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给你安全感的女孩不靠温柔,靠血性

如果你还记得,80、90 后的童年时期流行过一部动画片,叫《舒克和贝塔》。

主角是两只小老鼠,开飞机的舒克和开坦克的贝塔。它们一起抓坏人、开航空公司、上太空,一起冒险,一起成长。

很多人因为这部动画片,迷上了飞机、飞行员之类的职业。

前不久,我见到了一个微博名字叫“舒克”的女孩,她叫宋寅。

开飞机的宋寅,是中国女救助飞行员第一人。

她的工作是开着直升机去海上搜救,跟死神抢人命,特别狠,但特别酷。

小时候动画片里,舒克和贝塔都是男孩,那时候我们想过为什么,也没觉得有什么。

但动画片播出 32 年后的现在,我们有了女性的“舒克”。

我们很骄傲。

今天,我想带你认识一下这个酷酷的女生。她一头短发,皮肤晒得有些黑,个子高挑,一身英气。

你可能会问:

一个女孩子,能开得好飞机吗?

搜救任务危险又繁重,体力跟得上吗?

女孩在这样的工作环境里有什么“职场难题”?

人民日报新媒体微博联合新世相出品的人物纪录片《你好,先锋》的第二期。

冷静不分性别,专业不分性别,救人的工作,也不分性别。

——这是宋寅给你的回答。


做好自己,成为遇险者的光|你好先锋-宋寅篇_腾讯视频

在既往的报道里,我们总能看到很多“英雄”。

共性就是,大都是男人。

如果某位女生成了榜样,那她的名字前面,会有个代称:

女医生、女研究员,甚至是女飞行员。

宋寅自己也说,

“以前觉得叫男机长也不会加个男字,对吧。”

“自我定义的话我会说,宋寅是海上搜救机长,而不是女搜救机长。”

英勇,不该是男性的特权。

也可以是宋寅这样的女性。

原本是上海海事大学航海技术专业的学生,如果不是东海救助飞行队来特招女飞行员,她就要去做船长了。

她高考时曾想去做飞行员。

“填志愿时,我打电话过去,他们说只招男生。”

为什么只有男性可以做飞行员呢?又不是男子运动,非得拒绝女性。

——这回,机会终于来了。

她和同学万秋雯一起报名,成了那届 50 个选手中,唯二两个最优秀的人,一对“空中姐妹花”。

实在太优秀了,在经历 1200 小时的累积飞行后,她成了国内第一代女搜救机长。

但很快,就遇到了迄今为止最险的一次搜救任务。

那时的宋寅正式成为机长 1 年多了,一艘没了动力,在海上乱漂的渔船等着被救。

已经着火了,随时可能爆炸,但船上还有 10 个人。

如果放救生员下去救人,很可能最后他也上不来了。

一边是同伴的性命,一边是渴望被救的渔民。

是宋寅当机立断,决定以最快速度把救生员放下去实现“双人救援”,这样可以缩短一半时间。

“没时间了,这就要求我们操作更加精确,配合更加默契。”

现在想起来,做这个决定的宋寅其实是后怕的,配合操作的动作,甚至是屏住呼吸完成。

后来,她的教练和我们说起来,赞不绝口,满脸欣慰:

那次过后,宋寅彻底成熟了。

在保护别人、承担某些社会责任这些事上,女生不比男生差。

迄今为止,宋寅总共执行救援任务 283 起。和她的同事们共同在海上救援了 222 个人

她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英雄”,她只是觉得,“作为女性,我也有自己的血性。”

如此淡定从容,肩负着搜救的希望和同伴的命运,看外表确实“像个男孩”。

但其实,宋寅和很多爱玩爱笑的女孩一样,是个平凡的普通姑娘。

曾经留着一头小辫子可可爱爱的;

很容易害羞脸红,耳朵红得比脸还快。

去参加《天天向上》,主持人介绍她,她笑得一脸娇羞腼腆;

和很多女孩儿一样,喜欢温柔的猫咪;

“怕”别人说她老,假装自己是三年级小妹妹的“姐姐”;

喜欢弹着尤克里里唱歌,关键是唱歌唱得超好听,超浪漫;

一切你能想到的普通女孩温柔可爱的样子,她都有。

作为女孩子,情绪总是相对更敏感一些——

她最喜欢在救援成功后,看云。

“满天的云,正好有那么几块小的窟窿,光透过小的空档照射下来撒到海面上,那个场景是最美的。”

“我觉得那个场景很像我们的救援,可能伤员面对的情况是乌云密布,但是总有一束光照下来可以点燃他们的希望。”

遇到压力时,靠跑步消耗掉——

搜救过程里,会遇到无法逆转的结果。

曾经有一次,远远一看,就知道甲板上等待救援的人,早就没了生命体征,那种无法宣泄的无助,让她失落又压抑。

但是,她必须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因为她自己的情绪会带动其他机组人员。

事后,她会去长跑、攀岩来宣泄掉这种负面情绪。

千万别小看任何一个顶着一头短发的女孩,她绝不只你看到的那样简单。

果敢、坚定,是她在工作状态下呈现的习惯。

抛下这层习惯,她是个有趣的、爱动的普通女孩。

也因为女性这层身份,很多人质疑她。

有媒体人曾当面质问:

如果说女生也能做这个职业,那为什么迄今为止,只你们两个人?

她刚去工作时,办公室甚至没有女卫生间。

教练曾经也很担心她,因为在这之前,国内确实没有女飞行员。

家人也没有很支持,担心她的安全。

“除了我表哥以外,其他人可能都在说小姑娘要这样、要那样,小女孩不能去踢足球,要穿裙子,要留长发。”

这一次,宋寅又一次面对我回答了这份质疑。

“做这份工作的核心驱动力就是可以救人。”

“可以救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这也是我最想做的事。”

或许在很多职业领域,作为女性,本身就是被关注的。

但在宋寅看来,职业没有差别,专业也不分性别。

冷静的判断力更是和是男是女没有一点关系,反倒是人命关天。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和万秋雯已经是机长了,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现在想想,好有力量啊,”

宋寅感叹着说。

在她看来,我们每个人首先都是一个独立的人。

这之后,才是父母的女儿,队友的机长,甚至是救人的宋寅。

而不是拿性别去区分,一个女人到底能担下多少使命。

跟随自己内心的声音去做事,最重要。

这样的想法,和她亲眼目睹表哥的经历有关系。

表哥以前在国企,他每天都很崩溃。

早上看不到太阳,尤其上夜班时,他会觉得是一个非常痛苦、压抑的过程。

他跳槽,全家人都出来反对,只有宋寅支持他。

“做自己,才能感受到幸福。”

就像宋寅自己的认知里,永远不会去想穿上高跟鞋、做个白领是什么样,一样。

明白自己就该从事警察、运动员,这样一个能动能跳的职业。

知道想要什么,过什么样滚烫的人生,才更幸福。

“我从没有想过要做一个独立的女性,我就想做一个独立的人。”

如今的宋寅已经能直视“女飞行员”这个称呼了,她觉得,这和叫她“小宋”没什么区别。

如果说作为一个独立个体,你会发现,“假小子”也好,“女机长”也好,宋寅已经完全做到了“去标签化”。

因为她作为一个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按照自己意愿活出滚烫的人生,这绝不是男生或者女生的特权。

我们身边,也总有一些这样活出真实自我的女性——

@Bei 25 岁拿着编辑实习 offer,连夜来了北京,放弃了和身边的小伙伴一起考研考公;

@叶露盈 为了画好一幅画,用了 3 年时间,终于创作出火遍世界的《洛神赋》。

她说自己心里一直有团小火焰,哪怕它是个哑炮,我也得把它放出来才甘心。

她们都是跟随着内心深处的一点念想,打碎了外界贴在她们身上的标签。

我想,如果现在宋寅最想说一句话,那会是什么呢?大概是——

别给我们贴标签了。我可以追求什么,实现什么,又可以担当什么。

这和性别没关系,是我的选择。

《你好,先锋》系列人物纪录片讲述了张文宏、王霜、苏炳添、次落、宋寅、陶勇等 6 个人的故事,宋寅是这个系列的第二期,接下来会陆续更新。在此我们也感谢一直致力于传承先锋气质的 ThinkPad 品牌对这支纪录片提供的支持。希望每个普通的人,都能从他们身上获得奋勇前行的力量。

撰稿:么有钱

责编:Cassie

 晚祷时刻: 

舒克舒克舒克舒克

开飞机的舒克

自己的路自己走

谁需要我们帮助

只要叫声舒克贝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