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又开

      暮春时节,又回老家。此时山野一片青绿,粉白蔷薇、映山红、山茶花已难寻觅,杏花桃花梨花大多也已零落成泥。与友人一路谈心一路看草看花。清风徐来,间或飘点雨丝,带来些许凉意。难得此情此景,心情惬意之极。

     两边紫红色的豌豆花迎风摇曳,绰约多姿。不知哪一年起,一直无人打理,而花儿倒也自得其乐,年年肆意地开着。田梗上也盛开着紫色的犁头草花,比豌豆花小而拘谨些,密密匝匝的,夹杂在另一种一串串铃铛似的紫花中一起开放,却也悦目。再放眼看去,不远处的菜园里,茼蒿开出了金黄色像波斯菊一样的花,还有白色的萝卜花,金黄色的菜苔花。继续走着,还能看到深红的茶花,粉红的杜鹃花,最令人着迷的是那攀附在栗子树上的紫藤花,如梦如幻,像是淡紫色的烟雾,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主路,踩在松软的铺满青草的田埂上了,再往前走,草更深,路边茅草茂密,担心有蛇,于是折返。再经豌豆花处,驻足细看,蓦地想起清朝袁枚的这首诗——《苔》。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是一年级《日有所诵》中的诗句。小屁孩读得摇头晃脑,很有节奏感。十分钟时间的晨诵,要对此诗深入理解,不容易,对于一年级孩子,也没必要。他们只需明白:不管怎样不起眼的小花,都有开放的权利。

       其实细细品咂,越发觉得此诗的意味深长。“白日不到处”,是指日光不能照到的阴暗角落处,往往会铺满青苔。无法生长树木的地方,因了这些青苔,而有了一种郁郁葱葱的生命力,少了些单调与贫瘠。“青春恰自来”,春天来了,万物生光辉,苔花也如此,欣欣然自在地应时开放了。尽管花如米粒小,那也是苔的花啊,那也是属于苔的美丽。自是比不得牡丹的倾国倾城,甚至任何一种花都要比它漂亮。那又与苔何干?我有我的快乐,我有我的方向。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袁枚是在讽刺这小小的花不自量力吗?不是。我想,诗人一定是如我这般,满怀惊喜,用最最温柔的目光抚摸每一种毫不起眼却自在自得的小花吧?所以,在他的眼中,苔花那么可爱,那么生机盎然。甚至,在他的眼中,苔花的美,一点也不比牡丹逊色。要知道,这是在阴暗潮湿的角落啊!没有阳光的照耀,它也能开花,是多么的了不起!

       你若盛开,蝴蝶自来。人亦如此,生命只有一次,花开只是一时。起起伏伏,悲欢离合,都需一一面对。不必在乎诋毁流言,不必寻求他人肯定的目光。只管自己努力生长便好。

       豌豆花年年春天都开在此路边,年年让我欣喜,让我愉悦。年年岁岁花相似,而岁岁年年人不同。来这世上一遭,就是历各种劫难,看世间万物轮回,然后悟出生命的真相,而后浅笑安然,得一圆融自在之境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陌上花又开,仍作一人徘。天涯沦落客,盼君早归来。 点点星光,月夜凄凉。寒蝉凄婉唱,战士思故乡。 忆往昔,我背井离乡...
    若怀_阅读 184评论 2 3
  • 惠英和丈夫坐在车里,车上放着崔健的《花房姑娘》,丈夫说:“以前你说等咱们退休了,就买一辆自己的车,放上音乐带你...
    零寂年丶阅读 38评论 0 0
  •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 彼时远去,斯人不在。 斑驳纸张,任惊鸿一笔,终枯黄尘封。 初心难忘,繁华过,却难始终...
    溪子渊阅读 60评论 1 1
  • 2016年11月1日,晚上十一点整,我很想找人诉说,寻不到,便只好诉诸于笔上。本以为过了一年多,時間会慢慢的淡忘了...
    陌上花又开可缓缓归矣阅读 74评论 7 1
  • 如果来不及,来不及送你墙头那支花,来不及陪你到街角那家鞋店看双鞋,来不及为你冷时添衣热时扇风,来不及一起看月亮升起...
    啊猛小姐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