳孔瞬间放大,好像无数电流一起穿过了他的大脑,一瞬间他就领会了丁帅的意思。

“你是说马涛他们当年杀若归她们的动机是吗?”

“没错,我们一直都忽略掉了这点,难道仅仅是为了得到咖啡店吗?感觉不至于,咖啡店他另开一家就是了,何必要执着于这一家,况且仅仅为了这个计划去杀四个人,未免太.......”

“你这么一说,倒也是,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确实如你所说,这件案子当自杀处理了。”

“嗯,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查了。”丁帅望着远方,眼里满满地忧愁。

“丁帅,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你怎么就知道于爷爷会出事,还有,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执着于追查当年的事,这应该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说完王晗子一脸严肃地看着他,紧逼着的目光让丁帅无处遁形,他低下头。

“如果我说是直觉你相信吗?至于为什么要追查当年的事这件事我以后再跟你解释。”说完他站起来,慢悠悠地沿着屋檐跳到了二楼的阳台上,留下王晗子一个人在原处发呆。

王晗子看着他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他转过头,独自静静地坐在屋顶上,夜幕降临时,周围的一切都上了一层薄薄的雾霭,寒风穿过他的大衣直戳他的胸口处,他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脑袋,一直就这么坐着,直到旁边响起一阵脚步声。

“该下去了,你要一直坐在这到明天吗,该不是你不敢下去了吧?”丁帅说完轻声地笑了笑,王晗子抬头看了他一眼,黑暗之中他只能看到丁帅大致的影子,等等,那是什么?王晗子使劲揉了揉眼睛,他不禁想到开学时那天晚上看到的,丁帅的眼睛......

王晗子瞪大眼睛直直地盯着丁帅的双眼,直至他走到他的面前,借着二楼阳台的灯再仔细一看,跟平常的没有两样,深邃的眸子,漆黑的瞳孔。

他不禁苦涩地笑了笑,觉得最近自己的压力是不是太大了,都出现幻觉了。“下去吧。”起身时打滑了一下,差点把他的心脏吓出来。丁帅在一旁偷偷地笑他,王晗子不屑地剜了他一眼,摇摇晃晃地朝着二楼的方向摸去,小心翼翼地跳了下去。

丁老爷子得知于笑笑的爷爷去世时十分痛心,想起于笑笑那可爱的样子他就心酸得要命。“哎,真是苦命的丫头,笑笑她肯定特别伤心,那丫头还好吧?”

“嗯,我已经让肖其琛送她回去了,应该没什么事。”王晗子弱弱地回答道。

“哎,哪天我要是死了,不知道小帅会不会也会这么伤心,小帅你要答应我,在我死之前,你都不要离开我,就算以后你回家去了,也要经常过来看看我这个孤独的老头子呀。”说完竟惆怅起来。

“秃老头,你在说什么胡话,再说给你扔出去喂猫。”丁帅冷冷地回答道,只顾着看手机的他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丁老爷子怅然的神情。

王晗子嗤嗤地笑了两声,他们爷孙两的对话总是这么搞笑,这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爷爷,突然心里一阵苦楚。

回到家的于笑笑一直躲在爷爷的房间不愿意出来,已经挨个给亲戚们打过电话了,他们明天都会过来。

她趴在爷爷的床上哭个不停,眼泪水就顺着脸颊一直流到被子上,她用手擦了一遍又一遍,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她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使劲地想睁开眼睛,可任凭她怎么努力,双眼就是睁不开,她感觉自己眼前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爷爷,是你吗?”

“笑笑,是爷爷。”“啊,爷爷,爷爷。”于笑笑挣扎着爬起来,但自己就像被蝉茧束缚住一样,不管她怎么用力都于事无补。

“爷爷,我看不到你。”于笑笑失望地哭了。

这时候黑影轻轻地摸了一下她的头,“笑笑,没事,你只要听爷爷说就行了,爷爷对不起你,现在就留你一个人生活,存折你知道在哪吧,密码就是你的生日,如果有亲戚要是愿意收留你的话,你就随自己的心意,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你已经成年了,爷爷相信你能很好的照顾自己,你不会让爷爷失望的对吧。”

“我知道,可我只想要爷爷。”悲恸的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不要哭不要哭,你哭了爷爷会心疼的,傻孩子,我总会离开的,你答应爷爷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

“嗯嗯,爷爷我答应你。”于笑笑双手努力在眼前抓着,但她却什么都没有抓到。

“那我就放心了,爷爷要走了,再见了,笑笑。”说完黑影迅速地往后飘去......

“不要呀,爷爷,爷爷。”于笑笑一下子被自己的叫声惊醒,她揉了揉眼睛,眼前没有爷爷,就只有一盏台灯在桌子上散发出幽幽的光芒。

于笑笑揉揉跪麻了的腿,一瘸一拐地往桌子那挪去。

“啊,好痛。”于笑笑低头一看,自己的小腿撞到了最后一个打开着的抽屉上,她弯下腰正准备将它合上的时候,余光一撇,咦?那是什么?

于笑笑把抽屉彻底拉开,里面正躺着一本日记本,她轻轻地从里面拿出来。“这是--爷爷的日记?”她瞪大眼睛,赶紧拉开椅子坐了上去,颤颤巍巍地打开日记本,翻到最新的内容。

天哪,原来是这样,看完之后,于笑笑直接傻眼了,她瘫坐在椅子上,双眼无神地盯着日记本发呆。就这样一直坐到了天亮。

第二天亲戚们过来的时候,于笑笑的眼睛肿的跟个桃子似的,双眼皮肿的就像刚开过刀还没消肿一样。大家都围过来心疼地安慰她。

一直到爷爷的丧礼结束,于笑笑都没再流一滴眼泪。

她拒绝了表叔的收养,她说她已经成年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走的时候她的表叔给了她他家的号码和地址,让她有什么事就去找他,于笑笑感激地点了点头。

亲戚们陆续都回去了,等他们都离开之后,于笑笑偷偷地换上衣服,拿上日记本,身影很快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到咖啡店的时候,已经关门了。于笑笑从不远处拣来石块,用力地朝着二楼的窗户砸去。

随着“砰--砰--砰”的响声,二楼房间里的灯亮了,马涛起身走过来打开窗户对着下面大喊:“大晚上的谁呀?”

“是我,快开门。”于笑笑在下面大吼大叫道。

马涛转身拿了眼镜戴上,这才看清楼下站着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

他慢吞吞地下来打开门,于笑笑一下子冲了进去。

“这么晚了,你来咖啡店干嘛,已经关门了。”

“是你害死了我的爷爷对不对?”于笑笑咬牙切齿地说道,双手紧紧地握着,愤怒的双眼里满满的红血丝。

马涛一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难道你是于叔的孙女。”

“没错,是我,你这个坏人,是你害死了我的爷爷。”

“哈哈哈哈哈哈哈”马涛仰天大笑起来,“小姑娘,你爷爷难道没跟你说凡事要讲证据吗?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你跟你爷爷一样,净喜欢干那种野狗才喜欢干的事。”

“谁说我没有证据的,爷爷自杀之前你去找过他吧,这里面记得一清二楚,你还想抵赖。”说着于笑笑扬了扬手中的日记本。

一时间马涛呆愣在了原地,扭曲的脸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是诡异,他咧着嘴邪恶地笑了笑说:“是吗?那拿过来给我看看。”说着伸着手朝着于笑笑逼过去。

于笑笑立即把日记本藏到身后,她一步一步地往后退着,马涛狰狞的面孔一步步地向她靠近,直至抵到墙上,她一脸惊恐地看着越来越近地马涛.....

醒来的时候于笑笑发现自己被关在了地下室里,具体是哪的地下室她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地下室特别小,只有一间空荡荡的小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而她此时正被绑在房间正中的椅子上。

她环顾了一圈,“有人吗,有人吗?”没有回应,于笑笑不死心,叫了一遍又一遍,然而回答她的就只有自己的回音,最后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有一个人睬她。

她试着拽出自己的手,但绑的太紧了,无论她怎么用力,都于事无补,她绝望地看着门口处,眼泪吧嗒吧嗒地滴到地上。

房间里的光很暗,尤其是到了晚上的时候,黑漆漆的一片,于笑笑感觉自己就像处在了无边无际的黑洞中,她什么都看不见,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到,黑暗笼罩着她,吞噬着她小小的身躯,嗓子里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了。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昏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一股凉凉的液体灌到了她的嗓子里,她兴奋地大口吸取着甘甜的汁液,慢慢地恢复知觉之后,一睁开眼看到的确是马涛那张狰狞的面孔。

于笑笑绝望地转过头,“醒了,哦,对不住,我把你给忘了。”奸邪的声音在她的耳旁响起,听得于笑笑恶心的直想吐。

马涛紧紧地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你怪不得任何人。”说完放下了手,于笑笑的头立即无力地垂了下去。

房间里传来一阵马涛的狂笑声,绝望的于笑笑低着头沉默不语。

“你都不求求我放了你吗?”

“求你,哼,求你你就能放了我吗?”沙哑的声音从于笑笑的嗓子里挤出来。

马涛再次冲过来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你说的没错,求我我也不会放了你的,哈哈哈哈哈,你就等着下去陪你的爷爷去吧,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就不要奢望王晗子他们来救你了,你死了这条心吧,没有人能找到这里的,哈哈哈哈哈哈”

于笑笑抬眼瞪着他,毫不畏惧,“哼,他们会找到这里的。”

“好呀,那就让他们慢慢找,等找到的时候不过是你的一具躯体罢了。”说完他放开手,大踏步的朝门外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折回来了。

他径直走到于笑笑旁边,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将她的双手重新死死地系上,拖着她将绳子系到旁边墙上的铁钉上,轻蔑地笑了笑说道:“既然你那么坚信他们能够找到你,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好了,给你一点活动的空间,还有这瓶水也留给你,接下来就看你的运气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活着出去。”

说完马涛就转身离开了。

于笑笑动了一下,全身的骨头就像散架似了的疼她移到墙角蜷缩着蹲着,水泥地特别凉,她连坐都不敢坐,别说躺着休息一下了。

她抬起手艰难地蹭了蹭额头上的乱糟糟的刘海,感觉自己的眼皮特别的重,她好困,她想睡一觉......

丧礼之后,没有人想起来找于笑笑,室友都以为她请假回家休息几天去了。

丁帅打于笑笑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他有点不放心,就去于笑笑家找她。

按了几次门铃里面都没有回应,突然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他赶紧冲到楼下找来物业帮忙开了门,结果打开门之后,里面空无一人。丁帅开始慌了,他打电话通知了王晗子他们。

大家打电话问了她的表叔,问了丁老爷子,去了若归园,去了墓地,去了所有她可能会去的地方,然而一无所获,到处都看不到于笑笑的身影,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报警吧。”肖其琛提议道,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糟了,我竟然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地方。”说着王晗子奔跑着离开,其他人见状,纷纷地跟着他。

“谁,你们说谁,于笑笑,于笑笑是谁?我不认识。”王晗子看了丁帅一眼,立即回答道:“你不要再装了,是你把她藏起来了对不对。”

马涛从吧台后面走出来,尽管已经七十几岁了,但他的身子板挺得笔直,他镇定地看着眼前这一群人,“丢人了你们应该去警察局不是吗,来我这干什么,况且,我再说一遍,我不认识于笑笑这个人,要是不喝咖啡你们就出去,不要影响我做生意。”

“你......”丁帅一把拽住欲冲向前的王晗子,“不是你最好,如果让我知道是你的话,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我们走。”说完丁帅拉着王晗子离开。

“今天已经累了一天了,你们先回去,如果有消息的话我通知你们。”王晗子站在咖啡店的门口对着安安她们说道。

“那行,我们就先回去,一旦有消息了,记得立即通知我们,一定要记得啊。”安安再三强调。

“嗯嗯,牟晓天,你送一下他们。”“好。”说着牟晓天就带着安安她们回去了。

“现在怎么办?于笑笑到底去哪了?”肖其琛推了一下眼镜,眯着丹凤眼忧虑地问道。

王晗子叹了一口气,突然停下了脚步,两眼放光,“这件事绝对和马涛脱不了干系,丁帅你觉得呢?”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看样子他不会主动放了于笑笑,哦,你两先回去,我出去一趟。”说完丁帅转身离开。

王晗子一把拽住了他,“你们两都不要跟来,这件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丁帅推开王晗子的手臂。

“那你小心。”丁帅点了点头,漆黑的眸子在路灯的照耀下隐隐地发着红光,不一会儿身影就淹没在了黑夜之中。

王晗子转过来,愣了一会神,“走吧。”肖其琛跟在他的后面,两人一驱一后地向宿舍走去。

“王晗子,按照你们说的那样,倘若于笑笑真的是被马老爷子抓走的话,那动机是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抓于笑笑,难道仅仅因为他是于爷爷的孙女?”

“我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猜最大的可能是于笑笑握住了他的什么把柄。好了,不要想这么多了,赶紧回去休息休息,明天还得抓紧时间找人,时间拖得越久,对于笑笑越不利。”

“嗯。”

王晗子回头看了一眼,他只能祈祷丁帅今晚的行动一定要成功,同时他也在暗暗地祈祷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要不然于笑笑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丁帅蹑手蹑脚地摸到了咖啡店的旁边,他猜想如果真的是马涛绑走了于笑笑的话,他应该会把她藏在咖啡店里。他熟练地翻上二楼,声音轻的就像一个鬼影子一样。

他避开了马涛的房间,开始一间一间地搜索其他的,然而一圈下来,一无所获。

他站在原地,鼻尖上已经沁满了汗珠,眼睛像雷达一样又重新扫了各个角落,没有,没有,这里没有于笑笑的身影。他失望地背靠在墙上,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拳头也越握越紧。

说真的,他现在真的很想冲进马涛的房间,把那个老贼从床上拖起来暴打一顿,逼着他说出于笑笑的下落。

他粗略地算了一下时间,如果于笑笑是丧礼结束的那天就失踪的话,到现在已经将近一个星期了,想到这,他不禁后背的毛孔全都炸开了,心中隐隐的不安感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他慢慢地沿着走廊道往前摸索,咦,这是什么,他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楼梯,他顺着楼梯往上看,对呀,一般这种别墅都有阁楼的,他兴奋地踩着楼梯准备上去。

刚踩到第一级时,许是常年没人爬的原因,楼梯“吱呀”地叫了一声,在寂静的夜晚里,这一声显得格外响亮。丁帅的心被吓得“扑通”跳了一下,全身就像瞬间被电流击中一样,身上的毛孔全都竖了起来。

他回过头仔细地看着马涛房间的方向,发现没有动静后,他邪魅地笑了笑,换了个方式,悄无声息地上了阁楼。

阁楼里堆得都是一些杂物,丁帅皱着眉头仔细地翻找着,眼睛一撇,咦,那是什么,他小心地把它从一堆杂物中抽出来。

刚打开第一页的时候丁帅就愣愣地怔在了原地,果然是你这老贼干的,他急急地翻到最新的一页,但令他失望的是,那一页已经被撕掉了。丁帅恨恨地咬了一下下嘴唇,把日记本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

他转身下楼,显然在阁楼里他也没有发现于笑笑的身影,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能够证明于笑笑确实被这老贼抓走了。

他在心中祈祷于笑笑还活着,他答应于老爷子要帮他好好照顾她的,想到这一点,心里面五味杂成。

他低着头轻轻地沿着楼梯下去,突然他的瞳孔急剧收缩,慢慢地抬起头,眼前出现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