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七 替死鬼(四)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深夜的寂静。

邢倩倩猛的惊醒,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枕头。

“啊!啊!”

惨叫声接二连三的传了过来,邢倩倩听出来,是何璇的声音。

邢倩倩赶忙下了床,摸了摸身上,又回到床上翻出了手机,连鞋子都没穿,借着手机的亮光向惨叫的方向走去。

惨叫声是从主卧传出来的,除了惨叫,似乎还有两个人在争吵。邢倩倩轻手轻脚地走过去,门半掩着,何璇两者手抓着自己的脖子,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大柏正一脸愤怒的和另一个背对着屋门的人吵着。

“够了!她每七天就要重新经历一次分尸的痛苦,你还不肯放过她吗?”大柏的声音很大,但总觉的让人觉得有点底气不足。

“痛苦?这点痛苦根本不能抵消我心中的仇恨,哪怕一丁点都不能。”背对着门的男人声音很低沉,带着浓浓的恨意。

“她的死和何璇没有什么关系!何璇死的比她要早不是吗?”大柏的声音软了下来。

“就算不是主谋,她也是参与者,所有跟她死有关的人都要受到最残酷的惩罚。”

“呵呵”大白突然冷笑道:“你自己不才是杀她的主谋吗?

背对着门的男人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我会得到应有的惩罚,但那是在惩罚她们以后的事情。”

“说到底你就是个胆小鬼,你怕经受磨难,你怕死!”大柏向前踏了一步,狠狠地盯着男人:“你怕承认自己害死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2——

屋内陷入了寂静,只有何璇痛苦的呻吟声传出来。

邢倩倩背靠着墙坐在地上,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她大概猜到了里边的男人是谁。

“你说的对,大柏,我就是个胆小鬼。”男人开口道,声音变得很淡漠:“但我是个一直能达到自己目的的胆小鬼。而你,永远只是我砖头的替死鬼。”

心猛地一跳,邢倩倩捂着嘴,死死的咬着嘴唇,不敢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她猜对了,那个男人果然是砖头。

大柏没有说话,脸上露出哀求之色:“收手吧砖头,就当我求你,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

“兄弟?”砖头笑声里带着浓浓的不屑:“到现在你还相信兄弟两个字?”

“呵呵,算了,今天没兴致了。”砖头意兴阑珊的走向门口。邢倩倩想要站起来逃,可两只腿怎么也使不上劲,只能傻傻的坐在地上。

房门吱的一声被打开,砖头低头看去,正好看到邢倩倩惊恐的脸。

“邢倩倩!”砖头眼神里闪过一丝浓烈的杀意,右手上亮起一团暗红的光。邢倩倩说不出话,只是不停的向墙里挤着,想从墙上挤出一个洞藏进去。

“救......救倩倩”何璇的声音很虚弱,还带着焦急。

“砖头!”大柏大喊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哀求。

砖头回头看了看大柏和何璇,看着他们焦急的表情,又低头看了看邢倩倩,想了想轻笑了一声:“有点意思。”说完,竟就这么走了。


——3——

何璇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像又死了一遍,沉沉的睡着。

大柏和邢倩倩坐在旁边,大柏撑着下巴,一脸的忧虑。邢倩两只手还紧紧的攥着,指节都已经发白。

“很害怕?”大柏突然扭过头,看着邢倩倩紧攥的拳头问道。

邢倩倩咬着牙没有说话。

“再喝点酒吧。”大柏站起身,向屋外走去。

邢倩倩犹豫了一下,站起身跟在大柏的身后。

一楼的开放式厨房,在邢倩倩惊讶的目光中,大柏拿出了一个酒坛子,坛子上写着两个大字——花雕。

大柏又拿出一个青花瓷的暖酒器,先在碗里加满了热水,又往酒壶里倒满了黄酒,最后咚的一声轻响,将酒壶放在装满热水的碗里。整个流程一气呵成,没有一滴水或者一滴酒滴落在外边。

邢倩倩愣愣的看着大柏近乎表演的动作,想开口,又觉得问题太多,不知道该先问那个。

“酒是我从网上买的,上网用的电脑,是刘晶留下来的。至于钱的问题,我本来就很精通电脑,自然有来钱的方法。”大柏一边说一边打开冰箱,看了看,拿出一根老火腿,又拿了一根粉肠:“至于我为什么这么淡定,是因为今天晚上你看到的所有事情,在这一个月都已经发生了很多次。”

“你和传闻的,不一样。”邢倩倩犹豫着问道:“都说你是一个,一个.......”

“一个不良学生,而一个不良学生怎么会懂得这么多?。”大柏将切好的下酒菜放到了桌子上:“其实这并不矛盾,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不是吗?”

邢倩倩点点头,神色变得有些消沉。

酒被倒入两个酒盅,大柏将其中一盅推到邢倩倩的眼前:“有没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


——4——

大柏曾经的志向,是做一名英勇的人民警察,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儿时,大柏最喜欢带着父亲的大沿帽,对着父亲敬一个规范的礼,而大柏的父亲,会严肃的回礼,然后笑呵呵把大柏举过头顶,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爸爸,我长大以后也要当警察,和爸爸一样抓坏人。”

“哦?那你可要好好学习,当警察可是很难的。”

“嗯,那我以后不看动画片了,我都用来学习,我要做比爸爸还要厉害的警察。”

“比爸爸还要厉害呀?柏柏真有志气!那柏柏一定要努力超越爸爸。”

“恩!柏柏一定会努力的!”

夕阳下,父子俩被金黄的光线包围着, 如一幅温馨的油画。

大柏很好学,加上高人一等的天赋,很多东西一学就会。即便如此,大柏仍像一块永远吸不饱水的海绵,拼命的吸收着各种知识。

命运,有时就像一幅油画,美好却脆弱。

那一天,还在上学的大柏突然被接回家。家里来了很多穿制服的人,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大柏的母亲坐在沙发上,看到大柏,几步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大柏,嘶声痛哭:“柏柏,以后只有咱俩人相依为命了。”

大柏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人:“爸爸呢?”

据官方的说法,大柏的父亲是叛徒。

那天晚上,大柏的父亲和砖头的父亲去出任务。大柏的父亲和对方有勾结,突然发难,两边发生了激烈的交火,最后除了砖头的父亲,都在交火中死亡。

不知是谁在学校里多嘴,传出了大柏的父亲是杀人犯的谣言,学校里的人都开始疏远甚至孤立大柏。

大柏没有做什么解释,只是更加沉默。大家由此更加认定,大柏就是个杀人犯的儿子。接下来的几年,大柏本就凄凉的生活中,又多了一项痛苦,忍受众人的嘲讽谩骂。


——5——

“你就是那个杀人犯的儿子?”几个高年级的男生挡住了大柏的去路。

大柏看了看几个人,没有说话,转身想走开,发现后边也站了几个人,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

“你爸爸杀了这么多人,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跟着我们混吧,等哥混出名堂来,还能赏你口饭吃”领头的男生语气里带着施舍。

大柏依低着头,不说话。

“默认了?”领头男生满意的看着大柏:“识相,以后每个月100块孝敬钱,这个月算便宜你,身上有多少就给多少!”

大柏依旧低头沉默,也不动手拿钱。

领头的男生脸上有些挂不住,伸手在大柏脸上不轻不重的拍了几下:“哑巴吗?跟你说话,听明白了吗?”

大柏眼里上过一丝怒火,一咬牙,还是没有动。

“操!”啪!一声脆响,领头男生狠狠给了大柏一巴掌,咬着牙道:“你他妈找死是不是,弟兄们,上手教教这傻逼规矩!”

几个人毫不客气,立刻挥拳打了过去,边打边骂,什么难听骂什么。大柏蜷缩在地上,死死的抱着头,尽量用后背承受着几个男生的拳打脚踢。

领头的男生见大柏也不求饶,心下更气,四周看了一下,从路边捡起了半块砖头,冲着大柏走了过去。

“住手!”一声大喝,几个人停下了拳脚看去,一个和大柏差不多的学生跑了过来,一脸正气地道:“我爸爸是警察,你们不能欺负我兄弟。”

听到警察两个字,围殴大柏的几个男生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领头的男生眼里闪烁着一股狠劲:“警察?天王老子我今天也废了你。”

半块砖头猛的挥了下来,鲜血,喷洒而出。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阅读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觉得TA君的文章不错的话,就点个喜欢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砖头的脸上沾满了鲜血,恐惧地坐在地上,两腿打颤。 大柏趴在砖头的身上,头上,血不断地流下来,流到砖头的...
    TA君说阅读 222评论 16 10
  • ——1—— 邢倩倩呆呆地坐在地上,消化着刚才大柏告诉她的事情。 刘晶是砖头的女友,之前一直来凶宅,只是因为放心不下...
    TA君说阅读 191评论 10 8
  • ——1—— 三年前,苍南市西暮区,街心公园。 街心公园修建于民国时期,公园并不大,清晨和傍晚的时候,总会有些人山人...
    TA君说阅读 224评论 23 10
  • ——1—— 墙上挂着的石英钟,秒针规律地转动着,发出嗒嗒的声音。 大柏,邢倩倩和邹卉呈三角形分布地坐在地上。大柏现...
    TA君说阅读 183评论 26 10
  • ——1—— 南窑区是苍南穷人居多的城区,格子路更是贫民扎堆儿的地方。 格子路上都是些很老旧的平房,但建得很规整,像...
    TA君说阅读 200评论 18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