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峥嵘岁月(二)

9.27:读巴尔加斯·略萨《城市与狗》第五、六、七章—忆往昔峥嵘岁月(二)

    一阙一楼宇,一阁一琼华。一梦一浮生,一世一幻化。楼宇琼华,犹记当年琴瑟蒹葭。浮生幻化,却见如今相思入画。

    学校是放月假,平时不让外出。从进校门的那一刻起,大家就都期盼着放假的那一天,改善生活,呼吸新鲜空气。当校门打开那一刻,所有人如脱缰的野马,朝校外狂奔着。

    “美洲豹”、“奴隶”、“乡里人”、“诗人”他们家是一个方向的,都住在南区,因此每次放假他们都一起回家。他们几个兴高采烈地商量着放假去哪里happy。突然被一伙人给围住了,领头的家伙正是上次篮球场上被揍得进医务室的人。还没等人开口,“美洲豹”一行4人就被强行带到了“角斗场”。

    学校马路对面有一家私房菜馆,菜馆的后面有一块空地,平时很少有人经过,“角斗场”就坐落在这里。附近人都知道,不管是学生还是混社会的人,有点矛盾、冲突,都喜欢在这里谈判、打架。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有学校里的学生,也有校外混社会的,一共将近30号人。有的手上还拿着“家伙”。到了“角斗场”,领头的人二话不说就扇了“美洲豹”几耳光,然后“哐哐”两拳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美洲豹”嘴里鲜血直流。一旁的“奴隶”、“乡里人”、“诗人”想要上前制止,可是都被人拦了下来,并且都被不同程度的“伺候”着。由于对方人多势众,他们4人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趴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任人拳打脚踢。

    “角斗场”虽然隐蔽,可是几十号人的仗势还是吸引了不少前来看热闹的观众,大多是学校的学生,其中也有我们班的。看见他们四人被揍,同学偷偷给我打了电话,将情况大致告诉了我一番。我挂断电话立马拨通了“诗人”哥哥的电话。

    “虎哥,“诗人”他们被人给带到了‘角斗场’,他们正在被人群殴,对方有30号人左右,有的还操着‘家伙’,你快带人过去。”说罢,我提前下了公交车,然后拦车奔赴学校。此时的我也无能为力,只祈祷救兵能够快快赶到。虎哥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他在学校时可是风云人物,以至于到现在都是哥不在江湖,可江湖仍是哥的传说。后来他高中毕业大学都没上,改邪归正回家接手家族产业,走上了经商之道。

    等我赶到战场,战斗已接近尾声。他们四人已被收拾得不成人样,其中最惨的当属“美洲豹”,满脸血肉模糊,可是眼光还很犀利,终归是头猛虎,只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胜利者满脸得意的表情,准备退场。围观群众也逐渐散去。我扶起他们四人,准备送去医院。此时,只见又来了一波人,手上操着开山、九环、铁棍等。“虎哥,我们在这。”我欣喜的狂喊了一声。胜利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已被虎哥的人马团团包围,想走已是不可能的事了。虎哥招呼我把他们四人扶到一旁,也不问缘由,举起家伙就朝那些人砍去,和他一同前来的人也相继操着武器参加了战斗。学生虽然常有打架斗殴行为,可是真刀真枪的干还是不敢。虎哥带来的人不一样,他们都不是学生,而是混社会的“王八蛋”。虽然看着年龄不大,可一个个都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双方人数差不多,都是30来号,顿时打成了一片。“美洲豹”虽满脸血肉模糊,可终是冲动血腥的动物,也操起家伙投入到了战斗中。毕竟此前从未经历过此种情形,我心里一阵害怕,扶着“诗人”、“奴隶”、“乡里人”躲得远远的。

    对方人马中有几位学生,虽然平时看上去凶狠,可是真正动起手来打架,而且还是这阵势,就怂了起来,跪地哭着求饶。虎哥也算仁义,没有太为难他们,只叫他们几个向“诗人”磕头认错。其余的可就没这么好了,大多数都“挂彩”了,一个个头破血流的。“美洲豹”完全打红了眼,失去了理智,有个倒霉的家伙背上被他砍了六刀,虽无性命之忧,可是这伤痕估计要陪他一辈子了。

    战斗没多久就结束了。虎哥跟我带着他们四人去医院进行了简单的清洗包扎。对方人马也相继离去。由于速战速决,以至于等到警察来时,“角斗场”已空无一人,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这个假期,大家都过得忐忑不安,以至于不敢再出门找乐子了。回到家里,我老老实实的看书写作业,表现得非常乖巧,生怕爸妈知道这件事情。

    事情终归是闹大了。假期结束回到学校,大家都在纷纷议论这件事情。一时间全校都传开了。警察也上门调查了。最终拘留了一批校外参与打架斗殴人员,虎哥因人脉关系而幸免。学校高中部几位同学被学校记留校察看处分,“诗人”、“奴隶”、“乡里人”被学校记大过处分,“美洲豹”拿刀砍人,由于未成年,警察没有拘留他,请家长带回家好好教育。而学校对他却做出了最严厉的处分—开除学籍。我没有记过处分,却被班主任、家长狠狠的训斥了一顿。虽没受皮肉之苦,可这顿训斥足以让我记住好长一段时间。

    此事到此终了,他们一战成名,自此以后,学校再无任何同学欺负我们。相反,越来越多的人寻求我们的保护。“美洲豹”走了,后来花钱和找关系,去了另外一所学校继续读书。

    看着书中的故事,不禁勾起了我这段沉睡的记忆。我们都曾年少轻狂,不谙世事。说话、干事从来不会考虑太多,想干就撒手去干。如今,我们总是想得多,考虑得太多,行动得太少。这究竟是我们成长了,还是我们退化了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9.26:读巴尔加斯·略萨《城市与狗》第三、四章—忆往昔峥嵘岁月(一) 家贫人丑,可是母亲懂得一个道理:人丑就...
    跳樑小丑阅读 96评论 0 0
  • 当他人遭遇不幸时,我们常常急于提建议,安慰,或表达我们的态度和感受。为了倾听别人,我们需要先放下已有的想法和判断,...
    Fly_Catkin阅读 74评论 0 0
  • 好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喜欢一种颜色! 有段时间迷恋柔情似水的蓝色,大到衣服、包包,小到牙刷、杯子、笔袋,都买得蓝色...
    戎马未央阅读 110评论 0 0
  • 美国心理学家塞利在1967年研究动物时发现,他起初把狗关在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给狗施加难以忍受的电击。狗关在...
    三顺小姐阅读 136评论 2 1
  • 第三天作业
    小聊阅读 24评论 0 0
  • 人挤人,人推人,人撵人,人人人,都是人 就这样我被挤上了车,找到座位,在这种情况下,走不走都要看大家伙儿的意见,往...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阅读 125评论 0 0