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覃与焦晓梅‘喝酒’【二】

       王施覃尚未搭言,李玲玲便笑着高声说道:“秀珍婶,你都不知道啊!王施覃厉害的太!要是文老师和我不去寻,他都把那两个女子娃煽哄得卖了。”

  温麻子笑道:“不是衍雄跟着吗?屎蛋子还能胡来?”

  玲玲道:“汪衍雄也说不到好处去。王施覃只要一说‘长虫’,他就跟着说‘出溜’。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把我那两个同事哄得团团转。”说着突然“哎哟”一声,却是王施覃在她后背杵了一下。她便一边向前小跑,一边说:“秀珍婶,屎蛋子欺搡我呢!你一会儿给我打他。”须臾已到门口,便又叫起来:“秀珍婶,你咋是香的呢?”

  温麻子不由得脸上起了些红晕,淡笑一下说:“我还说闻不着呢,没想到你还给闻着了。我想叫麻子脸上放光辉呢,就把你的雪花膏偷抹了一点,可再抹还是一脸坑。”说着又笑。玲玲便也笑一下说:“走,咱回屋,我慢慢给你说。”两人进了屋,刚刚在饭桌旁坐下,衍雄跟施覃也到了门外。玲玲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又对麻子说:“秀珍婶,咱等一会把饭少做一点,不准他俩吃饭。”麻子道:“咱一会儿到食堂吃饭,我请你们。”玲玲道:“到我门上了,咋能叫你请我呢?这不是成了翻翻子了?咱还是自己做吧,你也尝一下我的手艺。”王施覃站在一旁笑道:“你连锅都没有,拿啥做饭?”

  “谁说没有锅?在耀林叔的病房搁着呢,一会儿不会去取?”

  王施覃道:“珺瑶同志,干脆我去取锅,我跑得快,两分钟就回来了。要是你去取,还不知道要暮囊到啥时候呢,还不把人饿日塌了?”

  玲玲道:“你爱跑路只管跑路。但是晓梅她们又不在跟前,你也用不着装模作样的叫我‘珺瑶同志’。你就喊我李玲玲,谁还把你咋了?”

  “那我走了。”施覃嘿嘿一笑,拧身就走。汪衍雄道:“珺瑶,我也得回去了。秀珍婶,你坐。”

  李玲玲道:“汪衍雄,你跟王施覃去取锅行,但是不吃饭就回去,肯定不行。是怕我管不起饭还是咋的?”

  汪衍雄笑道:“你不是不准我吃饭吗?”

  李玲玲道:“亏你还是当哥的。我一句玩笑话你还当真了。”

  汪衍雄又说:“我给屋里又没打招呼,要是不回去吃饭,我大我妈肯定要说我的。”

  李玲玲道:“留你吃饭是其次,主要是晚上要叫王施覃跟你挤着睡觉,你走了,他咋能寻到你屋?”

  汪衍雄笑道:“就这事嘛,还把你熬煎的!你放心,我回去打个招呼就过来。要是我屋把饭做下了,饭一吃我就马上过来。”

  玲玲一笑说:“可要说话算话!”

  “没麻达。”汪衍雄应了一声,便出门去追王施覃了。

  玲玲起身走到门口,探头探脑地追着汪衍雄的背影看了半天,见他已跑出二十丈开外,差不多已追上施覃了,方又折身回到饭桌旁坐下,眉开眼笑说:“秀珍婶,你猜我跟文老师寻到他们时,他们都在弄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