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小悲溪

我在一个自我否定的空间

我自相矛盾

我一方面埋怨父母的不懂道理

一方面感念他们对我永不止息的爱

一方面想要逃离他们

一方面我又愿意陪在他们身边

对于生活 我还没有放弃希望

可是对于眼下 我实在不知如何走出困境

我在十八岁的时候被老师碾压

妈妈不能理解我那样的伤痛

我却要接受着一个伦理道德的束缚:“那是亲人,他在怎么样,那都是对你好。”

于是我不能说他不好。我不能说我受了很重的伤。我不能说我恨他。

人生太复杂了。

我怎么成为一个抑郁的20岁的女子,这我说不清楚。

太无明了。我觉得大家太无明了。

髹漆课程,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做。哪里有阿尔法狗那么难。

我在干什么?能让我觉得有些价值吗?

“不要总说别人的不是。”

好的,不说。但心里得知道啊。不然不知道是别人错了,把错误归到自己头上拼命找问题出在哪里又找不着,不能停止的自我怀疑,这不好吧。

上了美院,就有资格说美院傻逼了。于是有能力怀疑名校。于是不会把错误归到自己没有念好书上。此乃上名校的好处之一。断一条理由。

大学是什么样的?我的大学是个特殊的大学,还是即便是985大学,也是如此懒散?我是太喜欢学习了?还是我走错了地方?

我觉得我是“鹤立鸡群”。不是说我有多么大的能力。我不合群,不是我的问题,是我走错了群。狗和猫不能交流,狗没有问题,狗不用自我怀疑,它所要做的是离开猫群,走进狗群。

有我的群在等着我。我不需要改变,我不需要努力合群,我不需要自我怀疑。

群体很多。我走去我自己的那个群就好了。我会找到我的好伙伴的。

王珂,童晔,相处起来总是相较起来容易一些的。

不容易,找到生活中有意思的事情。吃有点意思。生活,意思没什么。

张潇雨何峰简里里学霸猫他们在陪我。

我也想要妈妈的陪伴。我也想向妈妈倾吐心声。但妈妈不理解。她会说我矫情,她会说是自找的,而且,她可能会担心的睡不好,她完全不能理解。我和她吐露心声,就是在找二次伤害。我好,痛苦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