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四十一章 大雾起沧海浮生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1.07 21:26* 字数 3509
第四十一章

文/唐妈

骊珠幻境无日夜之分,无风无雨,却暗藏杀机,在雾气之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罪恶,在这一刻显得云淡风轻。燃烧的树枝发出哔哔啵啵的轻响,暖暖的火光将两人坐着的这片地方照得暖暖的,雪獒闭目趴在火堆旁,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清远将头发束在脑后,斜眉入鬓,面如冠玉,这会儿目不转睛地看着黎丘,眼神淡淡的,却又像是藏着什么浓烈的东西,黎丘忽然就红了脸,为了掩饰这突如其来的尴尬,伸手抓了鱼来吃。

清远那句“慢点吃”还没来得及喊,黎丘已经惨叫了起来,蹦了老高,却还舍不得把鱼扔掉,嘶嘶吸着气,俨然是被烫的不轻。

清远忙起身扶住黎丘,捏住了黎丘的下巴。黎丘脸上的红晕还未褪下去,这下被人以这么个暧昧的姿势捏着下巴,顿时瞪大了眼睛,连疼都忘了。

“你,你,你干嘛?”黎丘秃噜着舌头问道。

清远皱着眉,啧了一声:“把嘴张开,我看是不是起泡了?”

黎丘耳根都烧红了,自己怎么这么……他乖乖地张开嘴,伸出了麻木的舌头。

清远看了一眼,放开了手:“不要紧,起泡了。”说完变戏法般从怀里掏出个小瓷瓶递了过来:“蜂蜜穿心莲,喝了就好了。你怎么总是这般冒失?”

黎丘接过瓶子,仰头喝了下去,清甜微苦,师父也给自己喝过这种东西。他小心翼翼地把瓶子盖好捏在手里,坐回了地上,拿了根树枝拨弄着燃烧着的火堆。

“你叫什么名字?我记不得师父长什么样子了,但是又觉得你很熟悉。”

清远凝视了黎丘一会儿:“我叫清远,我是师父。你要如何才能相信?”

黎丘摇了摇头:“不知道。我来这里之前的记忆都有,但是唯独不记得所有人的模样。”

清远记得紫芋在自己进入幻境之前说的那句话:“如果不想幻境崩塌的话,你最好不要告诉那小子那只是他的幻想。”紫芋虽然没说幻境崩塌后会怎么样,但是必然不会是什么愉快的经历吧。

他低低叹了口气:“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黎丘看到清远眼中的苦涩,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了一丝心疼。他没滋没味地吃了半条鱼,才发现清远一直盯着火堆出神,什么都没吃。他不好意思地问道:“你不吃点吗?”

清远摇了摇头:“我不饿。你吃完了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守夜。”

“哦……”黎丘把剩下的半条鱼丢给了雪獒,雪獒嫌弃地躲了老远。清远好笑地说:“雪獒是灵宠,只吃活物。”

黎丘拍了雪獒一巴掌:“你还挺挑剔啊!”

雪獒打了个喷嚏,摇了摇尾巴,乖乖地趴在了黎丘脚边。

黎丘不知睡了多久,觉得越来越冷,不禁往雪獒怀里钻了钻。刚搂住雪獒的脖子,就被人轻轻地摇了摇。清远低声喊道:“黎丘,别睡了,快起来。”

黎丘一个机灵睁开了眼睛,迅速站了起来,雪獒也被惊动了起来,戒备地竖起了耳朵。清远背对着自己,看着树林。

“雾越来越浓了。”清远低声说道。

雪獒忽然发出了低沉地吼声,猛地窜进了雾气之中,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里。

“喂!”黎丘有点懊恼怎么没帮雪獒取个名字,也好招呼些。谁知他一个“喂”字还未喊出口,就被突然转身的清远把嘴捂了个严实。

“别出声!”清远附在黎丘耳边低声道,暖暖的鼻息喷在黎丘脖子上,让他情不自禁抖了一下,估计脸又红了。

清远却是全身紧绷,他一直未睡,早就发现了这雾气的不对劲。清远是天地孕育出的仙体,自出生起就对周遭的一切十分敏感。雾气越来越浓,清远却能感觉到:有人来了。

这些人很小心,但是步伐沉稳有力,修为不低,而且人数不少。是谁?是之前被自己放走的那些人来了吗?黎丘到底惹上了什么麻烦?

“黎丘,有不少人正过来。你得罪了什么人?”

黎丘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对方一脸严肃,实在不像是开玩笑的人。想到之前正是因为眼前这人才让那夏河东走脱,不由气恼地低吼:“都怪你!要不是你放走那个人,怎么会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

清远皱了眉,也有点沮丧,但却是一点都不后悔,不能让黎丘如此杀戮下去。

“他们人不少,不知道底细,我们权且先避一避。雪獒对这里熟悉,不会有事。走!”

黎丘本能地想拒绝。人多如何?杀他个片甲不留!可是清远一脸肃穆,他看了看那越来越浓重的雾气,眼中满是不甘。

雾气已经浓稠到像是牛奶一般,两人紧挨着也只能勉强看到对方一张模模糊糊的脸。清远伸手抓住了黎丘的手:“我拉着你,别走散了。”

人视觉受到影响的时候,听觉就会灵敏起来。黎丘已经能听到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是衣料摩擦的声音,而且确实如清远所说,人数不少。那些人许是有在浓雾中行动的秘诀,脚程一点都不慢,而黎丘和清远两人视线受阻,走的小心翼翼。

“清远,我们试着把五感封起来,用神识探路。”黎丘有点别扭地说,口中叫出“清远”这两个字,竟然有些雀跃。他自我安慰,他不是我师父,我只能这么叫。

清远拉着黎丘的手紧了一下,在浓雾中摇了摇头,想到对方看不到,才低声说:“不妥。神识容易被对方发现,而且封了五感,松了手走散了,反而坏事。我看对方应该能大概确定我们的位置,这么躲下去似乎也不是办法,找棵树,爬上去看看情况。”

黎丘应了一声,摸索着找到一棵树,对身后的清远说:“我上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

清远紧了紧抓着对方的手,然后松了手:“小心些。”

黎丘跃上树,灵活地攀爬了上去。这树生的颇高,几个起跃才到了树冠之上。黎丘发现越往上雾气越淡,到了树冠上时,已是薄薄的一层,与平日里无异了。站在顶端,极目远眺,可以看到有些地方的雾气有波动的痕迹,那些痕迹有规律地组成了一个包围圈,正向自己站着的地方围过来,正是身后那些追兵。

黎丘观察了一会儿,心下估计对方应该来了不下五十人,哼,倒是舍得下血本。他轻飘飘地飘下树,准备将自己的发现告诉清远。待他落到地面却是一惊:清远不见了。

他闭上眼睛,神识探查一番,竟然一无所获。黎丘猛地睁开了眼睛,心下顿时焦急了起来。自己不过上去片刻,这人不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自己,却是去了哪里?

他顾不得会被那些追兵发现,扯着嗓子喊道:“清远!清远!”

声音在这浓重的雾气里似乎都传递的慢了起来,没有人应,周围也是一片安静,连之前悉悉索索的声音都消失了。这天地间似乎豁然只剩下了黎丘一人,他背上冒出了冷汗,不是被这不正常的寂静吓得,而是被心中汹涌的不安和担心弄的。清远去了哪里?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他顾不得藏在雾气中的危险,封了五感,只放出神识,朝着和追兵相同的方向而去。

忽然,背后一阵森寒的剑气袭来,黎丘脸朝下弯下腰,才躲过了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他招出佩剑,反手挥出一剑,却只听见树木裂开的声音。那人已经在瞬间不知道躲到了哪里,黎丘发现自己的神识竟然探查不到,但是可以感觉到雾气中那森冷的气息,像是毒蛇般,贴着地面缓缓滑过。

“什么人!如此鬼鬼祟祟!”黎丘持剑喝道。

没有人回答,但是右方再次有人攻了过来。黎丘运气斩出一剑,听到一声裂帛的声音,对方痛哼了一声,飞快地退了开来。黎丘还未来得及高兴,又一道掌风袭到,十分霸道。黎丘一手挥出剑气,侧身躲过了掌风,大喝道:“原来都是缩头乌龟吗?”

这些人训练有素,对于黎丘的挑衅全然不顾,依旧我行我素,你打我退,你停我攻,神出鬼没,虽然功力并不拔尖,却把黎丘搞得不甚其烦。再次挥出一剑一掌,听到了两人的痛哼,他背靠在一棵树上,深深吸了口气,焦躁的心平静了些。不能急,不能急,不能急。他在心底默默数了数自己击中的人数,如果每次出手的都是不同的人,对方应该有十六人受伤了,而且有十余人伤的不轻。对方的攻击应该是个什么阵法,他一时还未看出,但是少了十几人,这阵应该也越来越吃力了。黎丘上挑的桃花眼多日未出现过笑意,冰冷一片,这下更是平添了几分狠戾与杀气,周遭的雾气竟然被黎丘的气势逼退了些,勉强可以看到三步之内的景象了。

地上洒了不少血,对方的呼吸也明显重了起来,不是累的,应该是被气的。任谁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打的落花流水都够没面子的。

黎丘猛地睁开了闭着的眼睛,神识无用,那还是用五感好了。他手中的剑陡然幻化出了无数把剑影,将他密密地照在剑影之下。那剑影在黎丘真元的催动下,剑气暴涨,所有的剑影以黎丘为圆心,发出了悦耳地清啸,带着嗜血的杀气四射出去。顿时,红树林中下起了血雨,一时间,惨呼声此起彼伏。雾气骤然淡了许多,十多名黑衣人从树上掉落了下来砸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呻吟着,衣服上无一例外都有凤羽标志。

黎丘冷喝一声:“果然都是些记吃不记打的东西!这么喜欢送死,本公子成全你们好了!”

黎丘再次召唤出了数条剑影,这招沧海浮生他练了很久,一直都只有十道剑影,未曾想,今日里竟然可以发挥出如此大的威力。他在心底轻叹了一声:师父。而后心头一软,低低呢喃了一声:清远。他已经有点分不清楚了,清远就是师父,师父就是清远。他觉得清远很亲近,师父是自己心中的神。如果是一个人,该多好。黎丘身遭的剑影越来越密,眼看就要再次嗜血。

“小子!如果不想你朋友丢了性命,就把手里的剑气收一收吧。”一个阴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黎丘抬头看去,瞳孔一缩,心沉了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