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记(十一) ———简盘2019,再见,2019!

1989年,我妈勇敢的携家离开生活二十年的内蒙,回到她的故土__辽南的小地方:庄河。那年,她是我今年的年龄___五十整!

我五十岁生日就在七月尾暑假的一天。这个日子,我回到了已没有了爸妈的家,没有一丝刻意安排的成份,出发前两天,才发现,这个生日要在庄河过了,也许是天意?因为从独立生活开始,我从没在爸妈跟前过生日。

妈妈五十岁那年,回到这里。我五十岁的生日,不经意的回来了,谁的意思呢?我不是非要弄个玄虚出来,但“五十”这个数字,总觉隐含某种人生契机,和妈有关的契机。

我本不在意怎么过生日,但五十岁了,还真早早就打算在家好好贺贺!却又被毫无意识的给安排回庄河了。我是较真的认为:这是天意!

这座小城,除了父母,我的故事太少

注定,这个生日是不会热闹了,虽大儿,孩爸不在身边(把我送到庄河,隔日便回京),但我总想自己重视一下,这个念头让我如执拗的小孩子一样,我从来没有过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生日。

好在有内蒙的伙伴在庄河生活,可以有人陪我。二哥就住我楼上,但却不想打扰他(不会表达感情的木纳人让他凑这个局,简直就是为难他),我便提前约了金兰和福荣一起晚饭,当然侄子可以叫着,还有同来的老姨相伴,牛二最安慰我了,有个娃在身边,心里就踏实。心里默念了这所有,觉得还好,五十岁的生日不至于干吊着(也曾经计划过,用一次孤独的旅行来纪念自己这半百之岁)。

记得那天,是我喜欢的天气,没有毒日,云层涂满天空,这样的天气,在海滨小城是凉爽的。但早上醒来,总觉郁郁的。惯例的面和蛋也没准备,早饭便慌着肚子了。八点多,快递电话让我签收鲜花花,满心疑问是哪里来的啊?但百分百肯定跟大儿和孩爸无关。看到便签后,才知是金兰那两朵花一样的女儿送给丹青姨的,心里这个暖啊!郁闷的情绪倾刻明朗起来!

那天午后,迎来从黑岛赶来的福荣,看见她拐来的鸡蛋、鸭蛋、鹅蛋,还有李大哥捕来的鱼和现宰杀的大骨鸡时,我一面埋怨她干嘛这么辛苦拿来,一面努力抑制不让自己眼泪汪汪,这都是福荣的辛苦劳动所获,可是有千金的份量啊,一点不夸张,在我心里是真的如此。那一刻,不但是感动,更勾起一幕故乡的画面在眼前,记忆就是那么神奇,一星一点的情绪,就能让时光在眼前穿梭。

晚饭本来准备花四位数,请大家好好吃一顿,可是钱没花出去。同来的老姨送我一顿生日餐(门口方便,吃了顿日料,住在大连的伦伦教授遥控了这顿饭费,感动呢,多年不见,依旧不忘)。饭后又强迫不爱唱歌的福荣和金兰,陪我去K歌。降央卓玛的歌,让我在霓虹中又见故乡。西北风的歌,多年以后,扯破喉咙竟然能够再次吼出高音来。青年时,我能无拘无束的高歌嘹亮,而今,声带发出的声音如撕破布一般。岁月能饶过谁啊?真是谁都甭想。

由这一天,我推开了五十岁的大门

五十岁的生日,不算热闹,也不算寂寞。但有少年伙伴陪伴的生日,却是此生真真的第一次!就像是老天爷给我设计好的一样,给我找补没有过的遗憾呢。我暂时的忘掉孩爸和大孩一声问候都没有所生成的失落!生日晚上,没让福荣回海岛,同她共眠一床,深夜,我俩聊着日子,聊着老去的话题,不知不觉的,她已经微鼾。而我,却越发的清醒。又执着的想起:妈就是五十岁时,辗转回到她的故里,如今我送走她已经四年了。不自觉的,枕头湿了,又爬起床,去衣柜里摸摸她留下的衣物,冥想她还活着。同来的老姨,告诉我她来的第二日晚,梦见我妈了。阴阳也许从来就不会断了联系吧,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痕迹出现在某个日子,会提醒着你记起故去的亲人。

想想,自己真的跨进五十岁龄的门槛了!当时既没有用孤独的旅行来纪念,也没践约要大闹一回的想法。平静中,那几天总觉有一团絮堵着心口,扯出来,塞回去,自己在心里反复折腾着,任我咋的,也安顿不好它,索性当时就由它去了,想着也许某一刻,它就自动匿迹了。

五十多天的暑假,在庄河住了二十多天,除了敦促牛二的假期作业是个任务外,其余皆减。这一年中感觉最舒缓的,当属那些日子。

老大高考期间,我收养了一只血统纯正的布偶猫,被我带庄河了,因为放到家里,无人能细心照料它。一猫,一孩,我,老姨,在庄河颓废着、安逸着。每天在蝉鸣中醒来,看窗外满眼的绿色,间或被风摇曳着,如朦胧的绿雾掠过,大多时候,心思是浅浅的,安静的。每天可以不必匆忙起来,想卧躺到几点便是几点,想忽略早点就忽略,一年中,难得的脱俗啊。直至回京后的若干日子,情绪很久都没醒过来,厌倦着眼前的一切,即使一样的蝉鸣蛙叫,听起来却总觉聒噪烦闹。

猫在小城特别自由欣喜

庄河来来往往二十年,除了大海,我却从来没看过它周围的风景。那里有地球同纬度唯一的喀斯特地貌景区,拥有着珍稀动植物的国家森林公园,还有古镇。驾车而回,就是为了走走周围。临回京时,才心生遗憾感。哎,懒得呦,除了去几趟巨无霸大早市,车子就没动过地方!连近在咫尺的姨母都没探望啊,想起来有点罪过,反倒是表弟和弟妹来看我。去时的打算,只能又推迟到下一次了。

但强迫自己去了一趟大连____我生活了十个年头的城市。

多年未入腹地了?因为想探望一下同样多年不见的女友伦伦(还有晓辉和亲戚),想带牛二游游这座城市,决定走一遭。

当这座城市的旧貌新颜再次呈现在眼前时,我心竟无一丝悸动,好像“它”只是一个不再有交集的熟人,见了,点个头而已,甚至,模糊的只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甚至已不愿意对往事进行回忆了。

我发现,渐失的情感,渐淡的人事,才是我不再留恋曾经属于我的这座城的因由。

见到伦伦后,看她事业、家庭一切美好,为她由衷欣然。之后莫名其妙的就想赶快离去,连探望晓辉和晓霞的念头也打消了,带二牛逛逛的想法也消失了。我只想回去拥抱我的喜得猫,担心它会孤独无奈。偶发的情绪,让我甚至不知道为何又走进这座城。除了访友,看望长辈同辈亲属外,我原本也还想重启内心的微澜,毕竟最好的十年我把其埋葬在这里,即便那十年灰暗的毫无光华,甚至悲催,甚至……但至少也应该会因重访而滴几滴感伤的眼泪吧?不曾想,我无丝毫悸动,想搜罗的那个曾经扯心扯肺的面孔,竟然也凑不上一个完整图像了。

看来啊,原来的风景,今朝的风华,只属于留在这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了。于我,这里只剩下几个不会忘记的亲朋。我唯愿这些人,能够永留在我的生命里。而这座城市的本身,与我毫无瓜葛了。

往事如被搁置的胶片,若不去刻意翻来播放,便蒙满了灰尘,安静的躺在记忆的角落里,不着一丝微风。即便微风帘动,也好似旁观赏澜。

跟大连再见时,曾问过自己还会去吗?想想,应该还会,但再去,也不是为了浮尘的记忆。时间真是遗忘的好助手。

由伦伦家眺望我曾熟悉的风景

回京前两天,老周带友去庄,顺便接我。大家利用有限的两天,坐船进了海岛(海王九岛)。太匆忙,没有好好感受岛上生活。但岛屿那美妙多彩的礁石与鹅卵石海滩,及朝阳和落日下的翩翩渔舟,给我留下极美的印象,并打算,一定再找时间去好好的感受。

落日下的海岛

回京后至现在,日子依旧跟车轱辘一样,转着圈,往岁尾轱辘去,一切平淡如常。唯蛇老大算是上大学了,心里轻松不少,至于理不理想,我也不纠结了。牛二呢,语文英语学科,在我看管之下,好了很多,拿他自己话来讲,奔中上去了,偶尔拿个好成绩出来,见人问起就显摆,童心依旧。而一问起数学来,他就顾左右而言他。数学,仍然是愚钝不开窍,原因在听课质量欠佳,在家里辅导时,经常因大人耐性不够而有了让他不喜欢的举动,这数学,成了他的软肋,也成了我要逃避的雷区。每当他爹给他辅导数学时,我的心脏就随着他音高的起伏而起伏,并因此而惹出了战事(也许孩子成了发泄情绪压力的借口)。可咋办呢!五十岁的年纪依旧弄小娃,真是够尴尬的。

时间这把刀飞快,转眼,又雕琢了我这一年糊里糊涂的日子。今天,2019年公历最后一天。

回放这一年的心路,觉得有点得软弱无力。照照手机里的镜子,细看被镜子真实呈现的自己,恨时间一点不顾及我的感受,又给我刻上不少皱纹,又划出一绺一绺的白发,甚至牙都不放过,门牙那也给我挫出一条缝隙,真的是即无情,又无义。但又能如何呢!只好跟它妥协,就按它雕琢的样子去面对周遭吧,甚至有个朋友嘲笑我的面孔,我听来已有些麻木,只有微微的不舒服。

谁能靠脸混一辈子呢?五十岁了,如果张嘴就是炫耀脸蛋,炫耀曾经的美丽,我想,这也是一种病吧。这个理由于我,还真是个安慰。折腾脸,还不如折腾心,能把心摁住,让它安定,让它波澜不惊,才是岁月积淀的财富呢。以后定要努力造作心的丰厚!毕竟,十年后,我也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老年人了,脸蛋的事,真不用太计较,干净就好。

送大儿入学

回望2019年,看似平静的湖水之下,却也也发生了一些好像与我无关的却很雷人的几件事。一件事是,我使用强烈的干预手段,把不该陷进泥坛里的亲近的人从泥潭里捞出来,尽管一定时间内他怨我恨我,但这件事做的没错,我一点都没后悔!情感观念的正确,是影响人的一辈子的。即便正确的不一定幸福,也不能选取不正确的情感之路行走。

另一件事,但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我对某人以往高逼格的评价。虽然不能全部否定,但就某些方面来讲,简直是要以180的对立角度来重新审视。尤其,当你看清真相却不能出去解释真相时,甚至还要因其编排出的谎话,去被质疑时,真是无奈至极。遇到这样把错误和失厚道之事愣当真理对待的人,我只能来叹几声:唉…。但随着此一经年的离去,我想,我知道该怎样面对这种寓言故事中才有的、却活生生出现在我眼前的人物与人事了。皇帝新装,掩耳盗铃两则寓言故事中的主人公,我这辈子第一次在生活中遇到。余生,真的要学会舍去一些能量在负极的所谓的朋友,不要让这些人影响自己的安定。谨记,该清理的人,果断清理,不用考虑太多!成熟的生活态度,应该这样来理解:本来就是为了走向天真,而非复杂!

从2019年一年当中,还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不是人人,人人也不是我,要用求同存异的态度,去迎接以后来来往往的人际关系。敬上而不迎奉,尊下而不鄙视。余生更有理由教化自己去做个清明安定之人。

这一年,还遭遇了家庭经济的退潮,甚至都要裸露了滩涂。虽也听说不少的中产阶级因经济趋势下滑而受到影响,但终究有自家规划上的失误,太慢待自己兜里的钱,太信任理财行业结识的所谓专业人士的判断和建议。好在,我们夫妇俩还能冷静去面对。2020年,经济保卫战,已经启动!

终于于今年这最后一月,老周退出了苦心煎熬了七年的医疗行业,源于同学提供的机缘,他又苦哈哈的在另外一条新的路上行走,非常感谢同学给予重新上路的机会。尽管依旧有很多未知和不确定,但他踏实稳重敬业及待人宽和的性格,会给新工作加分的。只是,他时间节奏的变化,让我一时适应起来有点困难。当然,我也开始武装自己了!不管后路如何,我惟愿一家人都要身心健康,携手同行,做健康精神的主宰者,绝不因逆势而屈服。

2019,盘点一下,发现事虽不多,却也真是不少啊。

还好,家人都平安;还好,老周还有前行的能力;还好,我也有调节压力的法宝和爱好;还好,新一年的阳光就在明晨冉冉升起!

我坚信,2020年,不论命运如何摆布,我依旧会敞开家里的大门,拿出真诚和微笑,去迎接和招待我的新朋旧友!

光阴之速度,赛过闪电,赛过白驹过隙,赛过弹指一挥间,赛过大河奔流!终有一天,时间将会把我们送进另一个世界,我们都将与今世作别!所以,要珍惜今世余生!

祝所有相识之人,2020,安顺康乐!!

乘风破浪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