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跗骨相思知不知

一顿饭吃了到完事十二点过。叫了五次火锅外卖添菜,把街头小卖部的啤酒喝了个精光。

此时路上行人已经半个没有,冷风嗖嗖刮起不久,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雨。

小年抱着一整箱豆奶当啤酒挨个敬过去,又被回敬,已经把整箱喝完。喝的肚子滚圆,趴在柜台上开始醉奶。

月道人做为白巫圣王手下最彪悍的头号打手,这段时间连续受挫,被无端殴打了好几回。身体差加上心情沮丧,啤酒喝的最多,说话舌头已经有些大了。拉着徐小楠一个劲地拼酒。

徐小楠失去双臂后,第一次敞开郁闷的怀抱,越喝越猛。不过他也不知道被周华文弄了些什么药物改变体质,越喝眼睛越亮,敬酒统统来者不拒。

宁昊和周华文于飞两人干了半瓶,打着酒嗝看向街头街尾,暗想这白巫的人再不来,自己这边的人自己都可能会把自己喝趴下。

突然天上一个闪电晃过,轰隆一个霹雳惊雷响起。

长街头尾,顿时出现了无数人影,黑压压一片朝红翡缘涌来。徐小楠一脚踢开板凳,双臂垂下,眼神阴冷朝街尾那伙人迎上去。

周华文回到二楼,把摆满法器的茶几中间一盏香灯点亮,瞬间无数气息朝整条古玩街面上传去。那些挂在店铺前的木头人偶、木头狮虎顿时变活跳上街面,开始有目的地厮杀。

宁昊迎着满街狂风暴雨,把黑剑缓缓解开。大雨淋湿了他的头发,大滴大滴水珠从消瘦的脸上滑落。

右臂抬起,无数冥气疯狂涌入黑剑,剑尖直指街头数不清的狰狞铁尸,大吼道,

“男人统统留下,女人可以过去跟于飞算账。”

铁尸被身后的人催动,迅速冲了上来。宁昊巨剑开合间,道道冥气附在剑身尖声鸣啸。一剑劈开一头铁尸,回剑必然有铁尸被拦腰切成两段。

由于冥气全部压制在剑身之内,铁尸们并不知道害怕,前仆后继冲上来送死。不一会街面就摆满了断肢残尸,犹如森罗地狱。

他当初那一声大喊早被铁尸后面的白巫长老团听到。

一个带宽沿大帽的窈窕女子面带寒霜,正是崔影长老。走到他面前五米远处,站定大声道,“你说的女人可以过去找于飞算账,我和水长老等女人可以过去吧?”

宁昊朝她身边那女子看去,也是一样的妖魅夺目,不过她们身后那些女弟子长得就有些差强人意。

把她们的战斗力和于飞月道人的战斗力预估了一下。宁昊觉得女人太多,于飞那身子骨可能吃不消,大喊一声道,

“你们两个漂亮的可以过去,丑的退远一点,不然别怪我剑下无情。”

崔影见他说话间眼睛发红,又砍翻了几具铁尸,杀得正兴奋不敢多话,带着水长老匆匆跑过,找于飞和月道人算账去了。

那些长老团的人越退越远,驱使更多的铁尸上前,似乎打算用车轮战耗死宁昊。

街尾徐小楠可没有那么怜香惜玉,只要出现在眼前的,不过活人还是铁尸,一律用铁臂打得头颅粉碎。满身上下白浆血液,被雨水冲干净又涂满,反反复复没有停止。

驱使铁尸的长老团退的更远,心惊胆战地避着这尊悍不畏死的杀神。

不过他们避得再远也没有用,街面上那些木人和木头猛兽迂回包抄。不但跟铁尸生死缠斗,也专门照活人四肢关节下狠手。不一会除了在古玩街头尾没有进来的活人,其他的全部被手脚打残,在泥地污水里翻滚哀嚎。

但是白巫的进攻主力并不在明面上,七个能力最强的男性长老,基本代表了白巫族的最强战力。他们在着夜色和狂风暴雨之中掩藏身影,悄悄从后院近三米高的围墙翻入。

后院只有一棵高大的杏花树,还有满地的各色翡翠。

他们脚踏上平房顶之后,并没有看清那些石头的出奇之处,也完全没意思到有个东西正在默默注视着他们。

落地之后,闪电的光芒照射到翡翠上,七个人顿时震惊了。

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来至东南亚,对这些极品翡翠原矿的价值再清楚不过。虽然他们是负责来抢回白巫圣器阐变的,但并不妨碍他们顺手牵羊发一笔横财。

翡翠太多,他们根本不用抢,大大小小的各色翡翠就装满了他们的口袋。

不过这盗窃翡翠的行为,让一直举棋不定的树妖下了决心,他们还没走到后院大门口,就被树妖的精神攻击弄晕了过去。

口袋里那些极品翡翠并没有让他们发到横财,正是这些翡翠,他们将迎来人生中一段更加悲惨的命运。

徐小楠大展神威,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把街尾的铁尸屠杀干净。他完事之后,回头看宁昊已经把街头的铁尸全部点燃烧毁了。记起宁昊的吩咐,他也开始把铁尸集中销毁。

而他们杀铁尸杀地正高兴的时候,白巫唯一两个女性长老崔影和水如嫣,四只脚刚好踏入红翡缘的大门。

早就接到宁昊指示的杏花树妖,毫不客气,直接用神识攻击。两女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句,就被放躺在了地上。

听周华文讲了一下午黄段子,加上酒气蒸腾。于飞和月道人早就心猿意马。望着地上两个平时高高在上,冷漠如女王的长老玉体横陈不由吞了一口口水。两师徒对望一眼,于飞抱起崔影就进了杂物间。

红翡缘外狂风暴雨,杂物间里灯光暧昧。

于飞犹如赶赴疆场的战士,抱着夺回圣王之位的必胜决心。嘭地一声,坚决地关上了杂物间的大门。

听着杂物间里诡异地响动,月道人把水长老温柔抱起放在了椅子上,轻轻擦去她娇美如花脸上的雨水,颤声道,

“水如嫣,你为什么对我的表白从来都是漫不经心?从进白巫族第一天起,你就给我种下了跗骨之蛊。但是你可知道,你种下的不止是跗骨之蛊,也在我骨子里,种下了对你的无尽相思……”

“哇…………”

豆奶过度趴在柜台上装醉的赵小年,知道师父崔影可能要来,刚才并没有抬头,这时听到月道人这句话,终于忍不住一口吐了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