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黑●红(42)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九章  诱杀(4)

   “失踪?”马元良作了个鬼脸,“应该叫死里逃生,以后再慢慢跟你说。现在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

  “带我们去找陈浩。”

  丁中一看看马元良,又看看梁广,问:“我凭什么相信你?”

  梁广说:“我们没有恶意,你别担心。我和马元良要是你的敌人,早就把你抓起来了,是不是?”

  丁中一听他这么说,像是有点道理。看了看梁广,问:“你们找陈浩干什么?”

  梁广低声说:“我们都是打土豪劣绅的,是同路人,要是能联起手来,力量不是更强大吗?我们找陈浩的目的,就是为这个。”

  丁中一想了想,说:“我要搜你们的身,可以吗?”

  “当然可以。”梁广笑着摊开双手。

  丁中一搜了二人的身,果然没带任何武器。

  “好吧,你们可以跟我一起去。”丁中一看着马元良说。

  马元良舒了口气。沉默一会,问:“你好像也在跟踪人,对吗?”

  丁中一答:“是的。”

  “古玩店老板?”

  “还有一个黄坪村人。”

  “哦?……为什么跟踪他们?”

  丁中一犹豫了一会,答:“我们在找盗墓贼。”

  “盗墓贼?......和你们有什么关系?”马元良不解地看着他。

  丁中一便将黄坪村古墓被盗,陈浩无意中发现了藏宝图,后来导致黄坪村人夺宝,吴家祖坟被盗,水井窠自卫队被民众误会诸事,简要地说了一遍。

  “你是为了消除误会,捉住真正的盗墓贼,才到泰平县来的?”

  “对。”

  “你打算怎么办?”

  “回自卫队再说。”

  马元良转了下眼珠子,说:“干脆,把那二人带到自卫队去审一审,不是更省事吗?”

  丁中一愣了一下,说:“我才一个人,怎么可能?……”

  “现在,加上我们两个,有三个人了。”马元良笑着说。

  “可是,夏庄镇码头没人接应,万一……”

  “为什么非要在码头下船呢?”

  “船没到码头是不靠岸的,你不知道么?”

  “你可以让它随时随地靠岸呀。”

  “我?.......我没这个本事。”丁中一直摇头。

  “你身上不是有这个。”马元良用大拇指和食指作手枪状,指向驾驶室。

  丁中一又是一愣,心想:的确是个好办法!

  船行至南山村北路口附近水域。丁中一突然闯进驾驶室,掏出手枪指着驾驶员:“把船停靠在东岸!快!”

  惊恐万分的驾驶员只好照办。

  船一靠岸,丁中一和马元良快步走进船舱。

  丁中一用手枪指着那位佣人:“我们是农民自卫队的。你和他,跟我们走一趟。快!”

  佣人知道自卫队的厉害,吓得直打哆嗦:“我、我跟你们走就是,别、别杀我.......”

  “我没招惹你们!我不走!大家评评理,评评理!”店老板大声说,希望乘客能帮他。

  丁中一将他拽起:“不走也得走!”

   到了南山村,已是黄昏。晚饭后,陈浩把古玩店老板杜克武和康来富佣人交给陈玉中几个人审问,他自己则和梁广、马元良、徐大禄、丁中一等人在食堂里喝着茶,开始聊起来。

  先是马元良“主动坦白”:“我说说你们最想知道的事:我是怎么从警备队的班长成为现在一名红军战士的。”

  丁中一也嚷道:“快讲!快讲!我早就想听你说了。”

  马元良开始从水井窠被当作人质交换到凤冈乡,如何被关入地下室、如何受骗误入秘道之事说了出来。

  “后来你又是怎么逃到泰县的?”丁中一好奇地问。

  马元良喝了一杯茶,说:“我进入秘道后,发现出口处也被封堵了。董伙奴没有告诉我开启秘道出口的机关。这时我才知道上当了。我被关在秘道里,出不去,进不来,反反复复、一寸不漏地摸索了不知多少遍,仍然没有找到出口的机关。我想,关在这里,即使不会被闷死,也会被饿死,难道就这样结束我的一生吗?我不甘心啊!我拳打,脚踢,发泄心中的愤懑。就在猛踹一脚左壁的时候,感觉有些异样,像是壁上有弹性。过了一会儿,奇迹出现了,封堵出口的石板竟然‘隆隆’地打开了。我看见外面微弱的光线了,那是月光!我高兴极了,贪婪地呼吸着涌进来的新鲜空气。 我爬出秘道口,发觉自己站的地方,竟是个杂草丛生的墓地。建造秘道之人,以废弃的墓穴为出口,真绝!

  “我浑身无力。知道这是饥饿所致。我摸到附近的地瓜地,用手刨出两个地瓜生啃了。为了避开码头附近的哨卡,我沿着低洼地往东走,顺利地到达通往安洋村的路上,然后,穿过一片田野到了闽江岸边。 休息了一会,我跳入闽江漂流下去。

  “天亮后,我爬上礁石,把身上的军装脱扔了,想搭乘经过那儿的船只去福州。等了一会,发现远处有个木排漂流下来,便跳进水里。我想,无论如何也要爬到木排上。我在水里大声喊‘救命’。从木排上跳下一人救我。在他的帮助下,我爬上了木排。木排上的几个人给我吃的、穿的。我谎称是做小本生意的,在古道上被人抢劫一空。前不着村后着店的,只好到江中求救了。他们信了我的话,告诉我说,木排是到泰平县的,问我去不去。我连连点头。

  “后来,我在泰平街道上看见造纸厂的招工启事,就去应招了。在纸厂里,教我做事的师傅就是梁广。有一次,我看见两个警备队士兵在追赶梁广师傅,我急忙跟过去。梁广师傅跑到一个死胡同里,士兵用枪指着他,要逮捕他。我悄悄靠近,突然出手,两名士兵被我击倒在地,我迅速夺过步枪,把他们打死了。跑回住处,梁广师傅悄悄问我怎么会玩枪,还懂格斗之术。我就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遭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梁广师傅对我表示了理解和同情。

  “我问他到底是什么人,警备队为什么要抓他。梁广师傅坦率地告诉我,他是闽东红军游击队的联络员,要我为他保密。后来,我问他,像我这样的人能不能参加游击队,他说可以。此后,我就成了一名红军战士,在泰平县协助梁广师傅的工作。”

  徐大禄问:“你们想与我们联合,为什么不找大当家,一定要找二当家?”

  马元良笑了笑,答:“我在水井窠时,陈浩和我谈过话,我觉得他的思想观点很接近我们红军,我对他的印象也不错。我想,我们先找他谈比较容易沟通。正打算抽空来找他,碰巧遇见了丁中一。我们当然不肯错过这个机会,让丁中一当我们的领路人,这样可以避免走弯路,所以就悄悄跟着他上了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