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二)

字数 2038阅读 22

像雪一样白

菏赛船长在广播里得意的哼着他非洲老家的RAP,我们每个人都在有节奏的音乐中应和着。郭少锋吹着口哨快速的敲击着键盘,导航员艾尔莎性感的扭动着她的臀部,我看着她,忍不住咽了口水,想入非非。数年的准备,200多个日日夜夜的艰苦训练,终于迎来了检验的一天。每个人兴奋异常,我们把最后一天被筛选下去的备选宇航员的照片贴在船舱里,好让他们也能感受到这种波澜壮阔的氛围。

盖亚号飞船是全人类合作的结晶,有160多个国家的三千多家企业参与了飞船的研发和生产,甚至包括刚刚结束战争的两个国家的军火商也加入其中。这艘船的极限速度是99.999%光速,这也是地球人有史以来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这得益于盖亚号的暗能量引擎。

二十年前,NASA的科学家们发现了暗能量的证据,在实验数据的指引下,中国的空间站--天宫--很快就完成了暗能量的大规模商业化测试。经过中美这两个太空大国的不懈努力,这种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廉价能源很快取代了核能和化石能源,人类文明迈上了新的台阶。

化学教授们弹冠相庆,他们坚定的抵制化石能源的使用:石油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们竟然拿来烧!

傍晚,落日的余晖笼罩着巨大的火箭发射架,西天角挂着一轮明亮的新月。各国的元首齐聚在中国海南文昌发射中心,观看盖亚号的发射。

巨大的长征55号火箭把盖娅飞船送到了预定轨道,我们都能想象得到,地球上每一个电视台都在直播我们被扔上天的壮观景象。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哈哈大笑。

艾尔莎从我身边飘过,留下淡淡的发香。你还是长发更性感一些啊,我对她喊。她不屑的回了一句:被船舱里的这些破设备绞住会更性感的。整个训练期间,她都是披肩金发,性感迷人,为了确保能成为这个团队的一员,她忍痛剪掉了长发。

在距离地球400公里的轨道上,脱离了长征55号的盖亚号开始自主点火,在化学燃料引擎的牵引下,开始缓慢加速。根据预定程序,我们通过地球的引力弹弓弹到冥王星附近时,会自动启动暗能量引擎,而那时我们都应该进入充满休眠液的休眠舱里,来应对远超身体极限的加速度。飞船进入亚光速匀速航行后,再从休眠舱里出来。我们的目的地本来是距离太阳最近的比邻星系,开普勒计划发现那里有一颗环境和地球差不多的行星。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场几天的短途旅行,对于地球来说,却是长达8年的分别。

在盖娅的暗能量引擎提前启动之前,都是按照原计划进行的。

那个该死的程序员。

巨大的加速度压垮了飞船里的每个人,正在休眠舱做检测的我因为休眠液的保护幸免于难。在飞船稳定在亚光速的时候,我心有余悸的走出休眠舱,看到了血腥的现场。这些朝夕相处的船员突然变成了凌乱的残肢,我的精神濒临崩溃。

心理机器人一边警告我血压过高,一边播放着毫无营养的心灵鸡汤,试图平复我的心情。我无法接受一起训练了半年多的同事、朋友、亲人就这样灰飞烟灭的现实,我还没有摸过艾尔莎的屁股,她就... ...

我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头疼欲裂,痛苦不堪。这些漂浮在船舱各处的血块被自动清理器打扫的干干净净,我想为他们举行一个星空葬礼,让他们魂归星辰。

整整三天,我都没有吃饭,只是喝一点点营养液,镜子里的胡子拉碴和干瘦的面庞不堪入目。很显然,我无法完成这次航行任务了,于是通知飞船电脑修订航线,返回我的母星,本以为很快就能返回的故乡:地球。

飞船电脑默默的通过显示器给我回放当时的故障,一段错误的代码导致了加速度的飙升,80个g的重力加速度远远超出了人体承受的极限。

我要杀了程序员。我喃喃自语。转念一想,经过简单的心算,发现我根本没有机会杀他。因为我和他的时间是不同的,这也是相对论的精髓:被错误代码改过的亚光速飞行的我,回到地球,将是漫长的岁月之后。

多少年来着?我问飞船电脑。

7000年。电脑想都没想,直接回复我。

减速结束后,我从休眠舱里钻了出来。透过舷窗,我看到了土星环边上巨大的空间站---奥,不---应该叫卫星城,巨大的... ...荒芜的城市。

飞船无法接收到任何信号,可怕的无线电静默。究竟发生了什么?

火星的外观是苍翠的绿色,我相信人类已经征服了它并作为新的殖民地,那些闪闪发光的卫星,应该是太阳能发电卫星吧!可是,为什么不使用暗能量呢?或者是高级的通讯卫星?

蓝色的行星,我差点以为永远无法再见到的星球,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雪白的云,湛蓝的海。

我发出了请求着陆的信号,却没有任何回应,但我顾不上那么多了。按下按钮,启动了降落程序。

颠簸着穿过大气层,我怔怔的盯着没有任何响应的屏幕。

盖亚号下降的速度越来越慢,就像被特别的引力牵引,我不断的切换频段,显示器里只是一片雪白,白雪皑皑,让人沉醉,让人心碎。

舱门自动打开的时候,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难道这是冬天的西伯利亚?我自言自语。

扳住舱门,我试图爬出盖亚号,但是长时间的太空航行让我的习惯了飘浮,腿部根本没有支撑身体的力量,刚出来就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在失去意识之前,我用手握住一把雪。

还是雪,到处都是雪,肆意的白色。

我不断的睡去又不断的醒来,好像躺在雪地里,又好像躺在白色的房间里,无论睁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同一个颜色。

这是梦吗?

像雪一样白。

(未完待续)

上文回顾(PS,两年前的坑,开始填~~):

羽毛(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终于熬到了过年,不上学待在家的日子陶启程展现了久违的笑容,一家人的日子虽然不富裕,但是也是热热闹闹地过了年。眼看着...
  • 第一节 天外来客 2025年,美国航空航天局收到亚利桑那州基特峰天文台紧急报告,该天文台在对木星和火星之...
  • 序章 人类的历史,事实上就是一部能源的历史。人类自起源之初,就已经毫无退路地依赖于能源,从第一根被燃烧的树枝开始,...
  • 一个人孤独的走过了人生的前22年,这22年以来,除了父母和几个挚友以外,我在这人世间基本上没有留下太多的...
  • 刚刚跟爸爸打完电话,聊了很久,超级开心的,分享了最近上三阶的状态,感召海星的难处,爸爸很耐心跟我讲了如何去做,聊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