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篇 告别

一台电脑,一部DV,一包文具,一箱行李,这就是我来到花样年·希望小学支教的全部装备,而我要在这里度过漫长的两个月。

而现在,这漫长的两个月,只剩下最后的几天,短暂得不能再短暂了。

记得出发前,身边的一些朋友得知我要支教都很羡慕我,说我不用工作工资照领,还可以去小学当老师体验生活,他们告诉我:“你别想太多,就当是去陪孩子们玩两个月!”我但笑不语。

学校的六一儿童文艺汇演排练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而我也坐在电脑面前忙得焦头烂额,因为我知道,我必须要把一些事情完成,我必须要把一些工作做到位,学校的、基金会的,以及武汉公司的。

回望这两个月,要说是在享乐,我决不同意,我几乎没有把时间花在享乐上,因为有一种责任感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你必须要对得起“老师”这个职称,你必须要对得起“志愿者”这个称号,你还必须要对得起寄予你厚望的武汉公司。

要说不累,我也绝不同意,在这里,我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对着电脑做课件、写资料,我做的事情并不是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单纯是来“陪小孩们玩两个月”。

但是我知道,毕竟人生不是用来享乐的。

所以,如果你要问我在这两个月是否充实、快乐,我可以告诉你,这是肯定的。快乐不一定源于享受什么,而是源于收获什么。常言道,痛并快乐着,大概就是我现在的这个状态吧!

花样年·希望小学,它不像大城市那般车水马龙,朝九晚五。它总是如处子般恬静,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而起,伴随着挂着银月的夜空而息,有条不紊,不急不躁,而这就是我在这里两个月的生活作息。

我收拾着房内的一些小物品,有学生写给我的信、送给我的画、还有偷偷塞在门缝的贺卡,这些都是他们对我最真诚的喜爱或是感激。其中有一封书写精美的贺卡,那是戴怡婷送给我的,我要把它们带回去留作纪念。

这两个月我做了很多事情,有大的事情,也有小的事情,但是都是重要的事情。它们使我变得更加坚强而独立,果断而冷静,我思考着未来想要的,思考着现在要珍惜的。

说到离开学校前最放心不下的,应该还是刘焱,比起班上同龄的学生,他的心智和判断是非的能力还不够成熟。

中午,我将存钱罐交到刘焱手上,并告诉他:“从现在开始,慢慢攒起来吧!”他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又交代了一些别的,因为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当面跟他说这么多了,他似懂非懂地低着头,“嗯嗯”回答着我。目送他下楼后,我感觉有点难受。

哎,兴许离别时节,最是伤感吧!

记于2016年5月11日

p clas���Q�W�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