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三下乡故事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96
Shane小王子
2017.07.26 14:23* 字数 4499

我和我的三下乡故事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本文参加#感悟三下乡,青春筑梦行#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一) 长大后我就真的变成了你

三下乡到底是一段怎样的旅程?我为何来到三下乡?这是我第一天来到龙潭小学后就不断在思考的问题。面对那么多可爱的孩子,我似乎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我的小学是在乡下读的,那个时候交通还不够发达,QQ、微信还没有流行,相比现在,那个时代的童年似乎更趋于纯朴和简单。但有那么一天,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带着全新的看世界的角度来到我们的世界。他们是支教老师,也和现在的我一样,是大学生。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叫沈湘军的帅哥哥,因为当时长得有一点点黑,我们班的同学都叫他黑皮老师。我很幸运,在那么多孩子中,成为他们关系最近最好的一个。我也很感激,那段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感受了他们对我的关爱和期待。我想,我后来之所以变成现在这般感性,变成一个有真性情的人,也一定是因为,在那个还懵懂的年纪受到了关于温暖、关于感动、关于人间真情的最初的启蒙。

尽管我们只朝夕相处了半个月,直到如今也没有再见面,但我一直很感恩,因为那段时光真的让我开始去思考去理解这个身边的人和身边的事,从某种意义上说,那段日子成就了我。我很多的小学同学早已经离开了校园,有的甚至已经结婚生子了。我很庆幸自己在那个时候就开始告别迷茫,并追求和坚持自己热爱的生活。我也很幸运,成为那一批孩子中唯一还与黑皮老师有联系的同学,就在昨天,我给曾经用真情感染我的黑皮老师发了一条微信,上面写道:长大后我就真的变成了你。

十年的时间,足以忘记一个人,也足以抛弃一段记忆。但我成长的这十年,一直没有忘记那个最初给我力量给我信念的黑皮老师,也没有忘记那段被生活温柔对待的时光。十年后,我来到了三下乡,现在我眼前的这群孩子就像当年的我,而我也想成为当年的黑皮老师。


(二)你们是最美的天使

这次三下乡的孩子中,中年级班有一个女孩叫廖紫怡,长得微胖,剪了一个男孩子的短发,上课的前几天,尽管天热,仍总是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戴帽子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发型不好看。还有一个女孩叫刘莎莎,也有一点微胖,扎着一个小马尾。她们是这个世界上彼此最好的朋友。她们的体型身材有些相像,但更像的是她们的命运,一个爸爸妈妈走了,一个爸爸走了。

紫怡的妈妈走了之后,爸爸没有花太多的心思来管她。出于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也许是忙碌工作来改善家境,也许是没时间,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的紫怡的学习和生活都是由姑姑来管。有一次姑姑中午忘记来送饭,紫怡一边焦急地望着窗外,一边焦急地等待,眼睛里隐忍着就要掉下来的泪珠。有一次体育课,所有的同学都在操场玩耍,她却一个人躲在教室。她说,妈妈告诉她,要乖,要做一个文静的女孩子。那一刻觉得特别辛酸,她再也见不到妈妈了,但她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母亲的思念。紫怡是一个特别敏感的女孩,有一次她偷偷告诉我,“老师,我没有了妈妈,莎莎没有了爸爸,莎莎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千万不要在她面前提起爸爸。”在紫怡的心中,莎莎应该是她一个人的,因为她没有太多其他的朋友,也没有人可以像莎莎那样懂紫怡。放学后,紫怡常会跑过来,轻轻地说,“老师,你可以抱抱我么?”我想我可能真的一辈子都无法体会那种渴望别人拥抱和温暖的心情,我知道紫怡想要的是直面挫折的勇气和力量。有一次我问她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她说她想成为一名医生。我问为什么,她的回答让我不禁掉下眼泪,她说:“医生可以帮助很多的人,医生也可以赚很多的钱,将来她想赚很多的钱给爸爸用。”

莎莎的境况和紫怡很像,她是一个表面很活跃但是内心世界很丰富的女孩。有一次中午我走进她们班教室,看见她在哭。因为她的饭是早上带过来的,饭菜是凉的,而且菜看上去就觉得不怎么好吃。后来她的班主任把她的饭菜热了,她的同学文双依和她一起分享了午餐。莎莎平时还是会笑的,那种看上去及其天真和夸张的笑。但笑的背后,我知道莎莎心里有很多不愿表达出来的辛酸和痛楚。排练合唱的时候,她总是非常努力地达到老师的要求,她渴望被关注、被肯定。她和紫怡一样,需要前行的力量。

这两个女孩让我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什么是相依为命,什么是感同身受。他们特别坚强,又特别敏感。我特别喜欢看她们笑,因为我觉得她们的微笑太珍贵,太难得、又太美太美。在我眼里,她们是上帝还没有来得及宠爱的孩子,是最美最美的天使。


(三)你是我们最好的未来

高年级班的仇一鸣是我这次三下乡最大的收获,他是一个被上帝冷落又被上帝怜爱的孩子。12岁的他从来没有享受过父爱,他的父亲亲手击碎了他对父爱所有的期待。两岁那年,父母因为感情破裂而离婚,他的父亲却因担心他的母亲向他索要抚养费而跟母亲打了两年的官司,最终他的母亲答应不向他的父亲要任何抚养费用才让这场闹剧收尾。

我是在辅导作文的过程中,偶然知道一鸣的故事的。我始终觉得,三下乡期间真正带给孩子们的知识其实是极其有限的,我更愿意走进他们的内心世界,关心他们的心灵成长。一鸣就是我这次三下乡着重关注的一个孩子。由于自身经历的关系,他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他告诉我说,“他爸爸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不负责的人,他从出生起就没有得到过爸爸丝毫的爱,这么多年来,爸爸没有来看过我一次。以前我也恨过我爸爸,爸爸对我和妈妈的背叛及伤害让我觉得这个成人的世界是那么不单纯,那么复杂,但现在我更多的是释怀和感恩,至少感谢他让我来到这个世界。单翼天使的日子让我迅速变得懂事,变得坚强和勇敢。我特别感谢我的妈妈,把全部的爱都给了我,为了我付出了太多太多。”讲到这些的时候,坚强的一鸣还是哽咽了。她的妈妈是一个很伟大的妈妈,为了一鸣的成长成才,一直努力工作,不畏艰辛地付出。十几年来,妈妈的榜样给了一鸣很好的教养。

现在的一鸣极其懂事,他热爱阅读,知天文懂地理。他也热爱画画,将来想成为一名设计师。他是那种成绩优异,性情温和、还懂事孝顺的男孩,让人没有办法不喜欢的那种男孩。他非常地体贴妈妈,他所有的知识都是通过书本和老师那里得来的,所有的特长都是在学校认真学习成就的,从不上补习班来增添妈妈的经济负担。生活中自立自强,从小的寄宿生活让他变得独立、有主见。放假了还会去工厂帮妈妈做事,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觉得这个12岁的男孩身上承载了太多太多的生活的艰辛和不易,但还在有一个善良伟大的妈妈,让一鸣在没有父爱的童年中依然健康地成长。

三下乡结束的那天,很多的孩子都哭了,但一鸣没有。她的妈妈问她舍不舍得老师,他说:“舍得,因为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人生有舍才有得。”车即将开动的那一刻,我跟一鸣拥抱了一下,他说:“老师,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其实我也会永远记得这个孩子的,我们之间留了联系方式,我也会继续追踪一鸣的成长,我们一定会有机会再见面,而三下乡只是我们故事的开始。

在我心里,一鸣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样。我特别希望12岁的一鸣遇到21岁的我,生活会有一点点的不一样。谈不上给他多少帮助,但我愿意善尽其心、善尽其力地让他自信、快乐地成长,让他永远体会到这个世界的温情。我也坚信,一鸣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也是我们最好的未来。


(四)三下乡,我的讲台梦

作为一个非师范生,来三下乡之前,我没有接触过任何的师范技能,我也不太懂那些上课的技巧,甚至有时候会怀疑自己讲的东西是否是我的学生真正想听或者真正需要的。

在给初中预科班上第一堂课时,我让她们用三句话介绍自己,1、有特色地让别人记住自己的名字。2、介绍自己最大的特点。3、说出自己的梦想。说实话,初中预科班同学的整体水平是比我想象的要低的,那种城乡间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只有两个孩子告诉我,他们想成为主持人和科学家。大部分孩子他们都还没有理想,也不知道将来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当自我介绍轮到一个12岁的女孩的时候,她突然伏在桌上哭了起来,她说,她的理想已经破灭了。原本我以为是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变故和命运的挫折,破灭了一个花季少女的梦想。后来得知,只是因为一次小型朗诵比赛的落选。尽管每个孩子的路都不一样,但我坚信他们终将会找到自己人生的根基和理想的归属。我不是说没有理想这件事发生在他们身上有多可怕,但我还是觉得有些惊讶和可惜,他们还那么年轻,人生才刚刚开始,就没有了敢于梦想的热情和信心。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当老师问我们的理想时,我们会骄傲地说出老师、医生、警察、科学家、明星等等一些答案。尽管有些有些理想我们没有坚持也不能如愿实现,但那至少证明我们还有渴望梦想的权力和勇气。也许是他们不愿意表达真实的自我,也许是时代变了,整个社会的氛围变了,孩子的梦想轻易地开始,也轻易地被丢失。

15天,我很难帮助他们找到他们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很难帮他们找到自己的理想。但我可以做的是,告诉他们,千万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他们每一个人都有无限的潜力,只要足够努力,足够执着,就一定会有实现梦想的可能。作为一个支教的老师,对于他们其中的大部分人来说,我在他们生命中的15天,真的只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过客,但是我特别不愿意看到他们失去梦想,失去对外面世界的好奇。

在上课的过程中,还有一个特别深刻的感受,就是在听课的学生中,一定会有那些让我们一上课就会忍不住喜欢他们、爱上他们的那种好学生。他们积极思考,配合你的一切教学计划,而且还特有礼貌特懂事乖巧。他们应该是每一个老师心中最理想的那种学生,也是我们观念中公认的可以被标签的好学生。但也有一些学生,他们活跃过头,经常上课捣乱,有时还会闯祸、欺负同学,是那种老师最头疼的熊孩子。我平时是一个极其爱讲道理的人,但来到龙潭小学,我很少跟那些调皮的孩子讲大道理。我常常在想,我们的教育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如果每一个孩子都是那种特别听话,都没有一点个性的棱角,那么教育是否也就失去了它应该有的活力和意义。有人说,教育是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将来的我不一定会成为一名人民教师,但如果未来真的有机会站上讲台,我希望自己成为那种老师,不是把学生变成老师想让他们成为的样子,而是引导和帮助他们成为他们自己想成为的样子。有了这次支教经历,我才更深刻地体悟到,教育不是把学生变成同一种形状,同一种颜色,而是把他们塑造成有思想有个性的个体。

在师范类院校学习和成长了两年,直到今日我才真正认识到,我是可以站上讲台的,也适合做一位教育工作者。但我也清楚地知道,我的性格是不适合教低年级的小朋友。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会选择去考教师资格证;在未来的某一天,或许我就会成为一名真正的教师。这么多年,三下乡让我重新拾回自己的讲台梦。


我不知道那些孩子是否会喜欢我;我也不知道在我离开后,他们是否仍会记得我。但我知道,每一个孩子都是我们最好的未来,每一个孩子的声音都值得被尊重,都应该被聆听。

这四组真实的故事,解答了我为什么来到三下乡这个问题。我从来不觉得三下乡做的事情有多伟大,但我坚信我们所做的努力是有意义的。

感谢三下乡,让我们遇到那么多可爱的孩子,

感谢三下乡,让我结识了这么多优秀的队友;

感谢三下乡,让我发现不一样的自己;

这个夏天,感谢谢有你,我的三下乡。

这个夏天,感谢你们,最最亲爱的孩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