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上微净骨

且看天下

归灵墟多日未回,扶桑树又遮天蔽日,天阙宫里不免泛了丝阴冷之气。

我安置好千夙,又将沉星阁内的几节不尽木移至千夙榻侧,未出片刻,屋内便回暖不少。

“我去趟……”

“臭小子……”

明珏话至一半,冷不防被一道从殿外传来的怒骂声打断了。

随目去望,见归灵墟上空极速飘来一团软云,一道灰衣白发的身影火急火燎从云端跳下,咬牙切齿地闯入殿来。

他边走边骂,怒气冲冲盯着榻上千夙,手中木杖敲的惊天动地,“你这混小子又惹出什么祸了?连我的上微净骨都给弄碎了?我看你非得折腾死我这把老骨头不可……”

他骂骂咧咧,怒火不知不觉竟又升了几分。

“老神仙?”我愣了一下,许久没反应过来。

“哎,小丫头你也在啊!”老神仙瞧见我,猛然换了副笑眯眯的姿态,“眼睛这么红,千夙这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

我咂舌,“没有没有……”

“他要是欺负你,我帮你揍他个半死不活。”

我怔住,哭笑不得地望着他!

“药神来的正好!”明珏适时搭话,语气安定不少。

药神?

这个昔日在仙界有过一面之缘的老神仙,竟就是传说中赫赫有名的药神?

“哼!”老神仙默默瞪了明珏一眼,“一个个的都不叫我省心。”

话虽这样说,下刻他却已移步到床榻,为千夙搭了脉,瞧了灵台,又挥出一丝灵气在他胸口游走了一圈。

灵气隐没,老神仙一张脸青白变换,怒火滔天,“我说过多少次了,得养着得养着,这混小子就是不听。真是仗着自己是神龙之身,竟敢这般肆意妄为,他这条命还想不想要了?”

我瞧着老神仙手中木杖起起落落,似稍不注意便会落在千夙身上,便急忙上去抚住他的手臂,柔声道:“老神仙您消消气,否则气坏了身子可又是千夙的罪过了。”

“你还为他开脱?”老神仙气地不轻,对着我时声音却软了几分。

“哪能啊?”我牢牢捏住那根木杖,“我也十分恼他,等他这回伤好,我帮着您一道教训他!”

“好?他还想好?”老神仙一甩袖,手中木杖又险些落在千夙身上,“我可再没有第二个上微净骨给他了。”

“上微净骨……”

这名字耳熟的紧,我愣了许久,方才记起曾在千夙口中听过这个名字。

那日正值夜半,皓月当空,群星隐没,千夙执书坐于扶桑树上,身侧酒壶散落。他微抬下巴,眼眸半阖,语调朦胧且零碎,“世有物,可为仙之躯,神之骨,作万灵之源……曰上微净骨也!”

彼时,我正捧了浅醉一小口一小口地抿,闻言不满地砸吧砸吧嘴,“世间若真有那般奇物,便也太不公了。”

他一顿,侧目望我,眸中光彩流离,“如何不公?”

我道:“六界之中,不论成仙成神,都要历无数次劫,遇诸多苦难,方能铸仙体生神骨,继而飞升大道。可若平白得到那什么上微净骨,劫难不经,便成仙成神,这对那些埋头修行之人岂非不公?”

千夙未言,握着书的指腹却慢慢收紧,传出轻微的响动。

他适才浅醉饮的多了,眼神迷离的紧,但细细去瞧,又觉他眸中盛满了云雾缠绕的平湖净水,幽深地可怕。

“若我……得了那上微净骨呢?”

我霎时松了口气,别过头低哼一声,“大人生来便是神,生来便有神骨,那什么上微净骨哪能入得了你的眼?”玩心突起,我又转头望着他,笑眯眯地道:“除非大人将自己的神骨剖出来救了旁人……”

千夙打断我,“若是那样,便公平了?”

我瞧他虽神色迷离,但执拗地有些不可思议,只好似哄似骗地道,“公平了公平了……”我打了个哈欠,扶起半阖眼眸的他,“已近寅时,大人再不歇我可就真不管你了!”

“我就知道……”他轻轻一笑,软塌塌地搂住我的肩,重复道:“我就知道……”

他说他知道……

他知道什么我当日不清楚,亦未深思。今时细想,却仍是不知!

“上微净骨……”我不敢置信,连带着声音也开始发颤,“他体内……为什么会有上微净骨?”

明珏缄口不言,老神仙也突然静默了下来,神情低沉,满面忧虑。

半晌,老神仙略带痛心地瞧了眼千夙,“十万年前,这混小子为救旁人将自己的神骨一分为二……”一语言罢,他低低一叹,“我自是不忍,千方百计寻来上微净骨放入他体内,借以代替他断去的那一半神骨,后来我告诉他扶桑树枝干内有灵力,有助上微净骨与他的那一半神骨融合……后来……”

我看到老神仙的的唇齿一张一合,却再也没有听见他接下来说了什么。

我忽而记起归灵墟中的数百年,无数个日夜,千夙总是静坐不语,在扶桑树上,在他卧房里,一坐就是一整日……

他眉眼无波,不见悲喜,却令我无比难受。

所以我缠着他,闹着他,自以为是地用自己的方式对他好……

可我却从来不知道,被六界敬重的上尊大人,七万年来居于扶桑树内的千夙,我曾一度视为六界最强大的神的他,却是一个早失一半神骨的伤者……

原来,七万年里,他一直居于扶桑树内的原因,竟是这样!

“丫头,丫头……”老神仙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一声声钻入我耳中。

我回过神来,而后扬手化出一物,“老神仙,这个,这个名为绛木,是冥王交于我的,他说,此物辅以他物,可医千夙旧伤,您看看是不是?”

“绛木?”老神仙接过绛木,仔细瞧了半晌,缓声道:“听闻北冥有处深涯,崖下万丈处有一清泉,泉眼清净澈然,却有剧毒,方圆十里不生任何草木灵兽,然其泉眼之内却育有一物,名为绛木,其虽生于毒水之中,但自身却无毒无煞,且还有增骨生筋之效。”

我心间一喜,“那这绛木能救千夙?”

“许是冥王那小子见你救千夙心切,又着急得到自己想要之物,便诓了你。”老神仙低低叹了声,“这绛木虽有增骨生筋之效,但却生不了上神之骨,续不了已断之骨。他说绛木辅以他物,可这绛木才是辅助之物。”

我记起宋易的话,当即反应过来,“这么说,神界红玉荆棘林后的永生池内之物,才是真正能救他之物?”

老神仙惊异于我的话,愣了片刻,斟酌了下才道:“不错,永生池内之物,辅以绛木,他之旧伤便可医。”

“我去找。”

老神仙神色莫名的望着我,许久,他道:“丫头,我且问你,你可是真心待他?”

我瞧了眼闭目静躺的千夙,心中涌起无边无际的心疼与温柔。

“真心!”我轻轻一笑,“天地为证,山河为鉴,七华此身,此心,唯许他一人。”

“好!”老神仙抚掌一笑,拉着我的手仔细与我交代,“永生池位于神界极北之地,池内有兽名为水灵兽,以仙神少有的七情六欲为食。情意越深,吸引来的水灵兽灵力便会越强。它吸食你的情欲,盏茶功夫后,便会回你一物,乃临寒花,你将此物带回便可!”

“还有……”默了一瞬,老神仙又道:“红玉荆棘林中虽无妖无兽,无毒无瘴,但入其内者,皆如凡人之躯,免不了要受些皮肉之苦。”

“无事。”我摇摇头,混不在意。

“我陪你一道去……”默了许久的明珏忽而出声,“荆棘林中长刺锋利,被刺中之后疼入骨髓,你以凡人之躯……受不住的。”

“若司法天神一起去,我便能以仙体入荆棘林?”

明珏愕然,“不能……”

“那,是司法天神能以神体入荆棘林?”

“……亦不能!”明珏垂目,周身浮现出一抹落寞的气息。

“你去了也没什么用处,还是与我一起留在归灵墟等这丫头回来。”老神仙执了木杖戳了明珏一下,“再瞧瞧你那周身的伤,先管管你自己!”

我不由也附和道:“是啊,我记得昨日司法天神一身的血,想必伤的颇重,也让老神仙瞧一眼吧!”

他默了一瞬,而后指尖微动,化出一件素白色的披风,“听闻临寒花开,寒霜雪至,十分阴冷,此物御寒有奇效,你带着吧!”

我怔了下!

不知为何,眼前的这个场景突然与千年前的一副景象重合了起来,带着满目血色与入骨寒意猛然侵袭而来。

不同的是,当日是千水蝉翼纱,一件可护体的灵器,而今日是一件披风,御寒之物……

“多谢!”我微微颔首,语气不由自主疏离了些,“御寒之物千夙送了我不少,便不劳司法天神费心了。”

他愣了下,而后当即将披风收了起来,面上喜怒不辩,也未有半分他色。我一时又觉是自己多疑,抚了他一片好意。

“那便……一路当心!”他语调缓了些,低哑的厉害。

“嗯。”我点头应是,而后又向着老神仙道:“我此去不知几日光景,千夙便劳烦您照看了,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丫头放心,有我在,他死不了的。”老神仙摆摆手,又叮嘱我道:“不过进了红玉荆棘林,你可要慢点走,多避着点那红玉荆棘。”

“我会小心的!”

我会很小心,很快地,将临寒花带回来!

我会将你失去的那一半神骨,重新帮你续回来!

千夙,你是六界八荒的上尊大人,却也只是千夙!





@我是凉木汐,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如果你有故事,就坐下喝一杯。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