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8

假丫头

蔴湾这儿的蔴农有个习惯,就是当家里的小男孩长到四五岁理发时,在后脑勺靠中的位置留上一绺头发。这一绺留着的头发时间长了,会长得像女孩子的辫子一样长,蔴湾人管那叫"乌龟骚",而留鸟龟骚的这小孩会被形象地唤作假丫头。

乌龟骚有何用意呢?多半呢是没女儿的父母亲想丫头想疯了,弄这一出补补缺失,再者是给家里添一份喜事一蔴湾历年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鸟龟骚赶在十岁生日那天剃辫子。每逢那时亲戚朋友都会赶过去贺喜,所以有男孩爱热闹的家庭肯定会演这一出戏。

小时候有一个叫家友的玩伴就是个假丫头。他母亲和姐姐都留着长头发,母亲总是将长头发用一个黑色的毛线网兜兜起来盘在脑后(那时上了年岁的妇人都这么盘头发,管这叫粑粑头。)她姐姐的长头发则是一左一右梳成二根辫子,辫梢扎着橡皮筋或是红色的毛线绳。家友从四岁开始留乌龟骚,几年后那骚毛越长越长,他妈妈就将骚毛分三股对插成麻花辫子。留麻花辫子的家友被我们叫做一撮毛,一有空就爱找一撮毛玩。家友很聪明也很会玩。放寒假下雪时,我们搭雪台做雪道玩滑雪一一用铁锹做滑板,一个玩伴坐上后,另个玩伴站在雪道低处拉一下锹把,一滑好几米远。雪化了,我们就玩"杀钱"一一在地上划一小圈,小圈正中将硬币们团成一团砸进土里,然后按顺序手掷铁片将它们"杀"出来。我们站在离目标二米开外单腿点地,身体前倾,眼晴铁片和地里的钱成一直线,猛一挥背杀下去,铁片直抵硬币。但能不能赢得它们,除了技术还要看运气,因为钱们出了土后还得出圈才算赢。所以最后的赢家往往是靠了运气。

家友后来就有了好运气。

记忆中家友是那个叫"一撮毛"的假丫头,扎一根红色辫梢的独辫子。十岁那年,他在一挂响鞭声中剃去了那绺骚毛。后来读书一路向好,小学,初中,高中,直至高考,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再后来读大学成了蔴湾的骄傲。

蔴湾里出过无数多个假丫头,家友是最难忘最有出息的那一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